2018 PKU_WC 长沙游 《我到长沙来看雪》

版权声明:文章纯属版主手敲,请同学们尊重版主的知识产权。 https://blog.csdn.net/GGN_2015/article/details/79199187

前言

二零一八年春节前夕,我们不远万里从东北坐飞机到长沙来看雪,长沙这地方挺冷的。。

Day0

奶奶和我

坐飞机去长沙,沈阳没下雪,长沙到是下了不少。不过我们飞机起飞之前雪已经停了,真是非常的幸运。奶奶不放心我跟我一起去长沙。奶奶见多识广(大学教授 Orz),火车轮船都没少坐,可坐飞机还是第一次。每当飞机起飞降落的时候,我的耳朵就会有反应,可是奶奶却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看来她天生就是“坐飞机的料”。

到宾馆做了几道去年2017 PKU_SC的数学题就有点做不下去了,然后看了看关于Polya定理的东西,东西太多了一时记不住,感觉这个网址挺好的就记了下来。–>【图文】Polya定理 <–

胡乱地抄了几个公式:

三倍角公式:
sin(3α)=3sin(α)4[sin(α)]3
cos(3α)=4[cos(α)]33cos(α)

Day1

长郡中学

早上开营仪式,上午考数学,下午上机,一共来了能有二百多人。早上数学30道选择题、4道简答题,因为时间分配得不太好4道简答题只答出来了一道半。下午上机挂的比较惨,三道题,写了626行代码,可是一点分都没得着,好伤心o(╥﹏╥)o。

(Day2晚补记:记得数学卷是在电脑上(openjudge)答的,有一道日历题,同学们都在吭哧吭哧算,我直接翻了电脑上的日历,哈哈哈O(∩_∩)O~)

生活就像是心电图,充满了坎坷波折。如果一帆风顺,就说明你挂了。 ——转自QQ空间

我的OI之路也算是这样的吧,每当我有可能有点小“自大”的时候,命运总会重重地泼上一盆冷水把这自大之火浇灭(尽管有的时候我并没有自大,不过我承认我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记得我在初二的时候,那个时候拿了普及组的一等奖,自得得很。紧接着的寒假就去大连参加冬令营,六天考试五天零分,感觉自己不会的还多得很。等到初三参加NOIP提高组,拿了个省一,感觉自己好牛的样子。然后就去参加了省选,只得了60分,感觉自己真是弱爆了,几乎什么都不会。今年的NOIP考了410,全省第七(我们省弱啊),我真没自得,我知道自己主要是骗的分。然后这个寒假我就来了长沙。。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句话在评价一个人的优缺点的方面仍然适用。

优点和缺点都是相对的,和高个子的人比身高,我自然就是个矮子,其实也没什么好比的。大佬们总是装弱,可能有的人就是这种心理吧。可能他们觉得,他们的实力相对于自己的理想水平或许还差得很远吧。不过实力都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其实我已经取得了无数人做梦都想要取得的成绩,我应该懂得满足。只要懂得满足,想要生活得快乐其实也挺简单的。

虽说要懂得满足,但也不代表就要屈于现状。

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决不能使我完全屈服。

这就是教育我在学会满足的同时,还要学会反思,反思自己的过失,反思自己的不足。我觉得我一直也不是一个多么用工的人,我所在的“科创班”是个大佬云集的班级,我倒是应该多向同学们学习学习那种钻研的劲。一提到班级又让我感到有点自卑,毕竟我在班里的成绩一直名列倒数,这倒时让我有了一种竞赛和学校课都没学好的感觉。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就是我的实力,我不相信这就是我的归宿。这可能是全天下无数OIer的心声吧。心声固然可贵,但又有多少人真正在自己身上做出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呢?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竞赛、高考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这场战役打了数十年,有无数的人前赴后继。战线是那么的宽,涉及了无数的领域、无数的行业,影响了无数的、一代又一代的莘莘学子。这战役是那么的寻常,没有一枪一炮,没有流血牺牲;但又是那么的残酷,它决定着一个人,一个学生的命运。不,是每个人、每个学生的命运。尽管如此,不要埋怨它,反倒要感谢它。因为没有它们,我们无法知道自己的命运正被什么掌控着,它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成为了无数人心中的航标。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 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

相信吧! 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会将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怀念。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会将过去。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怀念。——这句话送给我自己,也送给那些和我一样的真正热爱OI但却没能圆梦的OIer们。

Day2

超级辣面

昨天的面好像吃得不太舒服,或许是太辣了(长沙的辣子真是超级辣啊,我觉得我辣椒放得并不多啊),我凌晨夜里就坏了肚子。上午上机考了40分,感觉尽力了,虽然分不高,但是很值得。滚粗了,不过我明年一定还会回来。

下午本来说两点开始面试,结果后来有通知说两点半才能出面试名单,结果等到了快三点名单才送来。有点伤感,知道自己肯定是什么政策都拿不到了,就用随身乐队弹了一曲《同桌的你》(钢琴+吉他伴奏),这可以说是我弹得比较好的一回了(我还是蛮有才的嘛,哈哈~)。一贴上名单就围上去一大堆人,(佳木斯一中的段,东师附中的汤,还有东北育才的我,都是一天爆零一天四十分。显然这个成绩是不可能被选中的,所以我们就默默地等到人基本上都散尽了,才去看入选名单。)名单不长,大概能有一百来人,东师附中的很多大佬都入选了。

长郡中学校园景色

(上图是长郡中学学院中的景色。)

下午离开了长郡,和奶奶去湘江边,对面是橘子洲头(或者说是岳麓山,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远处的电视塔依稀可见,灰蒙蒙中透露着深绿色,这就是所谓的不老的青山吧。可惜季节不对,没有《沁园春·长沙》中所说的“层林尽染,漫江碧透。”杜甫江阁静静地立在江边,默默地看着湘江大道上的来来往往、车水马龙。

杜甫江阁

《登高》 杜甫

风急天高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 潦倒新停浊酒杯。

我觉得这“杜甫江阁”可能就是杜甫的这首诗吧。原来的杜甫江阁早已化为灰烬,后人在它的遗址上重建了新楼,以表示对前人的敬仰。

远处的山

我们在河边漫步着,享受着南方冬天难得的晴朗湛蓝的天。太阳有些偏西了,不过还很亮,下午五点,正是日光最温暖和煦的时候。在江边,有些人在钓鱼,江水向南流淌,我的围巾在西南风中微微浮动着。喜闻乐见,在有一个老师傅在正在江边的台阶上用毛笔蘸着水,静静地写着字。定神一看,写的是《岳阳楼记》,正写到:

登斯楼也,则有去国还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也。

老师傅的字

这说的不正是我们吗!我,一个北国的学生,外出赴考不得志,真是“满目萧然,感激而悲”啊。再仔细一看,发现这老师傅的字竟是横着写出来的,这令我十分惊奇。但那字,那力度,那顿笔,一笔一划,同正常写字相比毫不逊色,看不出一丝破绽。“那边是什么山?”“是岳麓山吧,我也不太清楚。”老师傅看了眼我们(我们和另一个路人),“问道也要问个对的人,你们都是外地人吧。”老师傅一口湖南口音,不过还算很好懂。“嗯。”我点点头。我们聊了一会,又看了看字。听了一会老师傅谈中外文化,谈社会发展。“现在都看电视上的《挑战不可能》,都将中国要进入‘高铁时代’…”,他停了下来,看了看字,“这就是我挑战的不可能,这就是我的高铁时代。有挑战,而且还能开发开发右脑。”说罢,他继续写他的字。我这才注意到,他竟然是在用左手写字!啊,作为一个学生,我连右手的字都写得不尽如人意,何况是左手?越是想到这些,便感到越是敬佩,肃然起敬。“师傅,我能拍一张吗?”“想拍?想拍你就拍吧。”师傅倒是有些不屑,“在外国,人们是不允许随便给别人拍照片的。肖像权是人的权利,想要获得一定要申请别人的许可,每个人的肖像都是不一样的。如果你侵犯了别人的肖像权,不仅要删除照片,而且还会被罚款。不过中国人这一条执行的并不好…你申请我的许可,这说明你还是一个合格的公民。”我笑了笑,告别了师傅,和奶奶继续往前走。

时代落差

长沙,给人以极大地视觉冲击感。几十层的钢筋混凝土铸成摩天大楼耸立在路左侧,只有四五层、甚至只有两层的60年代老楼蹲在路的另一侧。我们的宾馆在黄兴路步行街,步行街两边琳琅满目,是各种专卖店。但如果你仔细观察这些现代化的门脸,你就会发现,这门脸的“载体”,竟是一栋,楼顶布满青苔,甚至长出一些倔强的树,的老房子。这种时代的冲击感让我不知所措,是该回顾历史,亦或是展望未来,还是两者兼顾吧。旅行总能带来一些对生活的一些新的感悟、新的收获。明天上午还有PKU_WC 2018的闭营仪式,之后我们就该告别“长郡”赶往“雅礼”,去参加CCF组织的冬令营,不过还是在长沙。

商业街的老楼

GQH说,生活就是搬东西。而我说,生活就是旅行。旅行不一定是为了放松,只要是一段行程,哪怕很短,我觉得就能算得上是旅行。我们走过无数的路,有的路走过了无数次,就比如说回家的路、上学的路,但有的路或许我们一生只能走一次。这些旅行中承载着我们无数的情感,就像是我之前在《 忆重伯君,致同甘共苦的OIer们 》中所说的一样。

我们吃了传说中的长沙臭豆腐,好像并没有传说中那么臭啊,感觉味道还挺好的啊。

臭豆腐

(糍粑和臭豆腐,其实糍粑是圆的。。)

还有梅菜扣肉饼,挺好吃的。不过我吃完就恶心了,可能是因为消化系统还没全好。不过饼还是很好吃的。

我在吃饼

Day3

上午闭营仪式讲了所有的上机试题,主要是计数DP之类的,不过我做题太少了,水平还是太差,哎。不过没想到还拿到了一点“有条件”的政策,可能PKU比较照顾高一同学吧。(Day1斗地主那倒爆搜竟然没人得分,这很令人震惊。)在长郡的操场上拍了一张大合影,就连我这样的零分选手也能参加,真是不错。这张合影恐怕会成为某些人的“退役照”吧,我想,岁月不饶人啊。

下午做了两站地铁到了橘子洲。

橘子洲上望岳麓

我们做观光车周游了橘子洲,简单的看了看这里的景色。感觉还好吧,假如是十一月,或许还能看到成片的橘子林,橘子树上还会挂着好多橘子,像是一个个挂在树上的橙红色的小装饰灯。可惜我们或许没有那个运气看到这样的景色了。

毛泽东青年雕塑

《沁园春·长沙》 毛泽东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岛上有一座江神庙,我们进去简单地看了看。雪停了三天了,可房顶上仍有积雪积冰。冰块有些融化了,从屋顶滑落,不时能听见些冰块撞击地面的声响。

江神庙

江神庙里有一个“心愿银行”感觉挺有趣的,也挺浪漫的,就拍了张照片。

心愿银行

难道人的心愿也能像钱一样存起来吗?话说回来,心愿的确是人生的一笔宝贵的财富,不忘初心是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最大的难得之一。或许,我们很有必要把自己的愿望封存在这一排排狭小的盒子里,等待着实现的那一天的到来。我是唯物主义者,我不信佛,但我觉得这很有意义。

晚上和奶奶去吃了一顿火锅,第一次在在饭馆吃火锅,没想到还是在长沙。花了六十五,吃得很撑的,不过总体来说还不错。

吃火锅

行了,2018 PKU_WC也算是结束了,先写到这,一会再接着补充。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