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鹅厂卖公仔!

看到这个题目,你一定会以为这是比喻的说法,用腾讯卖公仔指代是我在腾讯工作写代码的经历。其实不是,这不是比喻,我是真的卖过公仔!!!

缘起:刀马旦!

2016年末,鹅厂年会蜂拥而至,之所以说蜂拥。是因为鹅厂年会真的不只一个。除了公司级别的年会和圣诞晚会(现改名新年晚会)外。BG、部门、中心不同层级的行政单位也可能会举办大大小小的年会。那一年我们中心的年会设置了礼物交换的环节。每个人要事先准备一份200元左右的礼物。年会当晚,准备了一些扑克牌,抽到同牌的同学,互换礼物。

我收到的礼物是一个企鹅IP刀马旦的盘子:

貌似同事就是从腾讯大厦楼下爱马哥(Image咖啡店)里面买到的,虽然看起来不错,但是太平了(毕竟它是个盘子),不太喜欢。还不如送我一个大号毛茸茸的企鹅公仔,倒还显得凹凸有致,也更值得把玩。

转过年来,我想我卖了它吧,回点本。就在闲鱼上挂单了。由于我压低了价格(大概60),很快就有人表达了购买意向。一时错愕,是不是我价格挂太低,但是也不能临时涨价啊。我就问他我还有其他的公仔你还要不?一起打包发给你。

在腾讯有很多机会可以领到公仔,除了日常会发一些,参加各种活动也能拿到。那一年参加部门的年会,通过集赞拿了一只鸡年公仔:

也很丑,对不对?我和买家聊,咱们加个微信吧。然后加了一个微信。

我和买家说:我把鸡年公仔一起卖给你吧,新出的。100块。

他竟然同意了。

我说:不包邮,你太远了,100块钱东西,快递费二三十,太不划算了。

买家说:我这收快递也不太方便,货到付款不好操作。我把邮费给你吧。

我:好,那你给我二十吧。

然后他给了我120。当天周末,我骑着自行车骑了二十分钟跑到南头古城里找了一个最便宜的快递(好像是有一个新快递),把货发出去了。邮费十块左右。


缘生:绝版公仔!

发完货,我突然感觉这事有点意思,虽然没赚多少钱,但还挺好玩的,当了一会奸商。

然后我在咸鱼上搜了一下公仔、企鹅公仔。呼呼啦啦一大堆信息,有卖的,有求的。突然发现,原来腾讯公仔还是一门生意!
我手头还有几个小公仔,还有一个更早一点的猴年公仔。也在闲鱼发布出去。但是价格太高,卖不掉。无奈只能把价格调低。最后也卖掉了,虽然价钱不高,但是毕竟也没有成本不是?不过敏锐的我还是察觉了个中差异:

公仔是有高低贵贱之分的,并且不是看个头!

我试着继续和第一次的买家聊天,聊点日常。她昵称叫豆豆,后面就叫她豆豆。发现她原来是学生,好像是初中生,平时住校。她说她喜欢收集这个,并且在网上也认识了其他同好。还说自己微信、支付宝没有钱,每次都要用现金和同学换,同学再发个微信红包给她(也是难为她了)……聊着聊着她就问我有没有xxx的公仔,说着给我发了几个公仔图片。我一看没见过啊,不是烂大街的Q哥Q妹,或者生肖公仔。我突然意识到:

是稀缺度!

公仔价格的高低,主要就是看稀缺程度,这倒是从商品角度也说得通。重新去看咸鱼上其他卖家挂的单,确实价格比较高的,都是我都没怎么见过的。稀缺程度决定价格的想法得到了验证。我想既然这豆豆有这个爱好,那么我又是鹅厂员工能经常接触到公仔,那么帮她找几个公仔何乐而不为呢?说不定,还能长期合作,把豆豆发展成我稳定的出货渠道。

豆豆说:你以后有啥公仔都可以直接给我说。我不要你再发闲鱼。

我说:好。

说干就干。鹅厂内部有个跳槽市场,平时也会发布一些二手交易的信息,卖公仔的自然也有。我刷了一下没看到我想要的。我就发帖子去求购。把公仔的照片贴进去,求购。不久后,确实有一位不认识的同事回复说他有其中的一个公仔。然后我就私聊他,并且同时问了一下豆豆的心里价位,豆豆说:50吧。我就问同事30能不能卖给我,同事说:可以,反正也没什么用,还占地方。

中间商赚差价,不小心变成黄牛了……然而在这期间我发现了一件事。在闲鱼上我发现了豆豆挂了一个单,卖得就是我的那个盘子。标价:200元。一时怒不可遏。原来豆豆并不是是真正的企鹅公仔爱好者,也只是一个“黄牛”而已。当然她确实是学生,应该是业余时间赚点外快。这事本来也没什么,但是我不太喜欢她伪装成收集公仔,然后从我这低价骗绝版的行为。不然政府为什么要打击黄牛,打击票贩子呢?

而且她也不太不专业了,即使要卖我的东西,也可以换个号(可能没有两个手机号?)。或者买我东西的时候用其他号。闲鱼有删除功能,她之前应该也卖过,只是卖完就删除了。

怒从心头起,我一个二十多岁,大学毕业,拥有高学历,高智商的程序员,被一个初中生给套路了?

我试探着问豆豆,我想提高价格,她和我装穷,说没钱,都是自己生活费来买的。我心想:好吧。继续装吧。我转手打开闲鱼,把刚拿到的同事的公仔,挂到闲鱼上了。卖了80。

之前我并不是太想靠卖公仔赚钱的,不亏就行。但是经此一役,我的心彻底狠下来了。直接卖,不管成本多少了。按市场价值来吧。

我在闲鱼卖公仔

这些稀缺的公仔基本上都是一次性生产的,因为鹅厂经常搞大小活动,每次活动都会定制一些公仔,数量有限,并且不对外销售。用行话说叫:绝版公仔。我通过看闲鱼大概知道了,哪些是稀缺的公仔,然后去内网求购。比如腾讯每两年举办一次内部歌唱比赛,叫做:Q歌Q魅。某一年就定制过公仔:

Q歌Q魅 稀有

还有一些是个别产品制作的纪念公仔,比如xx产品几周年(鹅厂的产品太多啦),像如下就是QQ音乐和QQ钱包的:

QQ音乐(绿毛)绝版

QQ钱包

而生肖公仔也不是全都烂大街,虎年公仔特别稀缺(稀缺到我都没找到):

虎年公仔 绝版

后来,我自己就做起了公仔的生意,Q歌Q魅的公仔,我30块钱收一个,卖了150。那个公仔确实好看,也确实绝版!

在闲鱼上久了,我就发现一个事,我很少遇到真正的公仔收集爱好者,大多数都是下一个中间商,自称真正的公仔爱好者可能也是伪装的,但是我不太较真了。能卖出去就行:差价赚不够,就用量来凑。

另外科普一下。搪瓷的公仔通常比毛绒的公仔价值更高(除个别绝版毛绒公仔价格奇高以外)。所谓搪瓷就是这种个头不大,让人感觉是硬质塑料的:

金刚狼周边

 

闲鱼交易,收款到账是比较慢的。需要等对方收货以后。所以很多时候,也好选择微信交易。

我就干脆把闲鱼的头像、背景墙都改成了QQ公仔。开了一个假的挂单(主要是宣传),内容就写的:

长期出售鹅厂公仔(合作贴)

当然啦,卖公仔这种事,也不是很经常了。毕竟我还要工作是不是?毕竟我还是一个老实巴交的程序员呢!


公仔之外:KPL门票!

后来绝版的公仔很少能找到了。我也就渐渐淡出了这个行当。但是作为黄牛的生涯并未因此结束。

那是2017年,王者荣耀的热度火爆空前,这一年是王者荣耀的高光时刻。鹅厂内外大量大量用户每天都会在手机上的召唤师峡谷里打上一两把。作为鹅厂员工,我和同事也不例外,每天吃完晚饭,先找个地方打个一两把,再上楼工作,几乎成了雷打不动的习惯。2017. 12. 23 王者荣耀KPL总决赛将在深圳湾春茧体育馆召开。12月4日,开启抢票:2017KPL秋季赛总决赛今日12点售票开启 巅峰对决等你来看

开启抢票这天,同事们一个个摩拳擦掌。我也跟着跃跃欲试。我其实并没有去现场看比赛的冲动,但是出于一个黄牛的职业习惯,我感觉到这将会是一笔买卖。同事们也大概有这个念头,或者是真的想去体育馆朝圣。

12点。抢票入口开启。大家顾不上吃饭,打开手机进入抢票。不出意外,抢票系统肯定一时间扛不住,页面打不开是必然的。但是这次问题其实不大,多刷几次基本都能打开,并且没有出现像其他秒杀活动那样,瞬间就票就没了的情况。可能是买票这件事流程比较复杂吧,要选座,还要填各种信息。我买了一张188的票,也就是四区。过了一段时间,收到了纸质票。

临近盛典。我把票挂到了闲鱼上。当然闲鱼上的票贩子早就出动了,但是我只有一张票,赛事越临近,票价被炒的越高。12月20号,500元成交。

同事看到我把票卖了,也想卖,就找我帮忙。他也是188的票,我帮他在闲鱼挂单。12月21号晚上。科兴科学园某公司的一个女生在闲鱼上联系到我。她要完成政治任务,领导要组织集体去看会,让她找5张票,还差2张。同样500块钱,我们成交了。第二天。同事坐摆渡车就把票给她送过去了。然后这个女生连连说:谢谢,谢谢。

谢谢?其实该谢的是我们啊……

缘灭: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在卖掉KPL门票之后,我想我是不是还可以卖点其他的票呢……有了这个念头我就真的变成票贩子了。罪恶。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啊!我第一次有这个想法就失利了。事情是这样的……

我想着看看演唱会门票吧,于是打开了微信九宫格里面的电影票务。最近确实很多场演唱会。看到《亚洲之巅群星演唱会》,心想就他了。而且看着这里面的价格,比大麦网要便宜很多啊。于是我就花了526买了两张票。之所以买了两张票,是因为如果这票最后实在卖不出去,我还可以带个朋友一起去看看。260看一场群星演唱会,也不算亏。

票买完了,就等着纸质票到手,就去闲鱼挂单看看。可是左等右等啊,就是就是看不到票被寄出。我就去打电话问客服。这个中关系就比较复杂了,虽然我是在微信九宫格买的,但是这个入口是猫眼的,交易平台也是猫眼。虽然我是在猫眼交易的,但是实际卖方是摩天轮票务,不是猫眼。我就只能找摩天轮票务。摩天轮给我的说法是,票源紧张。无法邮寄纸质票,可以现场领票。演唱会开始之前几个小时,可以找他们工作人员现场领票。

我心想,票源紧张,你卖什么票啊,演唱会门口领票?这不是就是票贩子干的事么?

我问客服,如果现场也没票呢。客服说:那我们会退钱给你。放心。

放心?我去。你这倒是稳赚不赔啊。手底没票,就出来卖。然后再伺机各处收票。先卖后买,你这是在玩做空呢?

我说我要是我约了妹子一起去看呢?到了当天说好了看演唱会结果没票咋办?客服依旧嘴硬:再等等吧。票会有的。

我说:我不等了。把票退了吧。

客服:这个票退不了。

纳尼?我想退票还不行?

争执了很久,后来又电话找了几次,还是不能退。而且各种地方都没有退票的入口。

难受啊,都怪我这愚蠢的念头,你看看。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吧。

无处宣泄,投诉无门。我只好内网求助。就在公司内网匿名发了一个帖子。描述了这个事情,大概就是说:微信里买的票,但是票不给寄,只能现场领,有无票风险。我想退票,还退不了。

好在腾讯内网言论比较自由,腾讯人也比较会听取意见,这都是源于用户体验的吧!

很快就有一个微信支付的领导回帖,在和猫眼的人联系,希望我能加他微信商谈退票事宜(因为我匿名了)


我加了这个领导微信,然后和我简单聊了一下。后来很快猫眼的人给我打了电话,说他是猫眼的城市经理,很抱歉给我这么不愉快的购票体验。他给我讲了一下,票务市场的划分。大麦那种是一级票务市场,摩天轮属于二级票务市场,是存在这种问题。

我想确实摩天轮便宜些,这个也得承认。但是那种先卖后买的玩法,不能退票太不人道了吧。

好像摩天轮当时在冲上市,所以有这种恶劣问题。

猫眼的城市经理道了歉,然后说:我们尽快联系摩天轮把票给你退了,并且由于这次的不愉快,以及对猫眼品牌造成的影响,愿意给我退一赔一。也就是给我双倍的票钱。

啊?退我一千块。莫名其妙地,我竟然赚到啦?果然老子说的对: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不过我立刻打断了他。“不用啦,不用啦。我就只需要退回我自己的票钱,就好了。不用退双倍。我只是想维权,并不是想借着腾讯员工的名头来谋福利。”

城市经理连连道歉。说继续加强监管,改善用户体验。blablabala。

最后我确实没有多要。摩天轮紧接着联系了我。退回了我自己的票钱。

这种额外赔偿的钱,我突然感觉不该赚。这个赔偿,多多少少还是因为腾讯员工的名头导致的,如果我不是腾讯员工,这个事情估计得不到转圜。许许多多的普通用户可能和我有一样的遭遇,但是谁会给他们退双倍呢?通过这个事情,如果能净化一下票务市场,也是极好的。当然我可能也太天真了。

缘尽

自此以后呢。对于做黄牛这件事,我也就淡漠了。

我意识到我自己终究是一个程序员,当然我们在工作之余可以培养一些其他的兴趣爱好,多接触一下社会也是好的,发展副业也没关系,毕竟现在流行斜杠青年。如果是堂堂正正的去做个销售,那么有多大能力赚多少钱无可厚非。但是我自认还达不到那种销售水平,而且我喜欢写代码,喜欢当一个沉默寡言的程序员。

后来我继续努力工作,安安心心地做一个程序员。专注学技术,思考职业发展,不管未来能否迈过三十五岁的这道坎,但是以之前的努力程度,还轮不到自己去迈向这道坎。专注技术,程序员的职业成长确实会有瓶颈,但是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还远远没到技术所能带给你的那个高度,更何谈职业发展瓶颈,又何谈三十五岁的坎呢?

我重新回到了正常的轨道。当然之前我也是有努力工作的,只是工作之余倒卖过公仔、做了几次黄牛。我从来都没有倒卖过Q币,也没有用员工的身份做出什么越矩的事。我想我应该并不违反鹅厂的阳光准则,没有不“瑞雪”(鹅厂内部叫法),没触碰高压线。

 

后来我偶尔登录闲鱼。发现之前的“合作贴”,还时不时地会惹来网友的私聊。突然间心有所感,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发生在2017年到2018年之间。恍惚之间,已然两三年的时光过去,现在回想起那些在鹅厂的日子,加班也好,熬夜也好。买卖公仔也好,做黄牛也好。嘻嘻哈哈,吵吵闹闹的,那个2017年,还真是有滋有味呢!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像素格子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应支付0元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支付成功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