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a虚拟机在执行程序时内存划分的区域都有哪些?

温馨提示:阅读本文需要3-4分钟(无代码)


今天,我们来解决一个问题:

Java虚拟机在执行程序时内存划分的区域都有哪些?

人生一切难题,知识给你答案。

Java虚拟机在执行Java程序的过程中会把它所管理的内存划分为若干个不同的数据区域。

程序计数器

程序计数器是一块较小的内存空间,它可以看做是当前线程所执行的字节码的行号指示器。在虚拟机的概念里,字节码解释器工作时就是通过改变这个计数器的值来选取下一条需要执行的字节码指令,分支、循环、跳转、异常处理、线程恢复等基础功能都需要依赖这个计数器来完成。

由于Java虚拟机的多线程是通过线程轮流切换并分配处理器执行时间的方式来实现的,在任何一个确定的时刻,一个处理器(对于多核处理器来说是一个内核)都只会执行一条线程中的指令。因此,为了线程切换后能恢复到正确的执行位置,每条线程都需要有一个独立的程序计数器,各条线程之间计数器互补影响,独立存储,属于线程私有的数据区域。

如果线程正在执行的是一个Java方法,这个计数器记录的是正在执行的虚拟机字节码指令的地址;如果正在执行的是Native方法,这个计数器值则为空(Undefined)。此内存区域是唯一一个在Java虚拟机规范中没有规定任何OutOfMemoryError情况的区域。

Java虚拟机栈

与程序计数器一样,Java虚拟机栈也是线程私有的,它的生命周期与线程相同。虚拟机栈描述的是Java方法执行的内存模型:每个方法在执行的同时都会创建一个栈帧用于存储局部变量表、操作数栈、动态链接、方法出口等信息。每一个方法从调用直至执行完成的过程,就对应着一个栈帧在虚拟机栈中入栈到出栈的过程。

局部变量表存放了编译期可知的各种基本数据类型(boolean、byte、char、short、int、float、long、double)、对象引用(reference类型,它不等同于对象本身,可能是一个指向对象起始地址的引用指针,也可能是指向一个代表对象的句柄或其他与此对象相关的位置)和returnAddress类型(指向了一条字节码指令的地址)。

在Java虚拟机规范中,对这个区域规定了两种异常情况:如果线程请求的栈深度大于虚拟机所允许的深度,将抛出StackOverflowError异常;如果虚拟机栈可以动态扩展,如果扩展时无法申请足够的内存,就会抛出OutOfMemoryError异常。

本地方法栈

本地方法栈与虚拟机栈所发挥的作用是非常相似的,它们之间的区别不过是虚拟机栈为虚拟机执行Java(也就是字节码)服务,而本地方法栈则为虚拟机使用到的Native方法服务。与虚拟机栈一样,本地方法区域也会抛出StackOverflowError和OutOfMemoryError异常。

Java堆

对于大多数应用来说,Java堆是Java虚拟机所管理的内存中最大的一块。Java堆是被所有线程共享的一块内存区域。此内存区域的唯一目的就是存放对象实例,几乎所有的对象实例都在这里分配内存。Java堆是垃圾收集器管理的主要区域,因此很多时候也被称为“GC堆”。

从内存回收的角度来看,由于现在收集器基本都采用分代手机算法,所以Java堆中还可以细分为:新生代和老年代;再细致一点的有Eden空间、From Survivor空间、To Survivor空间等。

从内存分配的角度来看,线程共享的Java堆中可能划分出多个线程私有的分配缓冲区(Thread Local Allocation Buffer,TLAB)。

方法区

方法区和Java堆一样,是各个线程共享的内存区域,它用于存储已被虚拟机加载的类信息、常量、静态变量、即时编译器编译后的代码等数据。

根据Java虚拟机规范的规定,当方法区无法满足内存分配需求时,将抛出OutOfMemoryError异常。

运行时常量池

运行时常量池是方法区的一部分。Class文件中除了有类的版本、字段、方法、接口等描述信息外,还有一项信息是常量池,用于存放编译器生成的各种字面量和符号引用,这部分内容将在类加载后进入方法区的运行时常量池中存放。

当常量池无法再申请到内存时会抛出OutOfMemoryError异常。

 科技快讯 

17日,记者查阅天眼查工商信息发现,ofo创始人戴威名下公司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拜克洛克”)发生股东变动,ofo联合创始人薛鼎、张巳丁退出。公开资料显示,两位股东退出后,戴威持股70%,ofo联合创始人杨品杰持股20%,ofo联合创始人于信持股10%。

公开信息显示,拜克洛克的注册资本为100万元,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技术推广、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等。

谈及两位创始人退出拜克洛克股东名单一事,ofo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谈到,此举为“子公司的正常调整”。该负责人同时表示,拜克洛克并非主体公司,“主体公司是没变化的”。

《证券日报》记者随后查阅公开信息亦了解到,另一ofo系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拜克科技”)的股东信息尚无变化,薛鼎、张巳丁均在股东名单之中。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除了参股拜克科技,薛鼎还担任着拜克科技上海分公司法人一职,并在拜克科技等6家公司担任高管职位。张巳丁则担任拜克科技西安分公司法人等3公司法人职位,为7家ofo系公司的高管。

有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谈到,暂不能通过ofo内部人事变动,判断该公司是否酝酿新的资本动作,新的股东进来也与原股东并不冲突,公司内部调整的原因有很多,暂不能做出确切判断。ofo方面亦未对拜克洛克股东变更的原因作出明确回应。


wx号:gulinhai531

顾林海公众号

不定期推出优质文

章,喜欢的朋友们

给我个好看。

©️2020 CSDN 皮肤主题: 猿与汪的秘密 设计师:上身试试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