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的noip2015滚粗记

oi就是一场实力与运气的博弈——题记

       也不知道这会不会是自己的最后一年noip,也不知道2016夏绵阳见是什么样子。但是,第三年的noip,还是值得回味的。

Day 0

       又是一个阴雨连绵日,和往常不一样的是我弃掉了周五上午的课,回家学(tui)习(fei)。花了一个小时交上了屯题,在学校群里装了装逼。喝了一大碗羊汤,就出发了。

       在车上,我们一对一对的喊着那小两口,还有各种各样的黑人故事。就这样,我们出发了。

       抽签-分宿舍。丝毫不差的猜到了学校里和我一个宿舍的人(将近40个人一个不少地猜对了那三个人,我是不是很厉害?)连续两年和AH分到一个宿舍,一个考场,也是一种缘分吧。还有dxd,也是第二年和我同宿舍。

       浑浑噩噩地就到了晚上试机,今年我们仔仔细细地计算了这半个小时应该干的事情,然而并更多的引起的是外校对我们的膜拜~。我可能给老师制造了不少麻烦“老师,这个电脑的角度有问题!”,“老师,这个键盘不舒服!”不知道我day2t2的人品是不是就在这里掉光了。但是,为了考试舒服,也是?

在给我换了键盘之后,考场里掀起了一股换键盘的热浪。又有3、4个同学要求老师换键盘,以致考场里的键盘都不够了,到最后老师只能说:“你们凑付这用吧”。话说,换键盘要趁早?

试机结束后,被yts1999教导如何命令行编译,结果捣鼓一个晚上没捣鼓出来,模板没复习,只能第二天生上了。

Day 1

       早上起来状态非常不好,一进食堂就恶心,还逼着自己吃了两个包子一个鸡蛋,结果就是差一点要吐出来了。

就这样进入了考场。

通读题目

第一题,神奇的幻方——这就是我初二升初三那年的qdoi原题,当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调处来,这次会怎么样呢?

第二题,建一个图,找最大的一个环,感觉好虚呀。

第三题,斗地主——完了,这么大一个搜索,今天的排名就靠这道题了。

感到非常没底,sdoi round2 day1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惴惴不安地写完了第一题,又自己写了一个奇奇怪怪的checker。没问题,过。这时心里略微舒服一点点了。

想第二题,感觉无论怎么写都有好多可能自己考虑不到的细节,直到灵机一动想到了强连通分量。但是,这不是noip内容吧。又证了一下,感觉没问题,就写了,然后对拍。

现在,我get了2个半小时可以写第三题,然而并不会,想起了那句话,搜索不会,先写暴搜,再慢慢剪枝,2个多小时时间充裕吗?不管了,写吧。

先处理顺子,决策会少一些,于是码完了处理顺子的代码,还不算太难写。然而,三带怎么处理?突然发现可以dp?f[a][b][c][d]表示a个一张,b个两张,c个三张,d个四张的最少出牌次数,然后很好转移,就这样歪打正着,写出来了好像很快的算法。过了大小样例,还剩1个半小时,这就AK了?——上个厕所冷静一下,于是又折磨起了老师,那个女老师一路跟我到厕所,这也太压抑了吧。

冷静一下果然是有用的,我第三题好像写的很草率。回到考场,又读了将近10遍题,还是不知道4张牌可不可以带一对(话说回来问炜神,他说显然是可以的),抱着试一试的心理问老师,随没问出答案,但还是赚了。“同学们,对于第三题那边只有这么一个回复,对于什么情况题里都有详细的描述”。当时我好想真的骂出来了声音?冷静下来,发现自己没考虑的情况不仅仅是四带一对的问题,我对大小王的处理也太草率了吧。大小王不是对子啦~。于是把他们当成两张单牌处理,好想什么东西写挂了,大样例没过,这时,我不想再去一个一个对那100个数,于是写了一个checker。改好了,然后好想又有什么没考虑,更多的还是在纠结能不能带一对,最后决定能吧。就这样,11:30,检查,收场,开始看风景。

出了考场,发现我的第三题或许是比较靠谱的?听AH说第二题还有一个大样例,妈呀,没看到的说,但是拍了一上午死弱的数据应该没问题吧?

 

Day 2

       早上起来又是要吐的感觉,一进食堂就开始翻江倒海。还是逼着自己吃了和前一天一模一样的饭(话说那是我算过考省选12点以前绝对不饿的饭量,就这么吃了),真的要翻滚出来了,以至于回宿舍吃了好几个葡萄才能给同宿舍的人讲题。

       我崩溃的进入了考场。

       又是看题——

       第一题,明显的二分查找,一定要打对拍。

       第二题,dp,话说昨天不是考dp了吗?为什么今天还考!千万要做出来呀!!!

       第三题,读完题,感到好水(做题的时候发现自己开始读错题了),难道今天的主力就是第二题了?

于是乎,过了第一题,dp对拍,写第二题,其实也不难啦。于是先写了n*m^2的“暴力”,话说90分和100分好诡异,难道要卡常数?于是常数优化,花了15分钟,优化了将近1/20的复杂度,以至于它真的好快,但又有什么用呢?那道题不卡常数。

A了两道题,还剩两个小时,开始看第三题,发觉自己读错题了。这个正解?并不会……部分分好像很可搞?在还剩1小时45分钟的时候,我便开始想部分分。首先一个n*m的暴力,找链上最大值搞m=1,然后一条链的情况?最后,我把区间按照左端点排序,去掉被包含的区间,这样每一条边都处在连续的询问位置。

写呀写,还剩35分钟,开始调试。先把剩下的题存好了盘。还剩7、8分钟,调出来了,火速写一个随机数生成器,开始对拍。看到我开了这么多数组,会不会MLE?sizeof输了一下,没爆,不错。突然,还剩2min,拍出问题来了。于是开始查错。同学们,时间到了。就在这时,我查出错来了。火速打开文件夹,transport,改掉,F11,这时隐约感到背后有一个人盯着我,于是赶紧交了,最后发现,是学姐。

       出来看到yx,她表示自己没有写出第二题,我心生苍凉,毕竟她真的不容易。

就这样,我的noip考完了。

【下面是考场外的口胡~~】

Part1 给AH

她,陪了我两年的noip,从floyd到spfa,从prim到kruscal,一点一点的教会了我noip最基础的内容。之后的校内集训,一起讨论那根本听不懂的课,一起研究着矩阵乘法,为状压dp找到了所有合法状态而欢呼,我们一起一场一场的跪0,一场一场的改程序,就这样,熬到了比赛的那一天。

去年夏令营,她给我介绍着二中的点点滴滴,告诉我跑炒面的趣事,给我讲着各种主席市长的恩恩爱爱。是她,带我熟悉了二中,熟悉了oi,熟悉了那一点一滴。

她,是学校模联社的一员,跟着她混了一届模联的我,最终因为OI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活动,但是,她一直鼓励我,好好搞下去。noip前夜,给我看那北大模联申请的资料,却又是她,在真正申请北大模联的时候,告诉我慎重考虑。

运动会,她总是愿意看我的比赛,作为没人陪的田赛选手,有一个这样的人在我身边,真的很暖。她很爱拍照,给我展示她拍过的班级照片墙,还有各种各样的黑照。

然而,不知什么原因,去年noip,她竟没有考到省二,再加上她水痘挂掉的期中考试,我深深地为她悲伤,也为等待noip成绩过程中没有陪伴而感到害怕。

高二,拼了一年省选的我,已经基本掌握了联赛的算法。而她,也为一个省二努力着。上了高三的她,已经明显不敢再多投入竞赛,但我,在坚定地支持着她。

今年的夏令营,我们又是一个宿舍,每天中午还有晚上,她总有成吨的问题要问我,有的我会,有的我不会,就这样,基本每天从回宿舍讨论到睡觉,一连就是7天,而我们的QQ上,也留下了10多页奋斗的经历。

开学了,迫于压力,她不敢再努力搞下去,直到最后的一周,她选择了停课。我们一起看着复习提纲,看着那神奇的校内模拟赛,或许,有时机房里只有我们还在写程序。

出发了,我们意识到这可能是最后同住的一次比赛,其实还是非常不舍的。这两天非常崩溃的我,得到了她非常多的照顾,她说过,如果我失眠,就给我冲咖啡,也是她,在我要呕吐的时候,帮我倒掉了剩下的饭。

最后的二分写跪,让她可惜的失掉了省一,她三年的提高组,也就这么落下了帷幕,祝你高考加油!

Part 2 等分

       回家之后,我的心情不知怎的暴躁起来,什么都不想吃,在床上打滚。胡乱刷着QQ,看到了uoj上有人说day2t1贪心是错的?妈呀,我的二分?看到了有人在空间里发mle,先是幸灾乐祸一下,然后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也跪了。失声痛哭,想到去年505的冬令营线,我的心里真的崩掉了。就这样,痛苦的熬到了上学,或许是忙起来了的缘故吧,我的心渐渐平静。

       周六,发下来了个人的程序,问老师要来,用非官方数据一评:370分。Day1t3CE?急忙编译一下,原来是cena的bug,真的吓到我了,但是我考场上用他给的编译器编译没有问题,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就这样,又熬了三天,终于出分,480,全省第8,还可以吧。除了那道题,也就没有什么失误了。(最最重要的是我可以翘掉期末去冬令营了!!)

       话说SD4个day1AK的,3个day2t2跪了的。

Part 3 总结

       这次的失误,一方面是心态上的,一方面是轻敌了,准备上也出了一些问题。

       因为害怕跪,所以跪了。我不知道这么解决碰着比赛就害怕的心里,但是,尽力克服吧。

       一直也以为noip是良心到极点的水水的比赛,就没有太在意那些细节,至今也不敢相信,noip会卡你的MLE。

       这次的准备,我很拼,但是……

       不是说我有什么不该看的,只是给自己考试前安排的任务太多了——一个周末做5套模拟题,回来又看了10套完整的题目,用一个周看完了白书还有300多页的资料。结果是周五还有一片不会的,去了现场才开始复习模板,幸好这是模板已经烂熟于心的noip。其实,以后必须要守好自己的一大原则——在周五不安排任何东西,因为去了现场你不知会发生什么,就像两轮的sdoi(虽然去现场做的准备没有派上半毛钱用场),但总不会向这样,为了学命令行编译,没复习模板。

       无论怎样,这是我认真准备的最后一年noip,明年,或许我深陷高考的泥潭,也或许学业之余,还有心思来水一波,但是,这已经是最后一届真正意义上的比赛。

       2016夏,绵阳见!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相关热词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