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走崛起之路3:缘起之东部——波士顿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遵循 CC 4.0 by-sa 版权协议,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blog.csdn.net/iamsujie/article/details/90623091

反走崛起之路 | 初探美国精神力量的来源(连载)

反走崛起之路0:科技之高地——硅谷

反走崛起之路1:创新之西部——西雅图

反走崛起之路2:传统之中部——奥马哈


1776年,北美十三州的代表签署了《独立宣言》,200多年后,这里成了世界最强国家的发源地,重走自由之路,可以体味那段历史,但对比中西部更直观的感受,还是两三百年的老建筑多了起来。其实中国的老房子本应更多,只不过在城市里,很少见到新老融为一体的场景。


640?wx_fmt=jpeg

640?wx_fmt=png

640?wx_fmt=png


波士顿被誉为世界上最聪明的城市,全球顶尖的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坐落于此,因为学校都是开放式校园,在城市里散步,更是三五步就路过一个学院。创办哈佛的清教徒,可谓是美国文化基因的一颗种子。简单查了资料,清教徒的自律禁欲节俭、创业与职业精神、轻消费重投资“代上帝理财”的财富观、诚实守信、社会责任感……还真是一个社会进步的高效发动机,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


640?wx_fmt=jpeg

上图这个……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哈佛创新孵化器门口的一个蛋

640?wx_fmt=png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我看中了“24小时”

640?wx_fmt=jpeg


那天中午,在拜访哈佛与MIT的间隙,我们强行挤出时间去了一趟瓦尔登湖,午饭是没空坐下来吃了,大家一起在湖边啃着汉堡(当然,没有留下一片纸屑),目的是让同去的企业家们洗涤一下心灵,思考一下除了赚更多的钱,对自己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我们运气比较好,在波士顿唯一一个空闲的晚上,正好有一场NBA,于是就去看了。看球之前,吃了一顿波士顿大龙虾管饱,让大家有力气大喊大叫。


640?wx_fmt=jpeg

没啥别的菜,一人一只虾吧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凯尔特人在五六十年代还是很猛的

640?wx_fmt=jpeg

640?wx_fmt=jpeg


比赛是东部半决赛第四场,波士顿凯尔特人主场对阵密尔沃基雄鹿,实力差距,主队还是输了,不过我本来也不是具体哪个队的球迷,而是为了感受他们一方面在物质上,如何能把体育的商业化做得这么好,另一方面在精神上,如何能把运动变成一种达成群体共识、培养集体意识的手段。

放两段小视频。



一个是全场大喊Defense(防守),这不就是我们语境中的“齐心协力,众志成城”么。



另一个是Make some noise,这种不同于东方文化的激情释放,让全场2万人,男女老少、高矮胖瘦、各种族裔、有钱没钱……在心灵上完成一次共振,达到了生命的大和谐。


顺着这个话题,再说几句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其实背后的本质,是两者的利益到底谁更高?这个问题也许没有正确答案。

你在群体中,也许是个人主义的——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想象中的共同体而放弃个人利益?集体原本就是为了个体利益更优的手段,而不是目的。但你作为一个人,天然也是集体主义的,你会让你的所有系统、器官和细胞,都可以牺牲个体利益而服务你这个自然人整体。

最终的价值观选择,就是这样一个问题:到底把哪个层面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要注意的是,思考这个问题的自然人大脑(或更高层级的共享大脑),也有自己所在的层面,也有自己的利益,Ta会把其他层级的利益放在更高位置么?


__________

iamsujie,前阿里产品经理,写过《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十年产品事》、《人人都是产品经理2.0》,现在做创业者服务,『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

展开阅读全文

djyos缘起

01-20

rn 一直不敢公开这篇东西,怕别人笑我,笑一个毫无软件经验的硬件工程师居然不自量力地向uclinux(是uclinux而不是linux)、vworks、wince等巨头们挑战。然而,计算机界是需要奇迹的,也是孕育奇迹的天堂,辍学的盖茨能盖起微软王国,21岁的linus能够成就linux的世界,我、一个多年经验的硬件工程师、为什么就不能撑起嵌入式操作系统的天空!!!rn 自1996年从西电应用物理系毕业后,到2001年底的5年半时间里,我一直是个单纯硬件工程师,而且是一个出色的硬件工程师,也有一些得意的硬件作品。在此期间,软件方面就是用51的汇编写过几个程序,大学学过pascal,看过几天谭浩强的C语言书,仅此而已。在那之前,对于操作系统,全部经历就是安装并使用过windows,连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写一个操作系统出来。2008年,多事的祖国,多事的秋,毫无征兆地发生了汶川大地震,不能亲赴灾区我在哀伤中继续为djyos奋斗,也算我对祖国、对灾区人民的支持吧!与地震不可预测一样,2001年无端地发生了一件注定要改变中国无操作系统格局的事!在那一年的年底,公司有一个项目,要写一个软件,而我刚刚完成了一个硬件项目,软件方面又刚好人手紧张,于是任务就落到我这个毫无软件经验的人头上了。这个软件要涉及到另一门很高深的学科的许多专业知识,这些专业知识我一无所知。当时公司的软件开发管理水平比较低,没有架构设计、系统设计的说法,一上来就动手写程序,连个设计文档都没有的阶段,也没有任何流程来控制这些。我实际上负责的是软件系统结构方面的工作,以及写一些界面、通信、模块管理和底层驱动方面的代码。当时最大的目的,就是设计一个好的结构,使之能够容纳我写的部分代码和另外一些我一无所知的专业算法程序。抱着谭浩强的那本《C程序设计》教材,痛苦地写了几千行核心程序,为整个软件(超过2万行)划分好了模块,设计了模块之间互操作以及交换数据的架子,然后交给专业工程师添加血肉。不觉中,该软件成了公司最好的软件之一,后来的移植到别的平台,只花了很少的时间,后来被移植到许多型号的产品上,该部分代码根本无需修改。直至今天,公司还没有一个有一点规模的软件模块能做到这点,今天的djyos特别强调软件在相同平台的不同产品间移植,与此有关。我完成这个项目后,就又回到自己的老本行————硬件设计上继续工作。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软件的设计思想会成为djyos的最原始的萌芽。也正因为我是硬件工程师,所以在djyos的设计中,特别强调并支持软硬件一体设计。rn 后来,由于要上网络,公司决定用vxworks,于是要把现有代码移植到vxworks,在购买vxworks后,接受了windriver公司为期2天的培训,这是我首次接触嵌入式操作系统,说是培训,其实效果很差,那些操作系统的专业名词对我来说就如同天书。说是移植,其实就是在人家写好BSP,安装好操作系统的情况下,做一个大任务,把原来的main函数改个名,做任务入口函数而已,啥也没干。这就是迄今为止我使用实时操作系统做项目的全部经验。rn 因这个项目,我对软件产生了一些兴趣,开始看一些操作系统的书,并把邵贝贝翻译的《UC/OS-II嵌入式实时操作系统》看了一遍,了解了实时操作系统的设计原理。也就是看书,但没有实际写过ucosii下运行的例程。因与工作无关,也就没有压力和动力,东瞧瞧西瞅瞅而已。后来,因为要做一个linux下的PCI卡驱动程序,根据网上的推荐,买了《LINUX设备驱动程序》和《LINUX内核设计与实现》两本书看,但写出来的驱动程序老有bug,后来这个项目还被取消了,算是学了点linux的皮毛,就没有下文了。这就是我做的与桌面操作系统内核相关的软件开发的全部经历。rn 时间转眼到了2004年,发生了一件注定值得纪念的事,又一个比原来大的软件项目想让我试试。我当然地在第一个项目为蓝图进行系统架构构思,但不幸的是,这个项目还没有开始就夭折了。然而,我的设计思想可没有因此夭折,我看到了它的闪光点,经搜索发现目前并无操作系统使用相同的设计思路(也许我的搜索不全面),决定用业余时间把它用操作系统的形式实现,并把我的设计思想写成书,于是,就有了今天的djyos和《都江堰操作系统和嵌入式系统设计》一书。也就有了这5年的苦旅,说实话,当初是低估了这东西的复杂度和工作量,否则的话,我是否有这种勇气还很难说。rn 开发历程是艰难而且曲折的,由于是一个全新的设计思想,现成的东西中没有什么可参考的,一切都需要自己从头探索,自己缺乏软件经验也成了前进路上的拦路虎,开始的时候抱的是谭浩强的《C程序设计》,但很快那本书不够用了,根据网络的推荐,换成《C Primer Plus中文版》了,这本书我电子版和纸版都有。我看书有个习惯,先找电子版,发现是本好书的话,一定会买一个纸版的,即使从来不看,以示对作者的尊重。在开发的过程中,多次大规模地推翻原来的方案,你现在看到的是2万行代码,408页文档,实际上的工作量,你乘个1.5后就差不多了。rn 5年怀胎,一朝分娩,让我们共同呵护djyos,期待他能茁壮成长。rn rn djyos代码和文档,全部在 www.djyos.com 中共享,去看看吧,你会有所收获的。rn 论坛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