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1)

           落是一名女大学生。今天,她班上来了一位新同学,名叫吉川。这个女孩有一对很大而呆滞的眼睛,长长的头帘总是遮掩着面部。第一天来上学的时候,她坐在同学中间一言不发。只有落对这个女孩特别感兴趣,因为她自己也是一个不合群的人,总是想脱离集体做自己想做的事,她天真得认为只要能接近吉川,以后吉川就会和她站在同一战线,她俩就会成为班级中的独立团体了。 于是落轻轻的坐在吉川旁边,问了她第一句话:“能作我的朋友吗?”吉川十分冷漠的回了一句:“我只作大家的朋友!”落虽然对这种态度感到气愤,但心里还是有一种莫名的不甘心,接着补充下去:“ 我强调一遍,我,落,只想做吉川的朋友,其他的都无所谓。”仿佛触电一般,吉川忽的抬起了头,原本呆滞的大眼睛中顿时闪耀出极端狂热的光芒!她就那样的看着落,嘴角不时的颤抖着令人难以理解的微笑。落 有些害怕了,但在这种情势下又只好强做镇定。“朋友,没错——你是我的——朋友!哈,哈,哈!......”吉川的笑就象老年人哮喘的声音,简直空洞的令人毛骨悚然。落有些坐不住了,苦笑道:“哈,这,这有什么好笑的嘛。既然要上课了,那我先去前排了。拜拜,吉川。”她离开那个座位的时候吉川依然在怪笑,这令落很不安。

           课后,落向同学打听吉川的来历。据说她从一所孤儿院考上大学,后来不知为何从第一志愿的学校转到了这里。在忐忑与不安中落度过了吉川来班里后的第一天。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与落同寝的女生都声称自己做了同一个梦:梦中,黑发遮面的吉川给她们讲了一个故事,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一个女孩被吊死在了树上。“开玩笑的吧?是不是想合起来吓我啊?”落很轻蔑的问。“好,我,铃铃,海儿,还有夕子都算上,我们你不相信就算了。可是你真的认为象春树这种家伙也会说谎吗?”和落同寝的小莫辩驳道。“哼,说的跟真的似的,真讨厌!”然而,到了教室后,所发生的事情终于令落困惑了:班级上除了不说话的吉川以及落本人之外,每个同学都作了同一个梦:吉川给她们讲了一个故事,故事的开头是“一个女孩被吊死在了树上!”事情很快穿遍整个班级,每个人都开始窃窃私语,不久,仿佛是大家事前商量好了一样,同学们一哄而上,争着抢着同吉川搭话,问这问那,就是没人提梦的事。几乎就在一天之间,吉川便成了全班人缘最好的人。只有落一整天都没和吉川说半句话,因为她已经开始怀疑这个人的来历了。

        “喂,你们为什么要拥护那么奇怪的人?”晚上回寝后,落不禁情绪激动,大声的同室友们喝道。“奇怪的人是你吧,”从来都很默默无闻的春树竟然大胆的反驳起落来“吉川她那么有趣,又那么亲切,为什么不拥护她呢?”“可是......”落刚想发话,又被海儿打断:“没错,吉川又大方又可爱,人心肠又好,换了谁也会想作她的朋友吧?”“说的就是吗,这么好的人恐怕全校也找不到几个吧.......”一时间,寝室中对吉川的赞扬声不绝于耳。看着室友们兴奋的谈论着吉川的样子,落简直没落同时也是奇怪到了极点,她自言自语着:“也许奇怪的人真的是我,神经致的人是我!......”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