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首谈接班人制度

华为总裁任正非近期撰写一篇内部文章为轮值CEO鸣锣开道,在这篇文章中,他回顾了自己从个人英雄主义到相信团结就是力量的心路历程,回顾了公司的组织机构从无到有到现在实行轮值CEO的制度的演变,谈及接班人们,他说,“相信华为的惯性,相信接班人们的智慧。”

“从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大约在2003年前的几年时间,我累坏了,身体就是那时累垮的。身体有多项疾病,动过两次癌症手术,但我乐观……。”任正非写道。

不得不说,任正非这篇《一江春水向东流》写的情真意切,与以往的那些内部讲话相比,他直接戳中了外界对华为最敏感的接班人问题。

去年,曾有传闻称,任正非为了让儿子任平顺利接班,以10亿元人民币的“分手费”逼走公司董事长孙亚芳,随后华为公司发声明予以否认。

在这篇文章中任正非特别提到在2002年公司内外交困时,“不是公司的骨干们,在茫茫黑暗中,点燃自己的心,来照亮前进的路程,现在公司早已没有了。这段时间孙董事长团结员工,增强信心,功不可没。”

今年年初,华为高级副总裁徐直军直面华为的接班人问题,并称,任正非的亲属不会接班,并称接班是“文化的交接班,制度的交接班,这些年一直在进行着,从没有停歇过。”

任正非的这篇文章是为轮值CEO鸣锣开道,在接班的问题上,他不是用“接班人”一词,而用了“接班人们”,他认为,通过归纳找到方向,并使自己处在合理组织结构及优良的进取状态,以此来预防未来的种种不测。

他说,相信华为的惯性,相信接班人们的智慧。

任正非说自己少年不知事时崇拜的“大力神”,认同个人英雄主义,而后来,“处处都处在人生逆境,个人很孤立,当我明白团结就是力量这句话的政治内涵时,已过了不惑之年。”

谈到华为创立,任正非说,“我是在生活所迫,人生路窄的时候,创立华为的。”任正非说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不再是自己去做专家,而是做组织者。

在华为的管理团队方面,任正非说,公司成立一开始,自己是甩手掌柜,听任各地“游击队长”们自由发挥,到1997年,,任正非发现公司内部思想混乱,主义林立,请人民大学教授一起讨论“基本法”,开始形成了华为企业文化,这就是后来广泛传播的《华为基本法》。

制度建设方面,2004年,华为开始实行EMT(Executive Management Team)制度,任正非不愿意老作主-席,于是开始轮值主-席制度,8年轮换后,今年开始轮值CEO制度。

任正非认为轮值制度平衡了公司各方面的矛盾,使公司得以均衡成长。“这比将公司的成功系于一人,败也是这一人的制度要好。每个轮值CEO在轮值期间奋力地拉车,牵引公司前进。他走偏了,下一轮的轮值CEO会及时去纠正航向,使大船能早一些拨正船头。避免问题累积过重不得解决。”

“面对潮起潮落,即使公司大幅度萎缩,我们不仅要淡定,也要矢志不移地继续推动组织朝向长期价值贡献的方向去改革。要改革,更要开放。要去除成功的惰性与思维的惯性对队伍的影响,也不能躺在过去荣耀的延长线上,只要我们能不断地激活队伍,我们就有希望。”任正非说。

阅读更多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