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者的能力模型

5月4日,41岁的涌金投资董事长魏东从自家楼上跃下,自杀身亡。在他身后留下的遗书中说,由于长期的工作压力,自己无法再忍受多年失眠抑郁强迫症的困扰,采取了这种解脱方式。

他的去世,给很多人带来巨大的震撼,也让很多企业领导者开始思考和重视自己精神状态的调节。这正像几年前几个高管和企业家的英年早逝,让很多领导者开始重视自己的身体健康。

其实这还不够,在我看来,要成为长期成功的领导者,至少需要4个层面的均衡能力

第一层能力就是专业能力。这个维度其实涵盖了传统意义上几乎所有我们认为领导者应具备的才干和素质——战略眼光、人脉关系、管理能力、自制能力,甚至人品等等,这其实是一个领导者的必要条件。如果在这些能力上有明显的欠缺,除非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否则一个人是不可能坐到领导者的位置上。

第二层能力就是身体能力。在《IT经理世界》创刊10周年的庆典上,万科集团的总经理郁亮半开玩笑地说过一句话:“难道你们不认为做领导不是个力气活儿吗?”目前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工作节奏之快,没有好的身体做后盾,肯定无法取得长期的成功。大的方面不说,很多马拉松一样势均力敌的谈判,最后决定胜负的因素往往不是谁的谈判技巧或者底牌更好,而是谁更能够坚持到最后还保持清醒,甚至仅仅是比谁更能坚持住不去洗手间。而对于那些全球化运营的公司,长途旅行、跨时区的长时间工作更都已经是家常便饭,据说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平均每个月都要做一次环球旅行,这都需要一副好身板、好胃口来应付。

第三层能力就是精神能力。这个能力其实就是精神层面的抗压能力,是领导者在巨大而持续的压力和挑战面前,如何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吃得香、睡得着、保持乐观情绪的能力,以保证自己不会在持续的压力下崩溃,不会在突然而至的变故面前手足无措。

这个能力的培养,和先天有关,有的人心思比较单纯,想法比较少,反而能够在压力面前集中精力全力以赴;而很多人可能需要借助一些外力,例如一个好的心理咨询师,或者一两个能够倾诉的知心朋友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第四层能力是文化能力。文化是个很复杂的词汇,解释非常多。但是在这里,我只是把它定义为理解别人为什么会有不同想法的能力。这是目前被普遍忽视的能力,就像以前我们对身体和精神健康的忽视一样,需要一些事件才能引起普遍的重视。

在当今世界,信息之丰富、获取手段之便捷,以及因为地域和年龄带来的文化多元化,以及由此带来的市场差异、管理差异,是每个企业注定要面对的挑战。例如对“80后员工”的管理,就已经是一个全球性的管理话题。这种文化能力,对内的表现是管理员工、制订制度,对外则是理解客户和市场、制订未来战略的最重要因素。

这种能力的养成,基础是一个开放的心态,这样才能够让领导者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保持不断学习的冲动,不会因世界的发展而逐渐落伍。而有了这一层考虑,当你听到联想大中国区总裁陈绍鹏谈论本特利的《新全球史》、冯友兰的《中国哲学简史》的时候,也就不会感到丝毫的意外。当然,这种学习决不仅仅是看书,现在联想开全球高管会议,每次都学习一种美国的运动——橄榄球、棒球等等,以保证中外高管能有更多相互了解和交流的基础,而中国的国球——兵乓球也成了联想高管流行的运动,甚至在柬埔寨开会也要找个乒乓球台子摆上。

这四种能力之间,也会互相影响。例如长期坚持身体锻炼,不仅能够提高身体的健康程度,还能培养纪律性和自制能力,而身体素质的改善,又会对精神的抗压能力有帮助。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