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鸭和南京鸭

最近和菜头在博客里把北京烤鸭放肆批判了一通,深得我心。

 

我第一次吃北京烤鸭和我第一次吃南京板鸭的感受是一样的:囧住了。终于知道什么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不厚道地想一下:如果让方舟子老师主持做一个盲测:全聚德烤鸭VS老北京鸡肉卷,谁会胜出?在被面饼、大葱层层包裹之后,不要说滋味好坏了,能吃出是鸭肉还是鸡肉的大概也属于味觉极其灵敏的。

 

北京烤鸭大概胜在仪式。油光锃亮的鸭子这么一上,七碗八碟这么一摆,高帽大厨这么一站,雪亮的刀锋这么一“片”,这种架势已经足够你品味了。仿佛约会,音乐、红酒、蜡烛、前戏的功夫做足,最终的气氛总归不会差了。

 

我爱吃的还是南京的桂花鸭和烤鸭。桂花鸭早已名声在外,不提。即便是南京的烤鸭,用卤子汤这么一淋,滋味也是胜过北京烤鸭多多。当然南京是没有鸭架汤的,我们喝鸭血汤。

 

可惜不管是南京烤鸭还是桂花鸭,在就餐仪式上都没法和北京烤鸭相提并论。就像结婚,领结婚证的实质意义要大很多,可是新娘最在乎的还是婚宴办得是否体面。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