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 三个败家子(9)——洛神,还是战神?

正在这群饱暖后思起“那啥”的散兵游勇,就要将魔掌伸向这往日威严无比的袁氏大宅门之际,奇迹发生了。

就听得远处一声喝令,紧接着一对精骑踏破滚滚尘烟而致,将这些散兵与袁府团团围住。再看这些散兵游勇,一个个吓得魂上九天,魄归冥府,瘫倒了一地。

原来不是别人,正是曹操公子曹丕率领自己的警卫部队到了。

“滚!”

曹丕一声怒喝,听在这些散兵游勇耳中却说不出的受用,甚至比曹丕赏赐他们点什么还要亢奋得多,顿时要多远,他们便真的就滚出了多远去。已然围住了袁府的曹丕,也不想在这些还没有得逞的小兵身上浪费气力。只见他翻身下马,径直冲入袁府,奔向内宅。

而至于曹丕前来袁府的目的,传说中有两种解释:一种是说曹丕久闻甄氏美色,所以赶紧要在他那色老爸之前把这女人带走。另一种则是说曹丕旧时和袁氏子弟有争执怨恨,他这次来,是要亲手杀光袁府满门!

此刻在袁府内宅坐镇的<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刘">刘</personname>夫人,早已吓得魂飞天外,连站不都站住了,被一名满脸污垢,邋遢非常的女人搀扶在一旁——等死。

然而,就在曹丕气势汹汹的冲进袁府内宅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他本身的观察力本就高人一等,抑或老曹家好色的本能指引,他竟被<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刘">刘</personname>夫人身旁的邋遢女人吸引住了。

曹丕手持利刃,缓步走向这邋遢女人。刚刚经历过战斗洗礼的曹丕,身上自然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不禁令<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刘">刘</personname>夫人和邋遢女人感到惊恐。然而,此刻的曹丕却一反常态,温柔的叫刘氏让那邋遢女人抬起头来。惶恐无状的<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刘">刘</personname>夫人哪敢不从?刚忙捧起女人的脸,不知是伤心,或者惊恐,一抹泪珠轻轻滑过女人肮脏的脸庞。虽着这滴眼泪,在这女人充满污泥的脸庞上,竟然开辟出一条如白玉雕砌成的小径。

外刚内柔的曹丕,温柔用袍袖为女人拭去泪痕,也擦掉了脸上污垢。此刻,他完全惊呆了,这个女人的美貌根本不是语言所能描述的,天姿国色、天仙化人这些世俗的比喻,又怎堪修饰她的绝代姿容?

而此<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时袁府刘">时袁府刘</personname>夫人那颗一直悬到嗓子眼的心,才终算放了下来,如释重负地对那女人说:“看来我们还死不了”。

这女人的满脸污垢,竟然全是掩饰。而这女人,也就是后来的曹魏明帝之母——<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甄氏">甄氏</personname>夫人。

据说在曹丕得到绝代佳人甄氏后,想要和他争夺的男人多的数不胜数,甚至于传说连他老爸曹操都差点为此和他大打出手,但多为野史传闻,不足采信。而这其中最耐人寻味的故事,还要数写出那温婉悠长,传送千古《洛神赋》的一代诗圣——陈王曹植与甄氏、曹丕三人间斩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纠葛。

曹植与曹丕同父同母,在<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卞">卞</personname>夫人所生的五兄弟中排行老三,出生于初平三年(公元192年),比曹丕还小着5岁。按说曹丕这脑袋瓜子就够聪明了,要是测测IQ,少说也能过150。但这曹植却更与众不同,聪明特异,十岁左右就能通晓《过秦论》这样艰深难懂的文章,背诵《九歌》、《离骚》等长篇且艰涩的诗文,而且出口为文,下笔成章,哪怕你让他写十几万字的长篇大论,他也能一挥而就。 据说当他老爹曹操第一次看见他的文章时,曾经很不高兴的训斥他说“你小子这是找抢手文章来糊弄我吧?”,而小曹植却一本正经的反驳道“我从小说出的话就是经典,下笔写成的就是好文章,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当面试试看,试问谁配做我的抢手?”。老曹听到这话后也有些生气,心说“怎么着,你连你老子都不服了?我那么高的文才都没说出这话来,就你这屁点大的孩子能做到?”正好当时曹操在邺城建的铜雀台刚刚竣工,于是曹操灵机翼转,就命令曹植为铜雀台做赋一首,其实就是要难为难为这猖狂的孩子。

哪知道曹植年纪轻轻却文采盖世,一挥而就,潇洒无比。等曹操拿过来一看,本来还想乘机数落他几句,可读着读着,顿时就傻眼了,心说话“这哪是人啊,根本就是神仙!幸亏当老子不是凭文章好坏考核,不然他就该成我老子了!”。

其实本来嘛,连后世那么猖狂的谢灵运都认为地球上若是有<chmetcnv w:st="on" unitname="升" sourcevalue="1" hasspace="False" negative="False" numbertype="3" tcsc="1">一升</chmetcnv>(十斗)文才,曹植就得占去八斗,也就是当时全人类80%的文才都让曹植给拿走了,中国几千年封建史中有几个被后代评价成这样的?他不牛叉谁又能牛叉的起来?

从此曹操对曹植是另眼相待,高度评价曹植为“最可定大事”之人。公元211年,曹操大封有功之臣及同族,但连世子曹丕也只是被封为五官中郎将(郎官级别官员首长,有一定兵权,换算成后世品级约四品,但曹丕此职实际上有副丞相实权),可是没有爵位;而曹植则被直接封为平原侯,曹操对他的宠信可见一斑。

而后曹植便与曹丕一起驻守邺城,更成为后世所谓“邺下文人集团”的核心领导者之一,与曹丕并肩而立,各令风骚。

但也大约就是在这段时期,曹植与比他年长十岁的嫂子甄氏相遇了。

<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甄"><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甄</span></personname>夫人脸庞轮廓圆润如珠,皮肤白皙如玉,两颊更透出淡淡的红晕。睫毛如帘高卷,瞳仁宛若深潭,却明澈无比。柳眉弯弯,嘴似樱桃,秀发随风起舞,美不胜收。而刚刚成年的曹植,又那曾没见过如此美貌的女子?不禁惊叹道:“好一位神仙姐姐!”,从此一生为之痴狂。

其实按时间来说,当时曹睿已经出生(其生于建安十年,也就是公元205年),早已身为人母的甄氏兼之年过30,即使美貌,也应徐娘半老,但竟能让比她小着十岁的曹植为之痴狂到几乎无法自拔,实在也是件怪事。我以为,这大概是老曹家所“萌”的女性多为“御姐”及“人妻”这一范围内的“本能刺激”造成的,不然曹操及曹丕、曹植的审美爱好怎么就能这样相像呢?

可惜“好汉交手位夺位,蠢人交手锤还锤”,曹丕文化修养虽然没有曹植高,地位也被曹植严重的威胁,但毕竟是甄氏的合法老公,曹睿这孩他爹,而且更身为曹植的大哥,还是曹操的世子,不但明的对付不了他,暗的同样很难没法下手。所以无论曹植多么努力,也始终没有办法把大嫂拐带到自己身边来。

但是一来二去,假如在这段时间内甄氏与文采盖世、英俊不凡的曹植发生某种程度感情——甚至于超友谊关系,那也是说不准的。比如后世诗人李商隐就有诗感叹二人的这段历史说“宓妃愁作蓝田馆,用尽陈王八斗才”(宓妃即洛神,此处实则暗指甄氏)。乃至于传说后来曹植夺王位失败,被曹丕软禁的那段时期,甄氏还曾偷偷出宫与曹植私会,却被当时负责监视曹植的“官方特务”灌均所拦阻,含恨而归。李商隐为此做诗曰“宓妃漫结无穷恨,不为君王杀灌均”。

但也就是从这时起,曹丕与曹植,乃至于曹丕与甄氏之间的感情开始出现无可弥补的裂痕,一场腥风血雨即将来临。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