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 三个败家子(13)——孝子?逆子?

由<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于甄">于甄</personname>夫人被赐死的关系,身为嫡长子的曹睿并没有被直接封为太子,而只是受封齐王,并维持这个状况很多年。

直至后来郭女王肯定了自己没有生育能力,生怕曹丕死后自己地位难保,所以怂恿曹丕让她在众皇子中认领“养子”。但挑选了很多“儿子”后,心高气傲的郭女王却没有一个能看得上眼。

而此时,任谁也预料不到的是,唯独一个她最不可能会选的王子,却成了她最中意的目标——那就是齐王曹睿。

小曹睿聪明可爱,虽然表面憨厚寡言,但暗地却很会来事,对郭女王知冷知热,侍奉得比亲生儿子还好,丝毫看不出对郭女王有半点怨恨。

而此刻的郭女王,也许是认为曹睿并不知道甄氏死亡的真相,也许是出于内心深处淡淡的负罪感,更可能是想要霸占甄氏生前所有一切的妒嫉心作怪,竟然真的将曹睿收为养子,甚至视如己出。

等曹丕不行了,或者是曹丕临死前感到自己对不起原配老婆<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甄">甄</personname>夫人,也可<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能是郭">能是郭</personname>夫人这后妈帮懂事的“养子”拼命吹风及曹睿自己表现良好的结果;曹丕思量再三,在临死前还是选择了曹睿来继承自己皇位。

就这样,这个死了亲妈的苦孩子曹睿,“幸运的”成了杀母仇人的儿子,日后更借此为契机登基成皇。

而曹睿同志正式登基以后,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封赏群臣并大赦天下;更把自己的奶奶,皇太<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后卞">后卞</personname>夫人提一级升格为太皇太后;而将“领养”自己多年的“好后妈”郭女王升格成皇太后——但看过前文的同志们也都知道,刘禅同志同样这样做过。

此刻就曹睿的表现而言,他不愧是个“孝顺儿子”,对待<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郭">郭</personname>夫人就与刘禅对待蜀汉吴皇后及其亲族大同小异,在即位之初就先把他“后妈”郭皇后的亲戚给封了个遍——“诏封表安阳亭侯,又进爵乡侯,增邑并前五百户,迁中垒将军。以表子详为骑都尉”,“追谥太后父永为安阳乡敬侯,母董为<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都乡">都乡</personname>君。迁表昭德将军,加金紫,位特进,表第二子训为骑都尉”,恩宠之隆,恩宠之重,可谓极矣。

甚至于到后来郭女王她老娘翘辫子了,曹睿甚至要给“她后妈的妈”盖祠堂祭祀“孟武母卒,欲厚葬,起祠堂”——这可是只有大功之臣或者皇族长辈才有的待遇,以至弄得郭女王自己都不好意思的对曹睿说“儿子啊!你闹得这也太奢华了,这么大动静就不怕让那些偷坟掘墓的给惦记上?我看照首阳陵(曹丕的陵墓)那档次弄就挺好”。

这段时间可以称得上曹睿与郭女王及其家族最“和谐”,最“母慈子孝”的时光;我以为如果曹睿当时就死,那么后世的所谓“二十四孝”会预留给他一个位置才对。

但遗憾的是,幸福时光与不幸时光相比,幸福永远是短暂的。

没过几年,我们顺风顺水的郭女王就去见了魏文帝曹丕,而其家族的兴盛也戛然而止。

我们来看看《三国志·魏书·后妃传》中关于郭女王最后的记载——“青龙三年春,后崩于许昌,以终制营陵,三月庚寅,葬首阳陵西”,即是说“青龙三年(公元235年)春天,郭皇后死在许昌,”;郭女王的下场,让大家想起谁没有?

是的,居然与蜀汉那位传说中的吴皇后及其兄吴懿一样,忽然置于万般殊荣笼罩下,而又忽然以区区一个“崩”字结束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些呢?答案很简单——她是后妈,而再好的后妈,也不可能比你亲妈更亲——更何况这个后妈还是你的杀母仇人。

裴松之注引《汉晋春秋》中记载“初,甄后之诛,由郭后之宠,及殡,命被发覆面,以糠塞口,遂立郭后,使养明帝。帝知之,心常怀念,数泣问甄后死状。郭后曰‘先帝自杀,何以责问我?且汝为人子,可追仇死父,为前母枉杀后母邪?’明帝怒,遂逼杀之,敕殡者使如甄后故事。”

此文是说“郭皇后因为有曹丕的宠信,所以阴谋害死了甄皇后,但是还不依不饶。等到甄皇后下葬那天,她让人将甄皇后的尸体以发覆其面,以糠塞其口来,以此侮辱尸体。等到她被正式册封为皇后,将甄皇后的儿子曹睿也领养为自己的。后来曹睿登基,意外获知事情真相,但又不敢相信会是这样,所以哭着问郭皇后到底他母亲是怎么死的。没想到<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郭">郭</personname>夫人却说‘你亲妈是你亲老子杀的,我管的着吗?况且你是你老子的儿子,查出真相又怎么样?你能因为你那死鬼老妈而仇恨你那死鬼老爸?能因为前一个妈把后妈平白死杀?’。听到这里魏文帝曹睿愤怒了,满怀仇恨的他逼迫郭皇后自杀,而对她尸体的处置方式就和她对自己母亲<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甄">甄</personname>夫人的处理一样”

而同样是裴松之注引的《魏略》中说“明帝既嗣立,追痛甄后之薨,故太后以忧暴崩。甄后临没,以帝属<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李">李</personname>夫人。及太后崩,夫人乃说甄后见谮之祸,不获大敛,被发覆面,帝哀恨流涕,命殡葬太后,皆如甄后故事。”

这两种说法对<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郭">郭</personname>夫人的死因各执一辞。前者说是“遂逼杀之”,也就是曹睿听说是<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郭">郭</personname>夫人害死自己母亲,就逼死了她;后者是说“及太后崩,夫人乃说甄后见谮之祸”,是说曹睿直到<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郭">郭</personname>夫人死才知道是郭皇后阴谋害死自己的母亲。但两者对“如甄后故事”的记载却惊人的一致,所以无论郭后究竟是死于自然或曹睿杀死,想必她的身后世都同样是凄惨无比的。

其实自古以来,宫廷中互相攻击倾轧之事所在多有;帝王后妃出身不同,背景各异,利益关系更是背道而驰,想让她们和平共处,才真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比如<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甄">甄</personname>夫人本是俘虏,而<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郭">郭</personname>夫人不过候府奴婢,两人同为“苦出身”,按说多少应存些“阶级感情”;却只因沦为了当权者的玩物,便引得身败名裂,双双落得凄惨结局,也实在令人扼腕。说到底,掌握她们命运的始终不是她们自己,而是那看不见的权力与欲望之手。

也是自从郭皇后死后,可能是有感于郭后对自己曾经的养育之恩,也可能曹睿认为郭后可能确实是被冤杀的成分居多,所以有较长一段时间曹睿可能还是思念郭皇后的;但每当想到自己生母的悲惨命运,这种想念又会转化为无止境的仇恨;再加上当时诸葛亮已死,魏国的心头大患已除,曹睿有更多的时间处理个人事务,有更多的时间反思自己,反思整个人生;但这些,却都最终令曹睿迷失在感情与道义的漩涡中,无法自拔。

从此以后,那个“秦始皇、汉孝武之俦,才具微不及耳”的曹睿不在了;那个深知“狱者,天下之性命也”的道理,精通律法的曹睿不在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自私自利,贪图享乐,甚至于渴求长生不老的腐朽帝王。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