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 三个败家子(15)—— 总被死后累

到了曹睿统治后期,不知是由于类似末代皇帝溥仪那种生理原因,或 者是因为老婆太多忙不过来,他始终没能为老曹家创造出第四代继承人。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却与老爸曹丕一样,不希望同族的“外人”继承皇位,而是要让自 己的“后代”承嗣——于是年仅八岁的齐王曹芳,异常幸运的成了曹睿养子兼皇位继承者。

史书记载,这曹芳本来是曹彰的儿子任城王曹楷的后代,自幼被曹睿收养于内宫,所以当时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出身来历。

曹叡所以不把皇位传给众多年富力强的兄弟,却传给抱养之子; 恐怕还是虚名、私心在作怪: 古时,从天子到庶民都要祭祖。天子、诸侯祭祀祖先于宗庙,宗庙亦称太庙、祖庙。由于宗庙是国家的象征,所以其中各项内容皆有严格规定--按照周礼,天子七 庙,也就是天子只敬七代祖先--有庙号的,世代保留着; 没有庙号的,到了一定期限就“亲尽宜毁”,即不再保留其之牌位,仅把他的神主依附于别的庙中。

是时帝王驾崩之后,并不象后世的帝王既有谥号、又有庙号,而是对于追加帝王庙号一事极为慎重; 大汉王朝四百年二十四帝,只有刘邦(太祖)、刘恒(太宗)、刘彻(世宗)、刘询(中宗)、刘秀(世祖)、刘庄(显宗)、刘炟(肃宗)这七个皇帝有“庙 号”,虽然东汉朝还有数个皇帝曾经有过,不过这些庙号后来都因超过数目在献帝时都被取消了。

“少机警,有权数,而任侠放荡,不治行业”的曹操一向不重虚名--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当孙权向曹操上表称臣、并怂恿曹操自立为帝时。曹操却言: “此儿欲踞吾著炉炭上邪!”

与祖父曹操不同,曹叡受其父曹丕影响太重,沾染上了他的公子哥作风,对于名声言语则一贯看得极重——梦寐以求自己百年之后牌位能够摆入宗庙 里享受后世香火,甚至迫不及待地上演了中国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独一无二的一幕闹剧: 在自己活着的时候就给自己定好了庙号--魏国的奠基者曹操为太祖武皇帝、开国皇帝曹丕为世祖文皇帝、于是自己就命名为烈祖明皇帝,还进一步规定“三祖之 庙、万世不毁。”

即使如此,曹叡仍不放心: 为了避免由于没有直系继承人而让旁系上位,可能导致自己的牌位不保、最终出庙,以防万一之下、反复考虑, 还是决定收养继承人为妥; 正是由于曹叡这种不可救药的“入庙情结”,让魏国步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

而曹睿死时,继位为皇帝的曹芳,年仅八岁。

当时天下三分,民无共主,而战乱不息。试问一个在现代刚刚上小学2,3年级的孩子,又怎么可能应付如此复杂变化的政治局面呢?

当然曹睿也不是傻子,他恐怕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所以他选拔了几个后世所谓的“顾命大臣”,来帮助自己“骨肉”治理天下。

考虑到当时的政治形势,其实在选择“顾命大臣”之际,曹叡本也准备重用亲戚,“使亲人广据权势”,而且在他病重时,也确实曾找到过与他一起 长大的曹操幼子燕王曹宇,想要册封其“为大将军,嘱以后事”;并让曹宇与夏侯献、曹爽、曹肇等亲族共同辅政;以此来保护自己继承者不会被外族篡夺权位。

但是,这时有两个人起了非常不好的作用,彻底抹杀了曹魏最后一丝希望,那就是久典机密的刘放和孙资。

这二人平日就与燕王曹宇不睦,而又以外姓身居高位,当听说皇帝打算全部起用亲族时,立刻引起两人强烈反感。

听到消息后,他们飞似的跑去约见当时位高权重的三朝元老司马懿商议对策,经过一番讨论,阴谋诞生了。这批人先以曹丕遗诏中同姓诸侯藩王不得辅政的理由作挡箭牌,随即制造了毁谤燕王宇等的谣言,大肆鼓吹曹宇等人有心谋反,控制了社会舆论导向。

而这时的曹叡,恐怕是由于天天“喝露水”的关系,头脑很不清醒(汞中毒|||),而曹丕过去排斥亲兄弟的流毒,也伴随着层出不穷的谣言,开始在曹睿脑海中发作了。

因此他在最后的最后,听取了刘放、孙资的“宝贵意见”,而罢免燕王曹宇等官职。此时刘放、孙资便接着推荐司马懿与老曹家的“凡品庸人”曹爽 共同辅政,已然半死不活的曹叡也表示同意;至此,以凡品庸人的曹爽而与“情深阻”、“多权变”的大奸臣司马懿并肩而事,权臣司马懿+废物曹爽的恐怖“顾命 大臣”组合就这样诞生了。

所以晋臣陈寿后来评价道“古者以天下为公,唯贤是与。后代世位,立子以適;若適嗣不继,则宜取旁亲明德,若汉之文、宣者,斯不易之常准也。明帝既不能然,情系私爱,抚养婴孩,传以大器,讬付不专,必参枝族,终于曹爽诛夷,齐王替位”。

春秋笔法,矛头直指司马懿。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