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 三个败家子(19)——史上最牛太守孙坚

中国的面子问题,是一种很奇特的文化现象,可以说举凡中国人就没有不好面子的。尤其对中国男性来说,不好面子的那部分人你干脆可以将他排斥到男性同胞之外。

所谓“饿死事小,面子事大”,饿不饿死只是个生存问题,活也好,死也罢,关系的无非是你自己,终归是件小事;但面子问题可不得了,上牵扯你祖宗父母十八代,下涉及你亲戚儿女耷拉孙,就是你不要面子了,这许多人能容得下你不要面子?

可以说中国男人能够不要爱情,不要钞票,甚至于不要命,但唯独不能不要面子。以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几乎相信男人就是为面子而活的。

男人的面子如此之重要,不给可不行,否则轻者处处树敌,重者更是要闹出人命的。

我的天啊!有没有你说的这么邪乎?不给面子不行?好,那就给呗。

有见地,够爽快!

但是——给不给男人面子,只是个态度问题。态度端正了,马上就面临另一项技术问题——面子是个啥?谁能告诉我,面子到底是个啥?  

我曾试图给一名老外解释中国人所谓的丢脸,“No face,没有面子……”滔滔不绝到口干舌燥,他却始终如一地瞪着无辜的蓝眼睛发呆。不知道大家怎么解释,反正我放弃了,因为实在说不清。

什么是面子,尤其是中国男人的面子问题,基本就相当于茫茫黑夜漫游,却偏要让你沿着河边走路,很难保证那脚就滑了下去,触犯对方“面子”自己还浑然不知,却闹得你死无葬身之地。

比如孙坚,就可谓是三国年间好面子男人中的代表,小心眼者的翘楚,我们现在就来看看他是如何对待那些不给他“面子”的“仇人”吧。

公元189年,汉灵帝驾崩,张让等宦官作乱诛杀大将军何进,董卓趁机率西凉兵进京勤王,借助兵力优势成功掌握了中央政权,开始了他的专政统治。

是时董卓废少帝,立献帝,随意任免乃至杀戮大臣,在京城横行跋扈,恣意妄为,严重威胁了其他门阀派系的政治利益。

各地驻军不甘受至于卓,公元190年7月,曹操矫诏讨伐董卓,讨董联盟成立。渤海太守袁绍任盟主,合计十八路军阀在盟主袁绍的主持下起兵共讨董贼,史称“十八路诸侯讨董卓”。

而此时已贵为长沙太守、乌程侯的孙坚,本就因为利益冲突而与董卓不睦,加之受到其依附的袁术势力邀请,便欣然响应,出兵讨贼。

然而孙坚此次出兵,却不再如以往行军那样雷厉风行,而是绕了一个大圈子。他的第一站,并不是去鲁阳与老大袁术会合,而是首先赶往荆州首府襄阳——“报仇”去了。

至于此刻的荆州,还不是后来刘表刘景升的地盘,而是归时任荆州刺史的王叡所管辖。

王叡,字通耀,徐州琅琊郡临沂人,世代公卿,家门显赫。

早先孙坚初踏仕途,他就曾率领孙坚镇压过零陵、桂阳地区的农民起义,也曾对孙坚升迁县丞多有关照,后来孙坚出任长沙太守,他更成为孙坚的顶 头上司。照常理说,孙坚与他没有即便没有“战友般牢不可破的友谊”,但上下级间交情多少也会有些,至少没撕破过脸皮,不应该到要打要杀的份上。

遗憾的是,友谊这东西,要双方都承认才算,而孙坚本人似乎并不打算认可这份交情。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此时的刺史王睿,本已决定参加讨董卓联盟,并准备停当,可以立即出兵了。可惜武陵太守曹寅与他关系很差,而曹寅此人一贯行事低劣,多有“贪 污和浪费”举措发生,难保王睿一走,他就来个“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甚至弃明投暗降了董卓;所以王睿曾对手下扬言要先杀曹寅,再出兵讨贼。

谁料天地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曹寅到底收到了王睿要杀他的风声,他害怕了;可害怕归害怕,却并不代表一定要坐以待毙,相反曹寅却积极的很,来个先下手为强,派遣手下伪造光禄大夫温毅的檄文,交给当时有重兵的“江东猛虎”孙坚,檄文历数王睿“罪大恶极”,命令孙坚干掉他。

按说无缘无故一纸檄文,你孙坚不先打听清楚再说?不,这孙坚也真是“大汉忠臣”,完全不顾念与王睿间的上下级感情,收到檄文后问都不多问半句,马上尽拔长沙兵马,十万火急的“奉旨”去收拾王睿。

而此时的王睿,却还傻呵呵的等着兴兵讨贼呢。听说孙坚人马到了,兴许还以为是增援自己的,便登上城楼询问对方来意。

孙坚自己也不露面,只让手下回答“我们正要出兵作战,但没有足够的粮饷供应,希望刺史大人能够资助我们”。

王睿为人一贯豪爽仗义,见到手下的队伍有难处,还求到自己这里,便说“我堂堂刺史怎么会吝啬钱粮呢?”。

于是亲自打开政府仓库,让孙坚手下进城自己挑选,还告诉他们爱拿什么就拿什么。由此可见王睿多少还是想着孙坚的,不然以他荆州刺史的权势、兵力,断然不会任由别人予取予求。

可等到士兵进城,王睿满心欢喜地迎上来慰问时,却突然发现刚才从没露面的孙坚,却不知何时蹦出来了。

感到奇怪的王睿,有些惊异的问孙坚道“刚才你手下的士兵来恳求物资援助,不见你人影。怎么现在孙大人你却突然来了?”。

孙坚摆出官威,绷起面孔,冷冰冰的回答“朝廷有人下令让我杀你”。

王睿赶忙惊问“我犯了什么罪?!”。

孙坚忽然阴阳怪气的冷笑起来,半晌方止,继而缓缓说道“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于是拔古锭刀逼迫王睿自尽,王睿即使想要反抗,他一个文弱书生又如何逃脱孙坚之手?眼看没有活路,就吞金自杀了。

这段历史出自《三国志.吴书.孙破虏讨逆传》中附引吴录的记载,原文中孙坚告诉王睿的罪名是“坐无所知”,也就是“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罪”,便将堂堂的省长级官员杀掉了。“坐无所知”啊,好一条罪,后世仿佛只有秦桧那“莫须有”,才配与这“坐无所知”相得益彰。

我们都知道,孙坚是出了名的性如烈火,“江东猛虎”可不是气吹的,谁招惹上他,那真跟惹上阎王没什么不同。

但这不开眼的王睿究竟怎么得罪了孙坚,令得孙坚非要杀他而后快呢?我们找遍《三国志》,也只能找到这样一句话“荆州刺史王叡素遇坚无礼”。

“遇坚无礼”?天啊,有没搞错?孙坚再大不过是个乌程侯、长沙太守,说到头是个市委书记兼人大代表。而王睿再小也是荆州刺史,统辖荆襄九 郡,手下兵马以十万计,最次也是个省委书记兼荆州军区司令。他就是把孙坚贬去扫马路,都没有超过其职权范围,更不用提“无礼”二字。莫非三国时习惯上级要 给下级“行礼”?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三国志》注引吴录则较为清楚,当中记载“叡先与坚共击零、桂贼,以坚武官,言颇轻之”,

原来如此,是这王睿“轻看”过孙坚。可究竟是怎么轻看的呢?我想就当时孙坚背景而言,至多也不过因为孙坚父亲孙钟是位瓜农,所以王睿可能言语间轻蔑过他及孙坚出身,甚至于以此在言辞上侮辱过孙坚。

想想确实气人,估计大家也很痛恨这种看不起人的人,“莫欺少年穷”嘛。但是,看不起你就要死吗?孙坚一个新人刚参加工作不久,凭什么要上级 欣赏?他又有多少功绩让上级非赏识不可?而这王睿身为荆州刺史,难免有些官架子,言辞不周的地方,但他也不过就是说说,并没有真把孙坚怎么样。日后你孙坚 飞黄腾达,也说回他便是,最多把他罢官免职,再狠点把他投监下狱,找囚犯了他,也就算报复到头,至于要他命吗?

不然问问在座诸位,你们中有多少人从没受过上级的不公正待遇,如果人人都要向孙坚这样报仇,你们的老板还有几个能活的?或者说,如果你们成为老板,而手下个个向孙坚这样一句话不对付就非杀你们不可,你们还有几个能活的?

其实说到底,就算王睿千个不是万个不该,他毕竟也是荆州刺史和讨伐董卓的同盟军,在讨伐董卓前为几年前一句话而杀害自己盟友,无论如何都是孙坚不对。

但也正因为王睿之死,才便宜了刘表入主荆州,造成孙坚惨死,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而孙坚杀了王睿还不算完,继续领兵北上,来到南阳城下。由于南阳太守张咨不光是讨伐董卓的一份子,而且与孙坚同样依附于袁术势力,所以张咨即使知道孙坚把自己顶头上级王睿干掉,也并不紧张,而是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一切照常。他却怎么知道,自己已然无端惹出杀身大祸。

原来孙坚来到南阳后,就以缺少兵粮为名,向张咨请求援助。而张咨手下谋士纲纪却阻止他说“孙坚的统治区长沙就在附近,他每月还有二千石的高 额薪俸,最近襄阳城又被他洗劫一空,他根本就不缺粮食,不应该再给他调发”,张咨想想也是这样,心说孙坚你自己那么多粮草,又把你上司王睿杀掉抢来不少, 怎么还向我伸手?就真是铁公鸡,这时候你也该拔一毛吧?所以拒绝了孙坚请求。

其实大家同为太守级别,给你粮食是人情,不给你粮食是本分,你没粮食,别人凭什么就非给你不可?

若换成别人遇上这事,估计不是就此率军离开,也不过找到张咨与他吵上一架,再不济就是看见老大袁术后告这小子个刁状,让上级整治整治他。

可这孙坚也真有邪乎的,面对自己战友还真讲“阶级感情”,不但表面毫不生气,反而大摆筵席的要请张咨来参加宴会;只闹得张咨自己都不好意思,甚至于准备明天就答应孙坚的部分请求,先拨几千石粮食给他。

没料想“酒无好酒,宴无好宴”,等到张咨赴宴酒正喝到兴头上,孙坚手下的主薄(第一机要秘书)却突然闯了进来。

孙坚主簿说道“我们部队到南阳以后,南阳政府既不修道路让大军通过,也不给我们准备军需物质,我想把南阳政府的主薄抓起来问问,看这缺德事究竟是谁干的”。

这下可把张咨给惊了,心说话“谁干的?南阳这地界除了我谁有这些权力?怎么着,莫非孙坚这厮连我都要收拾?!”

于是他赶紧起身和孙坚说有急事要走,可刚想起身,却看见明晃晃、冷飕飕一柄钢刀架在自己颈上,再看四周,密密麻麻全是孙坚手下,已然跑不了了。

僵持中时光飞转,不久后孙坚的主簿再次进来,说道“南阳太守张咨阴谋滞留我们起义部队,使得部队无法战斗,让乱贼逍遥法外,应该视为董卓同党。我请求孙将军将张咨军法从事”。

“杀!”孙坚眯缝着眼,醉态朦胧的说道。

一句话,便将堂堂南阳太守张咨拖出去杀了。

GOD!这哪里是太守出兵,不知道还以为是皇帝出巡,朝廷大员说杀就杀,即使放到今天,这孙坚都可称上“史上最牛市长”。

见过好面子的,可谁见过孙坚这么好面子的?一句话得罪他就死,一件事办得不顺他心也得死,单凭这一点,他更可说是“小心眼之王”,所有小心眼的人速速跪倒在孙坚大王面前吧。

短短数日之间,孙坚还没有见董卓一兵半卒,便先后杀了自己盟军一位省委书记,一位市委书记;这两位大汉朝高级干部,竟都让他小小一个长沙太守给办了,整个荆州顿时炸开了锅。

从此后,再没有人敢得罪孙坚,甚至于个个都拿他当祖宗般供奉,此后举凡看见孙坚的地方官员,不用孙坚说话,便恨不得将自己大小老婆外带亲妈都一并给了他去,生怕一不留神薄了孙坚面子,惹来杀身大祸。

于是孙坚的匪军……不,义军便一路走,一路拿,一路杀到了鲁阳去,奔向灭亡前的最后辉煌。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