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 三个败家子(20)——强极必辱

孙坚方到鲁阳十里开发,却早见袁术率队迎接。

要说袁术一族,四世三公,家门鼎盛,古往今来像袁家这样的望族简直凤毛麟角。

左思《咏史》道“金张籍旧业,七世珥汉貂”,汉书中赞叹金日禅家族“七世内侍,何其盛也”,而金家也不过七代人都任侍中之职(皇帝私人顾 问,唐朝时为正二品官)。可是袁术家却连续四代出过大司马、司徒、司空这样正一品官职,且“门多故吏”,当时汉朝有70%以上的官员都或多或少与袁家有所 交往。加上袁术又是袁家嫡子,甚至连他那二奶生的大哥袁绍他都看不上眼,更不要说其他人,袁术可谓狂的没边。

但这次袁术竟然主动出迎孙坚,真可说是件骇人听闻的奇事,如果谁评选个“大汉朝七大不可思议事件”,我想肯定也能名列前茅。

其实追究内在原因,无外有二:

1、孙坚这一路刺史、太守的可都杀了。袁术要不机灵点,他就能保证孙坚不动他?好嘛,上级同级全不吝,看不顺眼就杀,你还打不过他。别说袁术怕,就给您这么个手下,您说您怕不怕?

2、那就是张咨的地盘南阳,袁术早就惦记上了。但碍于张咨依附自己,不好明抢手下地盘,这次孙坚杀了张咨,袁术却正好能名正言顺的主承仆业,占据南阳。因此他对孙坚可能也怀有某种下意识的感激之情。

袁术见孙坚到来,立时眉飞色舞的迎了过来,不但不怪罪他杀了王睿、张咨,还对他问寒问暖,左一句吃了吗,右一句晚上的节目我帮你安排好了, 甚至于告诉孙坚已表奏他为破虏将军、并领豫州刺史(此地盘是别人的)。让农民出身的孙坚将军这叫一个感动,当时就表态“要坚定不渝地团结在以袁术老大为核 心的袁氏集团周围”。

寒暄过后,孙坚开始在鲁阳整顿兵马,几天休养,大军继续北上。

第一站是豫州的颍川,孙坚刚到便受到亲袁派太守李旻的积极响应,不但给兵给粮,李太守本人还亲自加盟了孙坚军。他们西进河南,轻易占领梁城(今临汝一带)。

可惜好景不长,不久董卓大将徐荣、李蒙大军迎击而来,轻敌冒进的孙坚军大败,孙坚本人仅保全数十骑而还,李旻太守则被活捉烹死。

初战虽败,但孙坚信心不减,由于有袁家作后台,孙坚获得了当地豪族的强烈支持,很快又组织起一批部队,在梁县与董卓军展开会战。

就实力分析,这次董卓军的统帅是胡轸、副帅是吕布,军力显然比上次梁县会战要强,孙坚手里的不过是些败军和新兵,军力与上次比还要弱,按常理孙坚必败无疑。

然而出乎孙坚预料,战场上胡、吕二人严重不和(吕布不服胡轸指挥),造成董卓军指挥系统混乱,孙坚乘此在第二次梁县会战大获全胜,更手刃董卓爱将叶雄(就是三国演义中的华雄)。

也正在孙坚想要乘胜追击之时,却不知道是谁给袁术出了个馊主意,让一直负责孙坚粮草供给的大后方出了问题;原来袁术害怕孙坚功高震主,居然自己断了孙坚补给。“军马未动,粮草先行”,没粮食可怎么打仗,孙坚只得亲自回鲁阳向袁术讨粮。

奇异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孙坚回去后只一句“所以出身不顾,上为国家讨贼,下慰将军家门之私雠。坚与卓非有骨肉之怨也,而将军受谮润之言,还相嫌疑!”,袁术便老老实实的恢复了正常粮食补给,食品源源不绝运往前线。

袁术真是被孙坚感动了吗?后来据知情者回忆,当时孙坚是咬牙切齿握着古锭刀对袁术讲话。

有了后勤保障,孙坚继续北上。

这时,董卓也有点顶不住了,于是老董向孙坚求和,孙坚眼看大功将成,兼之自己与董卓不对付(孙坚第一次见董卓就打过他的小报告),当然不会同意。

他马不停蹄,连破董卓数十道封锁线,一举攻克洛阳的“南大门”大谷关。这时,董卓亲自出马,和孙坚在洛阳郊外展开会战。结果孙坚神威莫敌,董卓军没有半个时辰己被击溃,万般无奈下董卓火烧洛阳而去。

孙坚领兵再进,轻松击败洛阳守将吕布,率军进入洛阳城。

进军洛阳城后,孙坚一边安抚百姓,一边以修复帝陵为名义广积财物,就在此时,传说中的传国玉玺也落进他的口袋。

但江东猛虎还不算完,紧接着西出函谷关,准备向董卓的新据点长安进攻。

吓得一贯狂妄自大的董卓,此刻也不得不对他的秘书长刘艾说,“关东诸将数败矣,无能为也。唯孙坚小戇,诸将宜慎之。”

孙坚一路斩叶(华)雄、败吕布、破董卓、复洛阳(得玉玺),声威鼎盛,于是扬名九霄,威震华夏。

正当孙坚踌躇满怀,准备兵进渑池,一举攻克长安建万世不拔之伟业时,新的危机却悄然而至。

初平二年仲夏,袁术从鲁阳发来急信。

原来,十八路诸侯盟主袁绍趁着孙坚远行,派会稽人周喁担任豫州刺史,准备将豫州也纳入袁绍势力范围。

这下孙坚可不干了,心说话“袁绍你丫想死吧?我就是豫州刺史,你再派一个去,那老子我干什么?”

气的孙坚这叫一个激动,甚至于流泪鼻涕的感慨:“同举义兵,将救社稷。逆贼垂破而各若此,吾当谁与戮力乎!”,意思是“说好一块打董卓分地盘,可现在老子一人拼死拼活的在前面打仗,你们居然要在后面分我的地盘了,我他妈打仗到底为了谁啊!”

于是孙坚星夜退兵,将作战目标由关中军转移到关东军阀大混战中去,率部强攻周喁。

这周喁泛泛之辈,手下更不过区区两千余人马,又岂能是孙坚对手?不出数日,他已然兵败隐匿,后被许贡(就是害孙策那个许贡)所杀。

从此孙坚大军进驻豫州,进一步巩固政权。

但好景不长,由于孙坚杀死了荆州刺史王睿,使得荆州本土士族刘表乘虚而入,占领了荆襄九郡,与占据南阳的袁术互相攻占。

于是初平三年,忍无可忍的袁术下令孙坚征讨荆州,而孙坚也正对占领原先自己地盘的刘表强烈不满,两人一拍即合,孙坚率军转战荆北。

刘表派出大将黄祖阻击孙坚,但孙坚何等样人,岂是黄祖能够匹敌?不出一年,孙坚已率军击溃樊、邓一带的黄祖部队,渡过汉水,兵锋直抵襄阳。应该说此时孙坚已胜利在望。如果孙坚不日攻克襄阳,继而铲除刘表、平定全荆州,那么历史也许将会完全变样。

可惜天意弄人,一次非常意外的事件发生了。

已然稳操胜卷的孙坚,居然在此时于襄阳城外“单马行岘山”欣赏风景,可能他想要看看这块即将属于自己的土地,甚至于开始盘算要怎么“报答”袁术这老大了。

却不知谁一枝冷箭,彻底改变了命运的轨迹。

一箭、只是一箭,就威力而言平淡无奇,再寻常不过的一箭。远达不到“伤心小箭”那种神鬼怕见的威力;再者即使就是“伤心小箭”,到底还有“惊艳一枪”可破,毕竟不是天下无敌。

但就是这再平凡不过的一箭,却彻底断送了天下无敌的大将孙坚,不偏不倚,穿颅而过,一箭毙命。

孙坚根本不知道是谁放的暗箭,历史上更无从记载此箭出自谁手。只知道那天巨星陨落,孙坚丧命。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孙坚的死,固然有其偶然因素存在,但孙坚平生锋芒太露,轻身无备,每临战阵则自冒火石,身为士先。虽然部队的士气会因此而大受鼓舞,但主将性命长此以往要想保全,恐怕也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俗语云“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穿得再刁,一砖撂倒”。

就我看来,孙坚更像个江湖侠客,他的举措作风也贴近于枭雄,而不是所谓英雄。至少在中国人眼里,举凡有过“欺难霸女、以强凌弱、滥杀无辜”种种评价的人,是很难被称为英雄的。

孙坚的死,不但是袁术势力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同时也使荆扬地区的统一推迟了将近30年,更催生了孙家新一代少年英雄——小霸王孙策。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