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硕员工长篇记实:天堂向左,华硕往右

华硕员工长篇记实:天堂向左,华硕往右
要离开ASUS的同仁依照惯例都会留下些支言片语,这也是华硕独特的企业文化. 我也在想是否依照惯例留下点什么,让后人能够探索前辈们的历史,又怕影响还在ASUS工作的同仁们的心情,但毕竟在这里工作了17个月之久,不留下点什么,总觉得有些遗憾。下面的文章送给我在ASUS认识的朋友们,并纪念我在华硕的第一份工作。 第一章 实习报到 2003年华硕从武汉又招募的一群大学实习生到其苏州的生产基地报到了,在招聘会上被华硕招募的美女所吸引,梦想着华硕苏州工厂里面应该遍地都是美女,然后又联想到西施也是苏州的,于是推理出苏州起码也是个美女遍地的园林城市了,于是毫不犹豫的就签了卖身契,可惜当时不知道历史是不会重演的,不然打死我也不会推出如此荒谬的结论。 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出了苏州站后才明白历史是不会重演的,西施是没有了,但东施还是满街跑的,心里面也只有安慰自己华硕工厂的美女应该会多一些,到了工厂后才知道原来那些美女大多都是人事的,也有其它厂的助理,华硕贫瘠的土壤是生长不出美女的,但恶劣的环境却很适合一些长得很有创意的恐龙生存。 明白被华硕的“虚假广告”给骗了,虽然很失望,但想到来华硕是工作第一,大丈夫应以事业为重,也只有接受来到侏罗纪公园这个KB的现实了,也入乡随俗的降低了心中苏州美女的标准,心里面更是不断的安慰自己,丑女和美女是没有区别的,前者是恐龙,后者是进化后的恐龙。 在刚出火车站时大家还是很小心的,小心到连两个健壮的大男生都不由自主的手牵手荡来荡去的怕走丢了,可惜没有数码相机,不然拍下来传到mop上怎么也可以被顶成一篇经典贴了。 报到后就开始分寝室,感觉又像回到大学刚报到的时候了,辛辛苦苦把房间打扫干净了,床铺也铺好了,却发现自己进错了寝室,怎一个郁闷了得。三天的新人训让我们开始接触华硕的企业文化和各项规章制度了, 不知道底细的我们对教育班长充满着敬畏,以为他们都是职务很高的人,分到部门后才知道原来很多教育班长不过是从生产线上抽出来无关紧要的人而已,当时心里面就一个字"KAO"。 第二章 实习时光 新人训终于结束了,我也被助理领到我该去的部门,见到了当初面试我的主管蔡经理。本以为新人到部门后会下基层到车间去实习,结果我们却被经理单独留下来培训,每天给我们讲课。4月后的天气是炎热的,但坐在办公室里面吹空调却很惬意,每天听课,没课就看部门文件,对于这种坐着都有工资拿的实习让我不由得发出还是资本主义好的感慨! 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么幸运的,分到生技部的本科生们每天都被驱使做些拿螺丝,取扳手之类打杂的工作,终于让一个实习生发出悲哀的怒吼:"难道老子大学毕业是来给你们拿螺丝,扳手的?"。对于这种说完后就跑路的大学实习生,我们应该予以最强烈的谴责,因为他那句不负责任的话造成余下的大学实习生们被生技部副理发配到冲制自动化线苦干了1个多月。当然DT的大学实习生们也好不到哪里去,每天都上流水线当作业员,当时大家都以为是在锻炼自己,可惜到最后才知道当时由于SARS泛滥,实在招不到OP,只有拿大学实习生充数了。 对中午那顿工作餐,大家的怨言还是颇多的,很难吃,而且即使你不吃,也不会把那顿饭折现打到你工资卡里面的。当厂长知道我们对中午伙食很不满意后,给我们一个"泪流满面"的故事,说他问一个OP中午的饭好不好吃,那个OP竟然泪流满面说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午饭!!!(KAO! 这故事TMD可能吗? 难道华硕还有去非洲招过OP?)。当时这个故事让在场的大学实习生们惭愧不已,鼻子酸酸的,就差泪流满面了,可后来才知道每个厂的厂长都对刚来的大学实习生说过同样的故事! 第三章 返校答辩 实习的日子是短暂而幸福的,终于要回学校参加论文答辩了。虽然SARS流行,但是还是阻挡不住我回去的步伐,当然我也打着SARS流行回去要被隔离15天的幌子,多请了15天的假。收拾好东西,揣着一个月的实习工资,坐上回武汉的火车,心里怎一个爽字了得。 SARS流行,学校都被封锁了不让出去,呆在学校的日子过得极为糜烂,考上研究生和找到工作的同学无忧无虑,过着猪一样的生活; 没有找到工作的同学每天都要躲开巡逻队出去,顶着炎炎烈日满街乞求工作,过着狗一样的生活,而那些没考上研究生又找不到工作的同学,则是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恢复到"九三学社"的作息时间让我凌晨三点睡觉,早上九点起床。早上九点起来后就联网几局SC活动活动手脚,然后就开始径行CS对决了,玩到中午去食堂打饭,回寝室一边吃一边看碟。下午看完碟就继续修练CS和SC。晚饭是来不及吃的,一般都是CS对决到九点后躲过巡视的人出去吃夜宵,顺便租碟回来,吃饱喝足后已近11点了,然后再躲过巡夜的人进来。进来后又开始看碟,到凌晨1点后,再对决几局CS和SC,熬到3点了,大家也筋疲力尽了,终于可以睡觉了! 学校的日子是快乐的,一个多月就看坏了4个DVD光驱,好在当时各IT公司都在做活动,光驱1个月内包换,不然就我们那样折腾,是光驱都会受不了的。但隔壁寝室的BenQ DVD看烂碟频率远高过我们寝室的ASUS DVD,但他们只换过1次,而我们换过4次,害得我每次看DVD时,就被寝室那个买ASUS光驱的老兄唠叨,说我心太黑,刚到华硕实习竟然就开始昧着良心给ASUS做虚假广告了,让他吃了大亏,而我也只有缩着脑袋小心翼翼的说我TMD也不知道华硕的质量是吹出来的,我也是受害者呀! 第四章 正式上班 早上被喧闹声吵醒了, 到寝室外看到系里面的领导亲自过来赶我们搬出学校,才知道已经到了离校的最后一天了,收拾好计算机,网线,找到扔在角落里的学位证书和毕业证书,拍掉上面的灰尘,扛着行李离开了生活了四年的大学。回到家正准备继续睡觉时才想起离到公司报导的时间只有2天了,慌忙之下立刻打电话订火车票,然后又打点行李,告别刚见过面的父母直奔火车站。 来到公司门口,看到一大群华硕员工拿着苍蝇拍子在拍苍蝇,让我大吃一惊,到部门后才知道谢伟琦副总要求所有的BU都要上缴苍蝇, 而且列入主管的考核中,逼得各BU主管停线抽人出去打苍蝇,然后还要安排人去数打到的苍蝇。一时间苍蝇飞到华硕门口都要绕道走,不少苍蝇都在华硕员工的追杀下,疲于奔命,活活累死。更为夸张的是,此事竟然促使附近村民在华硕门口销售苍蝇,最贵时可以卖到1毛钱一只,比开三轮车赚钱多了! 此类事情我真是前所未闻,看来只有在谢伟琦领导下的华硕才会发生。 第五章 接手装配 本以为来到部门后会继续上课,但实习的幸福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实习时候给你讲课,是为了正式报到时更好的用你。就在自己还不知道自己今后的何去何从时,突然得知楼上装配的组长,分组长,线长纷纷跑路。一时间,课长Alex忙得焦头烂眉,万般无奈下,他起用了刚来上班的我做装配的组长,而我也成为自2002年以来,短短一年半内走马上任的凯硕装配课第7任大组长了。相比其它回公司后还在DT生产线继续当作业员的本科生们,我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了,为此周龙还专门为我取了个日本名字------"牛X轰轰"来纪念我的升迁。 组长听起来是挺响亮的,可惜没有给我加工资,而具体的工作让我逐步认识到组长其本质上也就是个高级OP而已,完全没有必要浪费个本科生扔在那里。当组长的第一天就因为入库的人手不够,结果还要我亲自拉油压车入库,后来生产线上的人手不够了,结果我又被线长借去帮忙锁螺丝,一天下来,我终于明白了组长的工作内涵,就TMD是一救火队员,到处救急。就在开始当组长的那一个星期里,我终于明白了华硕经营理念中第一句话"培育,珍惜,关怀员工,让华硕人尽情地发挥最高潜力。"的真实涵义,那就是"把女的当男的使,把男的当畜生使"。 组长的工作是痛苦的,我坚持了2个月后终于坚持不住了,重压之下,我把这个看似风光的职务交给了由资深分组长升为组长的凤娟同志,并语重心长的告诉她"party就把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了,你一定不要辜负party和人民的希望,把装配搞好"。本以为在我深情的劝导下,凤娟同志会感动得热泪盈眶,然后毫不犹豫接替我做下去,结果不到一个月,她竟然一声不吭地就跑路了! 我还没有体验够在野party的幸福生活,又在Alex的利诱下,含泪重新上台执政了,成为自2002年以来上任的装配第9任大组长了。 可怜的凤娟同志在华硕干了4年了,好不容易升到组长了,工资却只加了10块大洋,发工资前,凤娟还兴奋的说升职了要请大家吃顿饭,我还激动得考虑是去新城花园,还是去吴宫喜来登,可惜工资单拿到手后,只有请喝可乐了,更郁闷的是加的工资还无法满足给6个干部买瓶饮料喝。饱受耻辱的凤娟选择了离职,后来厂长想体现一下他很关怀老员工,在凤娟离职的一个月后还专门打电话到装配问凤娟为什么要离职,我也只有含糊其词的说凤娟大概是年级大了,只有回家结婚去了。 第六章 生管好友 虽然当时我做组长没有多少经验,而读IE出身却在做生管的小马哥更是没有任何生管经验. 两个没有工作经验的大本生碰到一起,自然惺惺相惜,不久就成为好友,但好友归好友,乱安排排程,我也会发飙的。他发出来的生产排程里面竟会同时出现装配调休无生产和装配有生产两种排程,让人不知道是该安排调休还是安排生产,看到这份排程后,让Alex和我都同时抓狂。 当然小马哥在出货的重压下还有过让人更抓狂的安排,人力安排不过来,小马哥就到DT借用DELL的一条生产线人力过来帮忙生产,但是DT的作业员就没有受过相关的正规训练,IE彭为民教育训练时又教错了一个安装动作,而OQC的新人做首件检验时又没有查出来,等我发现这个问题时,已经做出来30台MA3要全部重工,彭为民也只有很郁闷的把那30台MA3拖到角落里自己一个人重工掉了。 更KB的还在后面,EPSON的产品要求很严格,而小马哥竟然敢安排没有任何生产经验的DT OP做EPSON的机种,吓得负责这个机种的OEM工程师Ricky守在装配生产线不敢离开半步,但当Ricky发现锁螺丝站的作业员竟然没有见过电动起子,不知道该如何使用时,立刻吐血倒地,成为自EPSON机种正式生产以来挂掉的又一个4职等的工程师。DT的OP们一天生产了5个栈板,却漏贴了一张Label,结果我还要安排夜班抽出人力全部Sorting重工,让吐血不止的Ricky又继续狂喷血. 虽然小马哥刚开始生管做得不好,但我还是予以理解和支持的,起码他会听从我的安排,让我没有钱用的时候安排周末加班。等到小马哥熟悉作业,做得游刃有余时,他却被调到安排冲制生产了,而他的继任者虽有工作经验,却只会开工单,连库存有无料件都不管,还要制造单位去催物控备料,甚至逊到要我们去问系统组装部明天生产什么机种,然后告诉她,她再来安排装配生产对应的机箱。遇到这种生管我每天也只有吐血了,可惜吐出来的血不能做为无偿献血使用,不然我吐出来的血足够可以让我一辈子都可以无偿用血了. 第七章 Moses风云 在凯硕机壳生产史上不得不提到的机种------Moses开始生产了,这个机种给凯硕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波折和动荡,并直接导致凯硕走了一个副总,二个经理,并有大批高级工程师离职。 Moses的历程极为不顺利,一直delay,等到工程部的经理Bob要开始进行T0试模时,离出货已经没有几天了,于是工程的阿虎领着一帮工程的兄弟开始做T0的东西了。可惜T0的产品竟然会出货! 尺寸跑掉得严重,楼上装配时极为困难,拉钉孔位不准,组装后断差太大,所有的问题都没有办法解决,但是T阶段的量却越来越大,从最初T0的200台到移模厂外生产的最后一次T11的1820台,这些问题都没有解决过。 而QA的课长Miles卡着标准不放,断差在0.3mm以内的就pass,0.31mm的就NG,每次看着QC拿厚薄规量断差,发现超过标准1条就判退,让工程经理Bob,阿虎和我都抓狂不已, 其实这也不能怪QA工程师, 毕竟大学刚毕业, 前任Moses QA胡永泉没有管控好又没有带好她, 使得新来的QA工程师只能服从Miles. 其实在胡永泉就曾经私底下把断差放宽到0.5mm, 甚至0.6mm出货, 也没有客诉回来过. 相反客诉的问题都是USB接口失效, 电源不工作这类功能性Bug, 外观性的断差客户就根本没有在意过. 机壳与面板的断差太大, 只有用锤子将断差敲小. 那时装配的IE彭为民测量的产量是每天800台, 但是由于断差太大, 拉钉孔位不准, 每天加班到晚班来也就只能敲出来200来台. 我要求IE改工时, 彭为民也十分委屈的说异常不能考虑在工时里面, 而刚出道的小马哥硬是严格按照IE的产能做排程, 而且时间卡得很好, 通常是今天做第二天就要出货的东西, 让我有种要跳楼的冲动, 也让Bob每次看到生产排程就抓狂. 实在生产不出来就只有加班, 于是我也在这个时候创造了自己月加班和连续加班的最高纪录, 一个月累计加班200多个小时, 还有连续加班56个小时. 当时在重机场上夜班的李锋伟经常看到我吃半夜餐,总会装作非常惊讶的问我是不是也在上夜班,得到我回答是上白中夜连班时, 他立刻劝我千万不能要钱不要命了. 凌晨2,3点才能下班回寝室,而且人也是日见消瘦,让寝室的人都以为我在华硕有了一份兼职--------午夜牛郎,纷纷向我请教这份兼职的薪水如何? 服务对象的身材相貌如何? 还招不招人? 如何报名? 还嚷着要我发工资的时候请客。让我痛骂他们有异性没人性,要他们好好反省,兄弟们的反省果然够深刻,第二天晚上我下班回来后,就给了我一个药房的地址,说凭华硕的识别证去买可以打九折,没等我说话,兄弟们又嚷看你这么拼命,反正也是命不久矣,不如趁现在还活着,干脆立个遗嘱好让他们瓜分我留在寝室的东西! 第八章 工程阿虎 阿虎是工程部的牛人,作为凯硕工程部的高级工程师,机械出身的阿虎不光机械强,连编写程序都很强,他用VB编写的全尺寸量测系统至今还在凯硕量测中心使用,放眼整个凯硕工程部,就再也没有比他更牛的人物了。 可惜他命不好,大学毕业了好多年,工作经验丰富,但从永业跳槽到华硕的工资却没有一个应届本科生高,遇到负责Moses这个机种。Moses设计本身的尺寸有问题,而RD却不肯承认,加上永业的面板又缩水,结果装配组装就很困难,可怜的阿虎在内外压迫下,只有抓一批刚到工程报导的毕业生去我装配生产线去打铁。但原始的手工打造势必不符合生产力的发展方向,所以Moses在经历十余次生产后终于移模到永业生产了,得到移模的消息后,生管,QA,装配一片欢呼,而工程部的经理Bob却随着Moses的移模,跑路了。 Bob跑路后,虎哥在凯硕工程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被打入冷宫直到合同期满离开华硕,都没有再被重用过,而将虎哥打入冷宫的就是凯硕一个彪乎乎的人物--------Howard。 Howard是凯硕Staff们公认的最阴霾的台湾人,他以前是在DT当经理,当时在DT实习的本科生们就见识过他的厉害,在本科生们刚到DT实习时,他问那些本科生,有谁是为了钱来华硕工作的,凡是举手的本科生们后来都被他用各种手段逼走了。和我一起来华硕的周龙则是被他用更残酷的手段逼走的,周龙从实习到正式报到就一直被发配在生产线做作业员,每天饱受那些OP出身的带线干部们的驱使,看着他们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流逝,比他后来的本科生们都分到DT各部门了,而他还在生产线上当OP,终于,周龙忍不住问Howard有没有他的职务安排,苏声和冷冷的对他说:"小伙子,你很年轻,但我们合不来,这里没你的位置,不愿意做OP,可以走人"。饱受羞辱的周龙只有交离职报告,南下投奔FOXCONN去了,半年时间里就做到了组长,工资也涨到华硕的两倍了。至那时起认识他的大本生就私底下称他为飙驴了. 飙驴要调到凯硕工程部当经理的消息传出来后,7号楼DT的本科生们一片欢呼,甚至还开了2箱啤酒庆祝。而凯硕工程的本科生们则是神情黯然. 飙驴到凯硕工程后果然掀起一阵阵血雨腥风, 他积极响应并残酷的执行施主的金企鹅计划, 收外线密码, 并计算机使用, 一时间工程陷入白色KB中. 眼看情况不妙的工程老竿子吴启干, 魏学良立刻选择跑路. 而林岚跑路时, 飙驴则毫不客气地告诉她:"你走得快, 我找替代你的人更快". 而负责EPSON机种的杨云芳则是收到飙驴的死命令:"给你三个月的时间找工作, 无伦找不找得到工作, 都不要来见我了". 不讨飙驴欢心的虎哥, 在工程当然没有什么好下场, 飙驴三句话决定了虎哥在工程的命运------"你不适合做工程", "以后不要发邮件了", "把你的个人信箱取消掉". 被打入冷宫的虎哥, 每天度日如年, 飙驴更是变本加利到连办公室都不让虎哥坐了, 可怜的虎哥每天只有在冲制现场看生产, 累了就到我装配办公区坐着休息, 和我探讨一下软件开发的心得. 那时候虎哥真是虎落平阳被驴欺. 连他的课长都看不过去了, 劝他调到DT做机构工程, 但虎哥想到合同马上就要到期, 没有答应. 终于, 虎哥熬到了合同期满的那一天, 扬眉吐气的发出了离别邮件, 离开了给他太多痛苦回忆的凯硕工程部, 到另外一家公司做工程课长去了! 第九章 风云 谢老大一直很有雄心壮志, 力图将华硕的管理转变为FOXCONN似的军事化管理. 只是他忽略了一个非常现实的状况, 那就是FOXCONN的管理虽然很严格, 严格到就如同百战不败的军队一样有纪律性, 可那是靠高工资支撑起来的纪律. 在FOXCONN, 对一个STAFF而言, 每年二次的调薪机会对大家而言是透明公正的. 一年18个月的工资对每个STAFF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相比ASUS这边, 大本生的起步价就不到人家的8折, 而且年终奖最高也不过是一个月工资, 华硕起步就输给人家了, 却还大言不惭的说要跟竞争, 不知道华硕的高层有没有想到过, 从华硕离职出去的精英大都去了FOXCONN, 调转枪头开始不遗余力的对付华硕了。 ASUS给员工如此低的工资, 却要求员工给予很大的付出, 又要马儿跑, 又不让马儿吃草, 谁愿意如此呢? 更何况苏州这里已经不再是万恶的旧社会了, 谢伟琦却以为高压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而防盗计划以及施主要求施行的金企鹅计划又让ASUS同仁头上的紧箍咒紧了又紧. 恶劣的工资待遇, 冷酷无人性的管理, 三座大山的压迫让表面平静的ASUS激流暗涌, 的环境已经酝酿成了, 然而没有人性的华硕高层在实施金企鹅计划时竟然想到将午饭的档次下降, 降低夜班津贴, 取消三班制的休息时间, 终于导致了员工的极力反弹! 主管会议的邮件泄漏出来后, 让员工有种被愚弄的感觉, 长久以来压抑在心理面的愤怒终于爆发了, 于是公用邮箱里面拉援的邮件飞来飞去, 虽然各部门的经理纷纷出来安慰人心, 但伙食变差却是不争的事实. 待到一位STAFF的离职邮件----<<再见, 我亲爱的朋友们......>>发出来后, 这种在私底下的动作终于浮上水面了. 而大家也终于开始预备在周六, 还邀请南京零距离的记者来采访, 以抗议ASUS非人的环境. 老实说, 我历来都是唯恐天下不乱之人, 一旦得知有行动, 这种看热闹的事情我当然不会错过, 于是那个周六我一改往常周末加班中午才去刷卡上班吃饭的习惯, 很早就起床刷卡来到公司, 就等待一旦开始, 我离开趁乱下班去石路逛街, 然后再回来刷下班卡. 可惜, 那些第一批提为副课的走狗都在各自岗位上坚守, 控制着情况, 让我没有得到一点有关的讯息, 没有办法去支持, 连声援都做不到, 只好非常郁闷地呆到刷下班卡.不过, 风云的作用是明显的, 那就是谢伟琦被施主调回台湾了, 大家头上的一座压迫大山终于消失了, 于是那些跩得像二五八万的第一批干训的副课也知道要收敛一些了, 也没有以前那么狂妄了, 脱掉了让人看得很反感的干训服, 而谢伟琦一手组建的纠察队也解散了. 疯狗终于不乱咬人了. 走在培训中心的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第十章 首批副课 谢伟琦在大陆时模仿FOXCONN搞了一期干训班,也就是培养一些很听话,而且执行力强到变态的人成为了副课. 可惜第一批刚训练完后, 他就因为事件而被迫调回台湾了,谢伟琦式的干训也被取消掉了。后来挑选干训的干部时,就再没有选那些只有BT的执行力而没有人性的人了。不过那是后话,不提了。 凯硕清洗涂装课与装配课合并成为涂装组立课后, 一位从DT调过来的副课----Judy大人开始正式统治凯硕的涂装组立课了. 对于这位女强人, 凯硕的干部刚开始都还是比较敬佩的, 毕竟能够在这里熬了四,五年还没有自杀, 也没有精神崩溃, 而且竟然还从一个OP熬成了副课确实有过人之处. 当然也有人私下告诉我这种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离开华硕是找不到高工资的工作, 也就只能在华硕工厂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地方混. 当然她心情不好时还可以训训手下的大本生,耍耍威风,又何必要离开呢. Judy大人的到来,却成为凯硕干部的恶梦,也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连制造的经理都被Moses搞得黯然跑路,Judy大人也当然要开始逐步排挤凯硕的干部,安插系统的干部了。只是她的手脚太明显了,一碗水端不平,下面做事情的凯硕干部难免会有怨恨。 一开始就是涂装的二当家郭志辉和Judy大人发生冲突, 起因很简单: 涂装的一个OP休息时间在车间吃东西被Judy大人抓住, 结果要被记过, 而从系统调过来的干部在办公室里面吃东西却没有任何处罚! 郭志辉据理抗争也没有任何结果. 如果仅仅这件事情也就算了, 二当家郭志辉去助理那里领东西,被告之没有,碰了一鼻子灰,但是系统的干部去却马上领到。唉,环境恶劣到连助理都开始见风使舵了. 不久,老板在早会上说过厕所太脏,结果命令到达涂装组立后,Judy大人变成说厕所之所以太脏,是因为干部没有做到督导责任,要求所有的组长管理一个厕所,每天带人打扫,她负责监督。可是厕所分配上,凯硕干部却要看管使用最频繁的厕所,更为悲惨的是我一个大男生竟然分配管女厕所。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咱忍吧! 可是Judy大人似乎好象很喜欢上厕所,经常叫嚣着凯硕干部看管的厕所太脏。万般无奈下,我和胡卫兵只有每天停线带人去扫厕所,停线造成的产量损失只有加班来赶,但是这种加班却没有加班费。一时间,下面的人怨声载道,眼看就要压不住了,我和胡卫兵只有绞尽脑汁想各种方法,如上厕所的人要交识别证,完事后有专人检查,如果没有弄脏厕所, 就还回识别证,不然就扣下来打扫。 可惜, 太浪费人力了, 本来在白色KB统治之下的涂装组立离职人员就如潮水般汹涌, 仅有的人力连开线都保证不了, 哪有办法抽出人看厕所. 当然重压之下必有变通之方法, 我和胡卫兵每到休息时间就站在厕所门口不让人用厕所, 于是OP们只有非常郁闷的从2楼冲到1楼上厕所, 然后再冲回来上线. 仅有的10分钟休息时间都用来跑步上厕所了, 哪有休息时间呀, 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让OP锻炼了身体. 那段时间我和胡卫兵下班时心惊胆寒, 反复易容确保没有人能认出我们后才敢下班, 就怕出了2号门后被一群憋得得尿道炎的蒙面人砍!根据Judy大人极其BT的执行力, 我猜想到我离职那天, 看厕所这个任务都不会取消, 但是二当家郭志辉认为最多1个月, 唯有胡卫兵认为不超过2周. 为此大家还赌了5瓶可乐. 当然姜还是老的辣, 果然不到2周这个BT的命令在楼下冲制干部的一片反对声中取消了, 因为他们每天排队上厕所都快憋到得尿道炎了. 虽然姜还是老的辣, 但脸皮毕竟还是我年轻人的厚. 我不光赖掉了打赌输的可乐, 而且每到周二,周四趁胡卫兵午睡的时候就偷喝他的饮料. 结果胡卫兵午睡起来后想喝饮料却总发现饮料总是不翼而飞, 满办公室都找不到, 却只能发现喝完后剩下的饮料盒, 而这时我已经睡得口水流一地了. 第十一章 赶尽杀绝 鲁迅告诉我们"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面对Judy大人咄咄逼人的气势,让涂装组立课仅存的凯硕干部们不寒而颤. 与其在沉默中被人干掉,不如爆发,更何况"死国可乎"! 只可惜,我醒悟得太晚了,手下凯硕出身的带线干部被Judy大人更换得一乾二净, 接下来她更为残酷的手段就是把那些干部换下来踢到其它制程作OP,逼得别人只有离职走人。我突然发现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成为装配名义上的组长了,每天除了签报废单,回8D,挨训时还想得到用我垫背外,其余就再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那段时间,李锋伟就一见到我就拍拍我的肩膀提醒我要小心,弄得我莫名其妙,还以为这位老大突然对男人也感兴趣了。看我似乎完全没有明白自己危险的处境,只有点破告诉我Judy大人在老板面前告了我的状,说我刚愎自用,不服从管教,不适合做组长............. 最后李锋伟提醒了一下还是早做打算吧! "狡兔死, 走狗烹; 飞鸟尽, 弓箭藏"这句古语我不是不懂, 只是没有想到"刀枪入库, 马放南山"的命运会出现在我的身上。Judy大人刚调到凯硕时一切都不太懂,全部靠凯硕干部教,可惜没想到她刚站稳就开始大规模清洗凯硕干部了。回到办公室,发现二当家郭志辉正在酝酿写离职邮件,胡卫兵也在私下上网找工作,打简历,准备找工作了。IE的两个弟兄一个为调5#厂塑料部而到处奔走,另一个则准备找工作了。 从李锋伟那里得知我最有可能调到楼下做冲制的IE后,我也开始为我的后路做准备了。先去拜访和我同样从武汉来华硕报到,又住在我隔壁的关二哥,了解楼下冲制的情况如何,得知下调IE还是给我很大台阶让我下的,虽然IE的兄弟也是人满为患。 既然要调到IE,当然要学会测工时。当IE彭为民带我到我的装配生产线去测工时,发现我测量工时的时作业员的速度明显快过他测量工时的时候,他非常高兴的拍着我的肩膀说"恭喜你,你可以从我这里毕业了",然后又用非常郁闷的口气感叹到"想不到我大学读了四年的IE, 竟然还没有你强",我也只有安慰他说"那是因为这些作业员还不知道我就快要不是他们的组长了"。 该来的那天终究会来到,Judy大人开始找我谈话了,说楼下的IE很缺人,老板要我调到楼下去支持,然后还感慨说怎么我比她还先知道要调到IE,我心里暗骂,但却只有打着哈哈说听楼下助理传的一个周五的下午,找了楼下的IE帮忙,黯然的把计算机搬到了楼下,从此离开了工作了9个月之久的装配了。 到了楼下,刚打开邮件,就看到二当家郭志辉发出来的离职邮件。一个月后,胡卫兵打着婚假的幌子到新公司上班去了,黯然到连离职都没有告诉兄弟们一声! 不久,宋立兵也如愿以偿的调到5#厂塑料部作IE了,而最后一个兄弟彭为民也被踢到DT作IE去了。至此,凯硕的干部彻底退出了涂装组立的历史舞台! 第十二章 最后时光 来到冲制IE后. 和关二哥做做移线, 顺便听他介绍楼下冲制的情况, 然后帮他做做SOP, 测测工时. 不久我终于能单独负责TR2和MA3了, 可惜刚准备大干一场, TR2和MA3就不生产了, 最后一次生产的近万台产品就积压在清洗线旁等着生锈. 热情被浇灭的我每天都没有事情做了, 按时上下班, 晚上就去关二哥或彭为民寝室看DVD, 日子过得很悠闲, 体重也直线上升. 白天上班也就是对着计算机发呆. 不过在发呆的这段时光里, 我竟然把在大学里一直没有时间研究的东西看完了, 但我却悲哀的发现曾引以自豪的英语已退步了好多! 发呆的时间是美好而短暂的,可是没有加班,仅凭那一点点财政收入是无法在苏州生活的,一时间生活陷入困苦中,这个时候关二哥特照顾的拍着肩膀对我说"等我调到5#厂威硕后,我负责的EPSON机种全部交给你做,这样你就有理由混加班费了"。听到这句话,我脱口而"关二哥, 你怎么还不调走呀?", 结果就为这句话,关二哥拿着EPSON的LinkBar追杀我跑了两条街,要不是我急中生智狂喊"嫂子救命呀!"没准还真能被他砍死后扔运河里! 不知不觉中, 新来的大本生来报到上班了,作为老员工的我也开始带新人了。想想当年带过自己的大本生们都已经离开了华硕, 我想也到了该我离开的时候了. 17个月了, 唯一的改变就是自己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强硬, 硬得让人以为我每天上班前都吃了半斤. 好心人都纷纷劝我有生理疾陷就要赶紧去看医生, 千万不要胡乱吃, 会伤身体的, 然后还压低声音告诉我有认识的医生, 建议我去看, 随手还给了我一张名片, 特地嘱咐我说只要你对医生说你是华硕的, 医药费可以打八折, 反正医生也知道华硕员工没多少油水可以刮. 每天坐厂车总是看到3号门前的空地上聚满了前来报到的新员工,一个个目光呆滞, 等着被挑选,让我联想到了农市场上挑选牲畜的场面,当然每个月的12号在华硕3号门排队办离职手续的人却能够一直排到林枫苑的601车站. 终于到了该我退出华硕历史舞台的时候了,拿着离职单找老板签字,老板和颜悦色的告诉我这次给我涨了工资,劝我不要离开,然后还诱惑我说以后的工资涨幅会很大。听到这句话,心里就一阵悲哀,TMD,华硕先前干什么去了? 为什么以前干得辛苦的时候华硕没有想到给我加工资,如今人要走了,才想起来用加工资来留人。可是华硕又知不知道我去FOXCONN面试时,对方毫不犹豫地开出了一年18个月的工资,每个月3500大洋, 而且还特别强调加班费另外算,可华硕却还是天真的以为加个四五百大洋就可以把人留住. 虽然老板万般不愿意,但离职单还是被签掉了,我也能够如愿以偿的从华硕毕业了。但这次毕业心里面却没有大学毕业时那么踏实了,把识别证,厂服交给助理,办理完移交手续后,就等着9月12日去3号门办离职了,心里轻松了很多,终于可以告别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了!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