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的断想

在目前众所周知的国际环境下,最近又见教授高论。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作为一位研究经济学多年的学者他甚至认为:离开”金融工作者“这个世界完全可以运行,但离开工程师却难以为继。令人无限感慨,或许也给生活无限窘迫的后者以莫大的精神安慰。这又让我回到以前关于纯实物经济理想模型的直觉思考,当时受困于时间变化方面的问题。一个完全不同于现行的银行货币体系,却又不比其简单的情形。我想这应当回归到经济学最原始的有关边际效应的讨论上来。如果能对整个社会物品需求进行跟踪,那么可以形成基于物品空间等价值面的模型。那么社会中的个人或组织的产出对应于相应的向量在该空间中引致的价值增量,而消耗则对应于减量。但是这样至少有如下问题: 1. 如何处理分工。因为这里的物品是消费品和最终服务,也许如同:面包,理发,电影,还有比较抽象的如”安全感“、”充实感“等,那么诸如每个具体的环节,如农业,石油冶炼,生产用于租赁的汽车,出售机票和学校教育等的地位就比较难确定了。于是除了物品空间外,对于每个最终物品还需建立相应的生产链(或树),并对每个环节根据某种法则赋予配比。有趣的是,最终物品会作为这些法则或相应的准则的参考。也许有望通过某种自然的”机制“达成。 2. 如何评估价值。整个物品空间的价值标量显然是动态的,一个幼稚的设想是通过类似民意调查的方式获取。一个好的设计要求注意到时间上的变化过程和对体系健康发展的促进作用(这也是1需要考虑的)。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如果有一个较成熟的模型可用的话,它与理想的市场经济的关系又如何。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