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笼岗啊鸡笼岗

鸡笼岗啊鸡笼岗

左直拳

十几年了。

它静静地蛰伏在原地,沉默着。那样的矮小,那样的不起眼。这里是五山镇,哪五山呢?不知道它算不算其中一员。相比之下名气大得多的瘦狗岭就在西边不远处,而它好象只是瘦狗屙下的一坨屎。

可是十几年前,我们新生入学军训,就以它作为所谓定向越野的目标。一群刚从高考中胜出,踌躇满志的年轻人意气风发地登上山顶,远眺一番灰霾弥漫的广州城后,又来了个集体大合照。

那时候我们身穿绿色的军装,似模似样地扎着军用皮带,清凉的山风吹拂过大家年轻的脸庞。在山上的阵阵松涛声中,人人满面笑容,流露出新鲜好奇以及对未来的憧憬。

后来这群人中,一个死于白血病,一个死于手术感染,一个成绩不佳被劝退,一个因病休学掉到下一级。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附近出没,现在更是天天可以看到它。有时候我上班的路上还横穿曾经的校园。一切似曾相识,又好象面目全非。更奇怪的是,我心里并没有什么激动,仿佛这里从来跟我就没有丝毫关系。

这个叫鸡笼岗的小山包周围楼房渐渐的多起来,山那边还是著名的豪宅,也许过不了多久,它就会被彻底推平,卖田卖地真忙吧。

那时,还会有人记得许多年以前,曾经有一群年轻人在山顶上豪情满怀地指点广州吗?

阅读更多
上一篇c#如何取得事件注册的方法
下一篇ADSL拨号断线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