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耶の唄(沙耶之歌)游戏全攻略

沙耶の唄(沙耶之歌)是很好的游戏,也有小说版,有人问我要攻略,现在就献上一份
流程相当短,角色少,攻略很简单,整个游戏只有2个选择,3个End。 18N的gal game,有H戏的同时是不少于H戏分量的血腥、恶心、杀戮,不少人似乎对这些内容过敏 某人对游戏评价: 比任何一部EGO游戏都还要好的AVG 就说一点: 起码这部游戏有主题! 不像那些游戏不知所云,结局根本就没有回答游戏反映出来的矛盾…… 绝对没有无意义的卖萌…… 几乎没有废话
日文:

ここで【セーブ1】 取り戻したい

END

セーブ1から再開

もういらない ここで【セーブ2】 郁紀に電話する

END

セーブ2から再開

涼子に電話する

END

中文
因为车祸事故双亲丧命,自己(主角)却也因为最新的脑部手术奇迹的捡回一条命,但却也得到了严重的后遗症-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也就是五感对事物的严重认知障碍。 起先躺在病床上的郁纪只是失去视觉而已,但真正凄惨的是在视力开始回复了之后。视力回复的他眼前的景象是一片暗红色、周遭都黏着果实状的肉块、眼前与他说话的不是人的形状,而是只有分辨得出头、眼、口、还有着像蚯蚓的毛、湿黏的肉团。而且在视力回复后、原先还是正常的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也跟着改变倒转。吓呆的他只有发狂似的狂吼,又昏厥了过去。因为自己本身是个医大生,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五感有着严重的认知障碍。那样的他曾经数度想寻死得以解脱。直到某一夜眼前中现了与歪曲腐烂的一切形成对比的美少女【沙耶】。 对他来说那是在已歪曲的一切所出现的唯一救赎。之后他与沙耶混熟、沙耶也跟他说她是来找爸爸-原先待在这个医院的奥涯教授的。而郁纪也为了留住沙耶,提议要沙耶和他一起住,而他会帮她找爸爸。 郁纪并没把这严重的认知障碍报告给医院的人,因为这样只会让他成为新的手术的研究对象,变得比现在还要更不自在。因此他假装成若无其事的过日常生活来蒙混过去。在出院当天、被好友以鲜花-在他眼中是散发异臭的不快肉团包围的他只是尽快得赶回自己的住处。而在里头也发现了沙耶的身影。 「我真的能住在这里吗?」 郁纪感动得抱住了沙耶,开始了往后两人的生活。 只是在一切对他来说都已经歪曲腐烂的世界中唯一貌似美少女的沙耶真面目究竟是? 『我根本没疯。』 沙耶的出现让郁纪认为真正歪曲的是整个世界,而不是出在自己的问题。 之后郁纪的言行与出事前完全判若两人,不但对友人越来越冷淡,性情也越来越古怪。也让好友们对他感到难堪和坏印象。挚友户尾耕司的女友【高富青海】也不禁骂了出来。 「什么嘛!他的那个态度就简直把我们当怪物看一样 对郁纪抱有好感的津久叶瑶也只是和耕司一起安抚发怒的青海。 草草离开令自己感到不适的好友对谈。这次也没得到奥涯更进一步的情报的郁纪回到了住处。沙耶开心的迎接他的归来。家中的被沙耶粉刷成舒适的环境,沙耶也照着电视作了道料理给郁纪吃。尽管他的味觉让那道料理难以下咽、他还是为了沙耶的心意和摄取必需的营养吃光了。 「没关系!只要像这样多试几道的话,一定能找到就算是郁纪也能入口的料理的。」 沙耶也早已填饱了肚子。奇怪的是,沙耶从没让郁纪看过她进食的样子。 而在晚上,沙耶则是表现出了对生物本能的交配行为、男性的雄精无比的贪欲。 『啊啊沙耶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在某天瑶总算股起了勇气,找郁纪交谈。 但对郁纪来说只是更加得烦闷和不舒服。他以恶毒的言语回报瑶。 「我最讨厌你了。连脸都不想看到。你很碍眼。」 就这样离去。 只留下崩溃的瑶,和在一旁看到的耕司和青海。 青海气得打算跑去找郁纪理论,而耕司则是被派去安慰严重受创的瑶。 青海到了郁纪的住处后,被那荒废的景象吓到。屋内还散发出腐烂的异臭。在胆战心惊得进入屋内后,映入眼廉的是墙壁那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涂色、以及更剧烈的恶臭。而且在屋内似乎还有着什么【东西】在蠢动着、对她虎视眈眈。 「是谁?有人在吗……?」 她害怕得不敢立刻背对那个【东西】逃跑,只有在屋内蹑手蹑脚得移动。终于、那个东西展开了猎食的行动、扑向了她。 青海就这样睁着眼睛、在极度惊恐的状态下下半身整个腹部内脏被袭向她的肉团状生物给弄个整个破裂开来。 自己的鲜血就这样溅到了脸上。 而玩到这我的胃也开始酸起来了。有必要描写得那么细吗? 这里青海的遗落被捡去的手机也在后面的剧情发生效用。 归宅的郁纪一进门就芳香扑鼻,看到沙耶正在吃着果冻状、像是果实般的东西。 「沙耶、你在吃什么?」 被发现的沙耶吓得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郁纪拿起来像是果冻般的东西,确认那股芳香是来自它、便放入嘴中咀嚼。被那超乎想象的美味所惊吓。 「好吃。这种味道我可以吃不!是更超越那个范围的美味。沙耶你一直都吃这种东西吗?这个是怎么料理的啊?」 「就溶一下再吃而已。郁郁纪你吃那个完全不要紧吗?」 「完全不要紧说。这是怎么来的?」 「嗯平时都是在公园可以弄到一些小份的,这么大的收获我还是第一次得到。」 「这个真是太棒了。以后吃的方面可以不必烦恼了。」 在小聊一下【那个】的料理和保存方式后,他们就将【那个】给冰到了冰箱。 某天沙耶从医院把郁纪的病历给挖了出来、像是要作好什么准备。 而隔天可怜的隔壁阿伯就被沙耶当成第一号实验品,脑部被弄得跟郁纪完全一样的状态。 脑改造后醒来的阿伯被歪曲腐烂的景象给吓到。还在疯狂下杀了他眼中的怪物-他的眼镜若人妻。拿起刀就是猛刺终于、那丑陋的怪物被刺得一动也不动了。 『什么嘛~其实挺弱的嘛。』 杀红了眼的阿伯看到在门外的较小只的怪物,热起来的情绪让他向下一个目标行动、追上了小只怪物将它杀害。 虽然在实际上的画面是人伦大悲剧就是了 而沙耶突然出现在阿伯家门口,开心得看实验成果。 「如何?我看起来有很可爱吗?」 「嗯~小妞你乱可爱一把的。」 「真的吗?太好了。实验成功了。」 「这么可爱的女孩。这世上大概就只有小姐你一位了吧~口桀口桀 阿伯发动痴汉技能,撕去沙耶的白衣后把沙耶压在地板上侵犯。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温柔得对代我呢?不是说沙耶很可爱吗?」 「很可爱没错啊!可爱到让人想把你给玩坏啊。」 「为什么为什么不要啊!救我救我郁纪!!」 一回家就听到屋内传来的沙耶的求救声的郁纪,冲入房内就看到被肉团怪物给侵犯、哭着求救的沙耶。当下怒火攻心,跑去流理台拿起神兵-砍人大菜刀(腐肉付き) 把眼前的仆街猪杂给砍得稀八烂、血肉满天飞呀!而怪物的相貌是丑的、连发出的悲鸣也是难听的啊!!使出这无上刀法消耗掉许多真气的郁纪虚脱似的松了口气、获救的沙耶也抱住他哭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 「别说了。不是沙耶的错」 「不!是我的错!是我弄的是我让他变这样的。」 「你在说什么?」 「是我把他的脑改造得跟郁纪一样的所以我拿了郁纪的病历我本来以为只要那样大家就会像郁纪这样温柔待我。可是他却说什么想把我弄坏之类的都是我的错 「你?怎么办到的?」 「其实我有可以干涉其他生物进行改变的能力。」 「先别说这个了。沙耶、你认为我会温柔待你是因为我的脑出现异常后和你相遇、觉得你很可爱?」 嗯」 「你错了、沙耶。那只是个开端罢了。那是靠着两人在一起的日常的累积,再逐渐变成我们现在的关系的。」 「我知道到了刚才我才知道。」 沙耶抱住郁纪再次大哭特哭。 「沙耶我对你 而经过这次体认到沙耶对自己的重要性的郁纪正准备说出某句话时,却先被沙耶给阻止。 「不!由我先说。郁纪、你想恢复正常吗?」 「那种事办得到吗?」 「可以的。只要把我对那个阿伯做的事相反过来就行了。我再问你一次、你想恢复正常吗?」 1.想恢复正常>END1-正常化路线 2.已经不需要了>END2END3-狂气 ============================================================================================================================= 选择>1.想恢复正常 <END1-正常化END> 在郁纪说出了想回到正常生活后,在对沙耶的爱意都还没能说出来前,郁纪就在沙耶温柔的亲吻下逐渐意识模糊。 「おやすみ。郁纪。」 『等等我还有一句话还没对你说。』 醒来的郁纪已看不见沙耶的身影。虽然从歪曲的世界解放了开来、他却也得为杀人付出代价。杀了人的他被关进了一个周围墙都被涂成白色的纯白独房。 其实这样的白色对他感觉也不错,让他可以在里面等着某人的到来。 某晚,他听到了房外有物体在蠕动的声音。 「沙耶!?是沙耶吗?求求你让我见见你吧。」 『不行,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郁纪收到沙耶用青海的手机发来的简讯。 『我想在你心中一直是你所熟知的沙耶的样子』 无法如愿与沙耶见面的郁纪只好透过手机来和沙耶交换讯息。聊了沙耶往后的打算。沙耶打算继续找她的爸爸、因为只有他才能让她回到原来的世界。 『我都会在这房间内的,想找人聊聊的话,就来这吧』 『嗯。谢谢。沙耶、会好好加油的』 从这之后,郁纪再也没看过沙耶的身影。留下的是无法实现的恋情和梦想,以及日后郁纪的持续等待。 ============================================================================================================================= 选择>2.已经不需要了 以下将走向完全疯狂路线 「真的吗?你真的这么想吗?」 「不!已经不需要了!沙耶我不想失去你」 「我是为了不让你后悔才这么说的啊你却 「我小时后看过一篇漫画 郁纪拿着菜刀和怪物的尸块走向了流理台。 「故事就是啊一个男人因为事故,他眼中的人类都像机器人一样、而机器人在他眼中则是个大美女。跟我的情况很像吧?然后,他爱上了一个机器人沙耶、这位是谁啊?」 「隔壁的阿伯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喔 郁纪没停下手边的动作,把用菜刀把尸块的皮剥了开来,一阵芳香扑鼻、里头是他所熟悉的美味食物。 「果然是这样 「郁纪 「故事的最后呢。就是主角也变成了机器人、成就了他的爱情。沙耶我爱你。」 郁纪为了沙耶而放弃了正常的生活、选择了沙耶。 对自己杀了人和吃人的事情也变得没感觉,反正对现在的他来说那不过是个丑陋的怪物罢了,杀掉后肉还很美味。 从这之后郁纪的行为和想法就完全脱离常轨了。 当晚温存时,沙耶问他想不想要有个家人或朋友。郁纪则是看到了奥涯的隐藏住所的照片后,抱着某种想法。 隔天沙耶用青海的手机把瑶给诱到了家中。强行袭击并改造她。 「话说你好像还喜欢我的郁纪对吧!你这只偷猩猫。放心好了我不会杀你的」 另一头,郁纪也把耕司给推到了井里。 在井中的耕司对郁纪的背叛感到错扼、对昔日的好友感到彻底得失望。而他打算用手机求救时,正好收听到瑶那边的改造实况。 「刚刚耳朵被拿掉了这个手指这不是我的手指这不是我的手指」 而耕司拜托郁纪去救瑶的嘶喊郁纪也视若无堵。 归宅的郁纪看沙耶兴奋得秀出她要送给他的礼物-瑶。而在郁纪眼中是个巨乳妹的瑶、在实际上已经被沙耶改造成她的同类-肉泥怪物了。 「虽然改造很成功不过有点太花时间了在改造完成之前精神就已经先坏掉的样子。」 也就是说瑶在活着的状态接受长时间的改造折磨惨啊。 正当小两口认为以后可以轻松过日子时 井户魔人耕司,总算因为过去没能阻止奥涯、每夜造恶梦、要带着枪才能偶尔睡得着的双面心理医师-【丹保凉子】给救了。更因此发现了秘道、找到了奥涯的秘密研究室。凉子留在那研究奥涯留下的资料,并给了耕司警告、丢给他一把枪护身。 而笨好人还抱着事情能好点解决的心态蠢到打电话给郁纪。 「你这家伙、杀死多少人了?!」 「我真正动手杀的也只有一个人青海我真的不知道,啊第一次吃到的那个,就是青海也不一定」 郁纪在电话中轻描淡写的说着。 耕司对改变的昔日好友彻底绝望,要把郁纪引出来做个了断。 他先去早已人去楼空的郁纪家调查、在冰箱中找到了一只他曾数度亲吻过那最亲爱的手。他终于下定决心拨了电话。 1.打电话给郁纪>ED2 2.打电话给凉子>ED3 ============================================================================================================================ 选择>1.打电话给郁纪 <ED2 开花ED> 耕司打电话给已狂的郁纪,要来个最后的决战。 而郁纪也购入了新的神兵-郁纪战斧!! 「很好笑对不对?上面张贴着贩卖长15公分以上的短刀违反刀械法,一旁却摆着这个东西。待看我战斧一挥、绝对他X的犀利+锋利呀!!」 话说郁纪拿斧的立绘真的看起来超像小恶党!!又变态又欠揍的那种!! 正当和沙耶讨论两人的未来时,沙耶提到两人还有个唯一的希望。就是利用她的能力改写整个世界。至于用的方法她还是第一次、不知道希望何时才会降临。 「郁纪你知道蒲公英这株植物吗?浦公英啊会让自己的子孙随着风散落在各地。当乘上风时,只要下定决心的话、不管是怎样的地方都能变成蒲公英的花园吧。那就是啊就算只有唯一一个人、碰到真的爱着蒲公英的人时候。」 那就是沙耶本能的【繁殖】。 决战之刻终于到了。 耕司进入屋内见不到郁纪人影、只有出现一团肉泥怪物。他从那悲鸣声中得知那怪物就是瑶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瑶一边惨叫一面扑向耕司,疯狂的耕司捡起一根铁棒,乱棍打死了那团肉泥。而这时出现在他背后的郁纪也拿着斧头袭击了过来。 在格斗战上占上风的耕司虽然打断了郁纪的肋骨,却也被躲在一旁的沙耶给杀害了。就在郁纪以为可以安心后,沙耶的身体开始产生了异变。 「没想到会这么快 「沙耶~~!!沙耶~~~!!!」 害怕失去沙耶的郁纪疯狂得大叫。 「是我自己下定决心的。因为郁纪说我很可爱很漂亮所以沙耶会好好加油的。这就是我说过的那唯一的【希望】」 『あなたにこの惑星(ほし)あげます 在郁纪的眼中那是说不出来的美。而这一天整个世界都被改写-被烂肉攀附的世界。这就是沙耶给郁纪最后的礼物、最后的爱情表现。 最后数周,远离已经歪烂的文明,研究着奥涯教授最后的手记的凉子医生。讽刺的回想着奥涯写下最后给予沙耶的祝福。 ============================================================================================================================ 选择>打电话给凉子 <ED3:耕司ED> 主角从疯子郁纪变成了GOOD GUY、井户魔人耕司。 找凉子商量对策后,凉子也对他提出了夸越现实与疯狂的界线的最后警告。 后面流程到了耕司要被沙耶给击杀时,凉子实时出现并拿出最终冰器-【绝对零度冷冻剂】往沙耶丢了过去,沙耶发出凄厉的惨叫。 目堵此景那怒了的郁纪便执斧挥了过来、让凉子快要身体分家。但,她这时枪口所描准的却是旁边。 在她的开火下、沙耶从肉团化为吹雪。 「沙?」 沙耶挂点后,此时的郁纪就像是把之前在体内的毒气都排了出来一样。表情清澈无比。失去沙耶的他发狂选择自我了断,用头去猛撞斧头来个脑袋切两半。 而沙耶的碎片则是用尽最后的力气、爬到了郁纪的脸旁、像是在抚摸着郁纪的脸颊动着。 「不要碰他!!你这个怪物!!」 不管耕司怎样痛打沙耶、就是黏在郁纪脸旁怎样都弄不开、一动也不动。 日后耕司终日被超靠北的恶梦所苦,最后想起凉子的一句话。 「枪是个好东西喔!不但可以拿来击杀对手、走投无路时还能放进嘴中扣下板机。」 真司拿起了只有一发的枪,打算从这疯狂的一切中解脱。 ED3是最凄惨的结局。沙耶最后爬到郁纪尸体旁那部分也是让人心痛啊。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