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爹手记-分娩篇-生男生女

新爹手记-分娩篇-生男生女

(剪裁加工版之三)
左直拳
眼前这个宝宝肤色很红,头发又浓又黑,卷曲地贴在头上,一绺一绺的,似乎还没有干;眼泡肿肿,近似长方脸型,脑袋也有点太长了。她实在说不上漂亮,只是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好奇地四处张望,还吐着舌头,十分奇妙。
“二点六公斤,是个女孩”
“她,好小啊……”,我嘟囔了一句。
这便是我刚出生的女儿了。
其实护士还没抱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是个女孩。刚才我将产房门推开一条缝隙朝里偷看,护士正抱着逗她玩,说:“你是男孩还是女孩呀?是女孩,对不对?”
那一刻,我的心情有点复杂。
我自认并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向来觉得生男生女都一样。非但如此,之前还一直声称希望生个女孩。有一次老婆说可能小孩会是个儿子,我的第一反应是失望,说怎么不是女儿呢。
可是现在真的是女儿了,心里却又不知是高兴还是有点失落。那种感觉,就好象别人送你礼物,礼物的内容和数量都不过平平常常,没有超出预期,无法让人产生一种喜出望外的惊喜。
女儿贴心、孝顺,男孩勇敢、淘气,也许,我是儿子女儿都有一个才会心满意足吧,所以无论现在孩子是男是女,我都会感到有所欠缺。或者说,就好比有两样东西让你选,只能选其中一样,这时不管选哪一样,都觉得不踏实,手里抓住一个,心里嘀咕另外一个会不会更好一点?
在我印象中,儿子都比不上女儿对父母孝顺,贴心,包括我自己在内,不是什么好东西。生儿子名声好听,实际上可能要操更多的心:娶了老婆忘了娘,特别是生了好几个儿子的,将来分田分地真忙,听取蛙声一片,各自打着小算盘,斤斤计较,对父母好一点都觉得吃亏,到时恐怕连肠子都悔青了,恨不得自己当初生下的是一窝猪,哪怕只是几块叉烧也行。
去年6岁的小外甥到医院割包皮,我抱着他家里医院来回的走了好几趟,累得手都快断了;他的小鸡鸡也肿得象个小茶壶,痛得呼天抢地,涕泪横流,小小年纪,竟发出“再也不想做人”的慨叹。如果生个女孩,就没有这种麻烦。
可是女孩子,一把屎一把尿,好不容易养大成人,出落得如花似玉,忽然有一天就被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愣头青拐走,只剩下我们两个老东西相对无言,一阵萧索的秋风吹过,枯黄的落叶就一片片地飘将下来,纷纷扬扬,落得满地都是。
然而世间上的父母养儿育女大概并不真的期望得到些什么,我很快就满心欢喜起来。我坐在婴儿床旁边,长久地注视着孩子,直到快凌晨的时候才回去。
第二天医生查房,我正抱着孩子笑咪咪地给她做额头按摩,一个昨晚接生的护士小声说:“高兴死他们了”。也许是在这里见惯了太多重男轻女的场面吧,以象我这样的会令人感到新奇?
要想富,种果树,少生孩子多养猪。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