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日志(转)

[b]老虎历某岁甲日[/b]


俺是一只东北虎,兽中之王。

可是,大部分时间,是给关在笼子里的,用人类比较通俗的话叫做什么来着,虎落平阳被狗欺啊。

不过俺也习惯了,毕竟它们也好吃好喝得招待着,虽然跟坐牢一样,踱来踱去就那么几步。

这些天,不知怎么,天崩地裂一样,鸟兽都作鸟兽散,俺也觉得应该躲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可是,笼子是锁着的,情何以堪。

平静下来的时候,俺就琢磨,如果笼子给石头砸破了,而且俺幸好没有砸死,那去哪里好呢?

这里地势低洼,要爬出去还真不容易。

就算爬出去了,好像山里的兔子啊狍子啊都去城里的饭店打工去了,寻不着了,还是要饿肚子的。

还不如再等等,它们也许还会送肉吃的。


[b]老虎历某岁乙日[/b]


饿。

听说隔壁的隔壁的梅花鹿已经饿死一只了。

真是不幸啊,为何俺没有在现场啊。

这些吃草的家伙也真够可怜的,几天不吃,就顶不住了。

哎,好怀念上上回吃的鸡架子啊。

笼子外面有一片青草,要是长颈鹿,应该能吃得到吧,哈哈哈,有鹿鹿要到俺这边来吗?

这里有翠绿翠绿的青草哦。

哈哈。

隔壁笼子的老头子饿的不行了,他说等他死之前,就把大腿伸这边来,让俺吃了,他说人类都这么说的,老虎一身都是宝,特别是骨头。

好感动啊~

——俺才不干呢,一嘴毛,太不卫生了。


[b]老虎历某岁丙日[/b]


笼子外那丛绿草越来越扎眼了,有时里面会蹦出一只兔子,还有山鸡,更神奇得是,有时还会飞出鸡架子。


已经很多天没有看的送饭的人了。

别说送饭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老头子想蔫茄子一样躺在角落。

老头子原先跟人类混得最熟了,它们把老头子绑在木床上,然后跟它合影。

后来估计是怕不安全,就把老头子的大牙和爪子都保管起来了,以至于现在俺每次看到老头子的牙套就想笑。

现在俺想哭,为什么老虎不会吃草?

我努力,努力伸出手,摸一摸那翠绿的青草,它们还在长,可惜没有肉香。


[b]老虎历 某岁丁日[/b]


太兴奋,太激动了,太睡不着觉了。

今天过路的乌鸦带来一个好消息。

说是人类正在全力抗灾,闹半天地震啊。

那边山里的大熊猫都给人类转移了,哎呀,还坐飞机啊,太羡慕了,记得俺来的时候,也不过做过汽车而已,还是给关在大铁箱子里,虽然开了个窗户吧,可是开地不是地方,在屁股那头。

俺开始给老头子打气,因为这老小子显然意志太薄弱了,他开始念叨来世要做乌鸦了。

乌鸦,乌鸦有什么神奇的,不就多了一对翅膀吗。

黑不溜秋,哪好啊。

管它来世不来世的,还要做老虎,最好找片大林子,让人找不到。

呦吼吼吼,老子是这里的山大王。

唉,俺已经记不得当年生活的那片土地了,555~,被拐的时候太小,还不记事。


[b]老虎历 某岁戊日[/b]


有动静,有人味,有人味。

连老头子都爬起来了。

外面陆续下来几个人。

总算来了。

呦吼吼吼,带鸡架子没有。

俺就琢磨,好歹俺们几个也是有身份有地位,每年要接见很多很多人的。

呦吼吼吼。

什么,怎么不快到送吃的?

围着笼子干嘛?

黑洞洞的,那是什么?

“砰”,“砰”

什么打中了俺,俺低头看见身上开始流血。

俺大喊,不要,不要。

“砰”,“砰”,“砰砰”

有东西穿过身体,很疼,但很快又不疼了。

眼睛有些看不清了。

俺努力想跳起来,却慢慢滑到在笼子边,手所伸处,却依稀还能看到外面那一丛翠绿翠绿的青草。

俺使劲眨了眨眼,在外面寻摸到所谓的那一丛竹子。

什么也闻不到了,没有人味了,只有竹子的清香。

记住了,来世,俺也要当大熊猫。

。。。。。。


(写在什邡特遣队将击毙动物园被困狮虎 之后)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