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不是你——毅行日志

4月20日,晚间。身上就像火炉子一般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浑身都是汗,但是还是得逼迫自己躺着睡觉,感冒有一些加重的趋势,中午吃的药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宁可信其有不愿信其无了,如果再晚一点还是高烧的话就果断去医院吧……就是这样的状态,也没有想到自己第二天能够起来去参加百里毅行。甚至觉得自己就快要驾鹤西去神游奈何了,在这个不知日月的晚上,有太多难言的苦痛难受太多一闪而过的念头。就那样迷迷糊糊睡着了。
4月21日凌晨5点。我醒了过来,试着坐起来,发现头晕喉咙也还咽口水都痛的自己龇牙咧嘴,但是其他地方一切运转如常。孙珲他们是六点钟才会起床准备出发。从5点到六点,这一个小时里边我做了好多挣扎。纠结于和他们一起出发还是躺下继续睡觉安心的呆在宿舍里边好好养病。最后还是,一咬牙,一点点决绝的做出起来与他们同行的决定。其实关键的是想起来之前,在刚报名毅行的时候自己心里面的那一个小小的幼稚的有点可笑的信念。那时候默默对自己说过要是这一百公里走下来了就能够把心爱的她追回来,如果连一百公里都走不下来,又怎么能够配得上她呢又怎么追得上她呢。
于是就这样在摇摆了两次之后回到起点整装出发。由于决定做的突然,昨晚也没想到感冒的我能去,毅行的一些物品都没怎么准备,又由于走的急,就更加不够充分了。不过还好孙珲他们昨晚已经备好了一切物品,大多数都是可以一起用的,我只需要负责自己的换的衣物鞋子什么的便可。可是还是遗漏了应急换的鞋子和长袖衣服。这直接导致后面在走到第四个点的时候脚上接连起泡并且不断破掉,导致第二天开始的双手正反内外侧颜色分明晒痛的一阵揪心……
21日上午七点多,终于出发了。开始了为期两天的长征。出发之后到前三站,一行人精神状态以及身体状况都非常不错,恰如那银屏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滚雷密鼓,一派杀气横生。大家一路上走的甚为舒服惬意,头上的太阳也十分给面子,亮而不耀,热而不灼。路过第二站的时候许多学生都在路边小店买了一顶黄白色草帽,就是普通农家农作时候戴的那种路飞草帽,真就个知识青年下乡来,你有说来我有笑。
行至第三个点,二灰膝盖旧伤复发,休整的时间长了一些。这个时候看看身边有些人已经开始皱着眉头了,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呢。第三站到第四站感觉比前三站都要长,要不是听说到了站点之后有免费红牛领,我估计就不想走了。因为时近正午,头上太阳开始火辣辣起来,加上脚下的路又是崎岖的山路旁边基本没有遮阳物,走在上边人便如蒸似烤了,难受。体力也开始下降,意志一直在乘受着逐渐疲惫的身体的各种压力与动摇。终于到了第四站,有点颓然的坐在一堆没有阳光直晒的废墟上面,感觉这一段路真就如天路那么漫长。身体里边的能量已经快要告罄,需要及时补充才行,这时候红牛和士力架成了手边充能的好物事。但是,虽然不愿说自己有多弱,但是当时自己真的是连吃东西的欲望都没有了。唯一的能够让我鼓起力气的事情就是掏出手机给在远方的那个人打了一个电话发了几条短信。就一直坐着,休息了半个多小时,算是到那个时候为止休息最长的一段了。坐着中枪,由于一口呼吸没调整好,导致自己一深呼吸便会咳嗽不止,那个时候真的觉得自己走不下去了。一度萌生了登上那辆收容大巴的念头。但是到最后还是选择了继续。脑子里其实当时什么都没想,是出于一份执念,一份不屈,一份桀骜不羁,一份不服输,还是由于蒋宇的那一支烟……
第四站到第五站,坑爹的第四战到第五站。天色渐暗,疲惫到极点的双腿开始不断的撕扯自己脆弱的意志。胡琴低哑,冷幽幽、苍茫茫,仿佛古战场落日沉江、伏尸百万、旌旗飘飞、西风瘦马。我就是那一匹瘦马,深一脚浅一脚的蹒跚而行,朝着日落的方向,咬着牙坚持对自己说一定要走完下一步,下一步,下一步……在这一段我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也许是因为身体上面也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了吧,意识已然有些模糊,不敢抬头看前方,只怕自己看到那连到视野尽头的人流之后自己会一屁股坐下从此不愿起来继续往前。也就是在这一段,我的心思飞离了身体,脱离了时间与空间,沿着湘江一路向北,接着是长江接着是京九线接着,顺着铁路线到了大连,那一个朝思暮想的城市。

飞机落地的时候正好是这座城华灯初上夜景初现的时刻。下飞机之后才发现大连机场人头攒动,一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闲日里的清冷,反而是一派忙日景象。由于来之前就准备好了轻装出行,所以身上也就带着一个小旅行背包,走到出站口的时候停了下来。是她来了。说过不用来接却还是拗不过。两秒钟,我们对视一眼,然后我抬脚向她走去。走近了近了,才发现样子变化真大。只不过,两人一时无言,难免尴尬当场。许久未见,虽然一直以来自己都没觉得她离开过自己,但是站到面前的时候,还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久不见。还是我先开的口。除了这一句,又还能够说什么呢。也许会来一个友好的拥抱,也许会相视一笑就如许多年前那样,你知我知。但是一切都已时过境迁。见面的那一刹那我已然忘却了自己此次来这座城市的目的。记起来了又能怎么样呢。来了,至少好歹对自己有了一个交代。呵呵,五年的时光不长,却也不短了……第二天大连意外的下起了大雪。有她陪着去哪儿都是好玩的。兴许是这辈子最美丽的一个影像了吧,夕阳下在雪地里向着西方奔跑的那个女生。雪地两旁的巨大杉树指向远方,我脚下踩着她留下的鞋印,却没有再抬脚跟上。第三天我离开,打算在上飞机之前最后时刻道别的自己在刚出酒店的时候被抓了个正着,免不了又一阵数落,只能叹造化弄人,连一个小小的耍耍酷的机会都不舍得给。在机场煎蛋的道了别。离别的拥抱显得特别的寂寞。飞机起飞了,我仿佛看到了一个站在机场门口久久伫立的娇小身影,有那么一瞬间让我误以为是她。直到最后我都没有和她说出那些话。我也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初衷。只是,我太了解她,所以知道这一切不是这么简单就能做到的,她不喜欢的话,感动是不行的。而我却更加看不清自己。看不懂自己的退缩。那些思念,就随着飞机尾气散发在这片你能够看得见的天空吧……

思绪回来的时候我已经不知不觉间走到了第五个站点。剩下的一站,虽然身体伤的痛苦已经是成倍的增加了,但是精神上面已经没什么想要痛苦的了。咬咬牙,就过去了。晚上八点多抵达湘潭体育馆,一夜休整。
次日
明天再敲罢,夜深了,安……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