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4日:地震心情

现在是2008年6月4日0点25分,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

我呆在西安南郊一座民房的5层。媳妇和其他人一样,抱着被褥躲地震去了。西安又是万人离家睡大街了。这基本是前几天《华商网》转载自《南方都市报》的一篇文章引起:

……广东天文学会的专家提醒:6月初的两个强天文潮汐值得有关方面的注意。一个出现在6月3日21时,这时月球距离地球最近,只有357251千米;另一个发生在6月4日凌晨3时23分,太阳、月球和地球排列成一条直线(朔)。因此,6月4日前后,两个强天文潮汐相继出现,值得地震工作者和天文工作者的关注。……

尽管我是理科出身,在我的知识范围里,也只有万有引力的概念。隔行如隔山,太阳和月亮的引力能不能引发地球的地质活动,专家意见都不一致,我当然更是一团浆糊。

我站在6层楼顶,初夏夜晚的空气还有一丝丝凉意,天上几十颗星星零散地点缀着。远处的电视塔影影绰绰,傻愣愣的戳在那里,像一根钢针指向夜空。周围的楼房高高低低像一堆纸箱子,只是今晚,箱子里的人都被倒在街道空地了。

我的 TM 里的西安网友,刚才仍在讨论地震的问题,人人显得无助和无奈。手机里 00:01:52 收到消息:

西安市抗震救灾指挥部办公室告知:四川汶川震区的余震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但余震对西安的影响远小于5月12日主震的影响。由于天体运动引起的固体潮,和地震并没有必然联系。近期我市不会发生破坏性地震。希望市民保持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

地震现在在全世界还是个不可预知的自然灾害。无论谁都不敢说地震没有,“不会发生破坏性地震”是个含糊和巧妙的说辞。即使是地震专家,谁敢说5月12日的8.0级地震就是“主震”?因为如果再发生一次8.1级地震,那之前的所有地震就都是“前震”了啊。

我并不认为睡大街的人是“胆小怕死”,相反,我对他们珍惜生命的行为感到敬佩,那是对生命的尊重。但是今晚,在西安南郊的5层楼上,我忽然产生一种悲壮的情怀。人在伟大的自然面前显得多么的渺小和柔弱,我们曾经斗胆扬言要“征服自然”,但我们却一次次被大自然所征服。地震摇倒了我们的房屋,大水冲垮了我们的田地,人类像寒号鸟一样失去了家园。我们一直在掠夺式的向地球要水、要媒、要石油,要所有的资源,难道地球真的发起雷霆之怒了吗?

现在距离第二次“强天文潮汐”还有几个小时,多少人在以复杂的心情等待着那个时刻?睡大街的人们,还有我的媳妇,你们的睡梦甜美而安详吗?2008年的中国,难道注定要在惊恐、无助的多灾多难中度过吗?

在《西部网》的帖子“今晚平安度过之后,西安人会怎么办?”的后边,我写到:睡大街防震的西安人一定很失望。又白睡了一次大街,地震还是没来。睡大街的经历一定会成为珍贵的回忆。人不分男女老幼、贫富贵贱,地震面前人人平等。

夜已深,凉风渐起,黎明正不可避免的走来。天亮后一切还要继续。

这是 2008 年普通的一个夜晚,若干年后,谁还会再忆起这个夜晚?但对于我,这个夜晚好像稍微有点不同,我感觉这个夜晚好像稍微有点漫长,犹疑、等待、庆幸、恐慌……我们在夜幕下盼望天光。

2008年地震的记忆和心情,必然会刻在我们生命的年轮里,挥之不去。

张庆(网眼)
2008-6-4 1:46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生活 活动 工作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