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程序员57

第二天一早,妈妈就打来电话,她的语气有点生气:“我说绝影阿,都说了你很多次了,你这坏脾气咋就不改呢?”

绝影因为昨天晚上的事心情还一直很糟糕,听妈妈这么说气更不打一处来:“你说要怎么才算脾气好?她都带人到我们家过夜了,还要我怎么好?”

“昨天那人家是一对的,女的是燕儿原来同学。昨天晚上我去了家里,还是我给他们做的饭呢。他们俩家比较远,今天又要座火车去广州,所以就在你家里住一夜,你怎么不先好好了解一下情况呢?”

听妈妈这么说,绝影突然傻了。自己没带上绿帽子这固然是件好事,但他马上意识到如何给燕儿解释这才是大问题。

好多人都说女人最好哄,燕儿也经常说自己要求很低,你想愿意给一个程序员做女朋友的女人,她的要求还能高到哪去。但绝影在这方面就是笨,就是不知道怎么哄燕儿。别看他论证起CASE方案来总是头头是道有条不紊滴水不漏,但每次两人一吵架,他就没了招。

这要是换成别的男人,比如土匪,办法多得很。你说分手,他说:“啊,分手时请不要哭泣。”你跟他哭,他说:“啊,请不要让你的泪水湿透了我的心。”虽然土匪也曾经在这个方面传授给他很多经验,但他就是不会活学活用,每次都是:“别生气好不好?别生气好不好?要怎么样你才不生气?”这样一两次看上去还算真诚,他便以为这是hmemcpy万能函数,每次都使。用久了,燕儿当然也烦了,奈何绝影脑子又老是不开窍,多次暗示无效后,憋得燕儿不得明示道:“你能不能换一招?能不能帮我擦擦眼泪?”

一听她这么说,绝影又自以为找到了万能函数,赶紧给她擦眼泪。燕儿甩开他的手,哭得更伤心了:“我说了才来擦,晚了。”

于是绝影一再告诫自己,下次一定要先下手为强,提前擦眼泪。

真等到下一次,临阵乱了手脚,平时积累的经验又全忘了,话到嘴边又成了:“别生气好不好?别生气好不好?”燕儿只得又无可奈何地说:“换一招行不行,能不能帮我擦擦眼泪。”

绝影这才又想起前几次的经验教训,手忙脚乱地上去擦眼泪,当然,又晚了。

这一次是自己有错在先,事情更不好解决,但不好解决又得解决,于是鼓起勇气给燕儿打个电话,原以为燕儿肯定要发很大的火,奇怪的是这一次燕儿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绝影唯唯诺诺道:“对不起对不起,昨天晚上没把事情搞清楚。”

“嗯。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跟你说,你把另外有个二号网卡设置成局域网……

不等他说完,燕儿打断他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啊?别人都走了。”

“走了啊?唉,看来没机会跟他们说几句道别的话了。”

“你不知道,当时别人就在我旁边,把你说的话全听到了,真把我脸都尽了。”

这么说,绝影才反应过来,要是平时冤枉了燕儿,她一定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难怪这次她没有当面发火,开始还以为是她做贼心虚,现在看了,真是谢谢菩萨保佑了。

“是,真对不起。下次一定不了。唉,你朋友难得到我们家来。下次他们回来,我一定请他们再来。”

“下次,说不定没下次机会了。人家还敢来吗?算了,反正我都把脸丢尽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呀?”

“本来我今天就想走,但今天陈董肯定还没给我买到票,我想最迟就明天往回走吧,到家刚好过生日。今天我去北京城里逛一圈,你看看你要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茯苓饼吧,听周总妈妈说,北京就那个最好吃,从来没吃过。还有烤鸭,北京的烤鸭也很好吃。”

眼看燕儿对自己有要求,有要求就好,正好将功补过,怕的就是她什么要求也没有,回去就等着被收拾吧。绝影连连应承下来道:“放心吧,我从来没让你失望过。”

“少来了,我又不是陈董。”

刚到北京的时候,绝影就给BOSS Liu打过电话,他在公司也忙得团团转,能抽个时间聚一聚就已经不错了,就别指望他还能来迎接自己。BOSS Liu也是盼着跟绝影聚一聚,上次跟他说的搞游戏的事情也不知道绝影下去调研了没有,反正他还是觉得游戏这个东西很有前途。反正对北京路也不熟,就算要去买茯苓饼,还得让BOSS Liu来给自己带路,于是给BOSS Liu打个电话。

BOSS Liu在电话那头压低了声音:“有啥事?快说!”

“我说BOSS啊,你怎么神神秘秘的呢?有啥事不能大点声,我听不到。”

“嗯。”

BOSS Liu嗯了一声,绝影意识到他肯定是说话不方便,说:“是不是说话不方便?那我说,你就答‘嗯’,或者‘不’好了。”

“嗯。”

“我CASE做完了,今天正好有空,要不要出来见一见。”

“嗯。”

“那下午两点吧,我让陈董送我过来,你在哪里啊?”

“嗯。”

“那我到哪里找你啊?”

“等会,我给陈董打电话行了。”

匆匆挂了电话,绝影不免叹息,看来BOSS Liu真被资本家压迫惨了,现在连言论自由都给压制了。要是换到自己公司,别说跟同行通个电话,就是给MM打几个私人电话又如何?要想马儿跑,就得给马儿吃草,现在的人啊,可不是人人都是关羽,把老子憋急了,老子还是一样跳槽。

再见到BOSS Liu,绝影忽然觉得他老了,双眼红红的,头发暖蓬蓬的,胡子应该有两周没有刮过,穿着裤管老大的沙滩裤,脚上穿了双拖鞋。

绝影忽然觉得这场面有点凝重,先发言打破僵局:“BOSS,怎么样,最近有啥研究成果,拿出来分享一下。”

“没啥,学了点DirectX。”

DX,那可是高级技术啊!恭喜BOSS,你又向牛人迈进了一步了。”

“有什么好恭喜的,肤浅啊,肤浅啊。”

“怎么这么没精神?又熬了几天夜?”

“每天都在熬夜。”

“那还不把人整死。这样公司你也呆,老早让你在我们公司,再怎么我还算技术经理,大家都还有个照应。”

“你知道我是不可能呆在你公司的,别说你技术经理,就算你做到总经理也是不可能的。这是原则。”

“那随便去成都找个工作好了,也用不着这么累啊。”

“现在公司也是刚成立不久,情况比较特殊,几个人都很忙,我们是封闭式开发,吃饭睡觉都在一起,现在除了睡觉就是写代码。”

“哦。那不错,那真好,其实那也是我想的。”

“时易事移了啊,当初你在公司不也这样的吗?”

说到当初,绝影想起自己在公司加班到3点多,6点多又爬起来和周总一起去出差,走的时候,周总妈妈给了他一个馒头,馒头真好吃。那时候,虽然是很辛苦,几乎是边写程序边在心里骂,骂以前的程序员,写了一手烂代码;骂周总,骂他把事情安排得这样棘手;也骂自己,骂自己为什么一个结构的cbSize没填充就害得自己调试了一个多小说。但是骂完,也还是觉得自己活得很充实,很有意义。于是他也叹息道:“时易事移了啊。”

BOSS Liu请绝影在他们公司不远的地方吃了顿饭,他还是独自喝了两瓶啤酒。吃着吃着,他指着旁边端菜的女服务业对绝影说:“看见了吗?她是老板的女儿,四川的妹妹。漂亮吗?”

绝影回过头去,觉得那女孩确实是四川女孩,很清秀伶俐,于是点点头。

“所以我们每天都来这里吃饭。”

BOSS不是对这个妹妹有什么想法吧?”

BOSS Liu突然一本正经地说:“我哪里有你那么多想法?就是觉得是同乡,而且就是觉得四川的妹妹好。”

“嗯,我也是,就是四川的妹妹好。”

吃完饭,BOSS Liu买了单,对绝影来说,除了BOSS Liu他从来不让别人买单,BOSS Liu问他:“找其他同学了吗?”

“没有。”

“为什么不去找?”

“因为据我所知,他们都还混得不算好,你想,才毕业几年,谁能混得很好。我去找他们,他们又要请我吃饭请我玩,北京这地方消费又高,都排到世界前十了。虽然他们不说什么,也肯定很心甘情愿,但我知道,这对他们来说也是笔不小的负担啊。还是不给他们添麻烦了。”

“那你就知道来找我?”

“因为你是混得最好的,比我还好。”

绝影说的是事实,BOSS Liu到北京后试用工资都是6000,比自己还翻了一翻。在公司里,陈董总说很有前途,总是说:“别的咱们就不比了,咱们就跟小刘比,小绝你呆在公司,我敢向你保证,绝对不会比小刘差。”

但是现在BOSS Liu6000的月薪了。陈董又说:“那要看你看重的是眼前利益还是长远利益。”

BOSS Liu抹了嘴,手一挥道:“走,我带你去贫民窟看看。”

BOSS Liu说的贫民窟真的是贫民窟。这个地方是一排排平房,房子都很破很压抑,屋子里没有光线,家家户户都是黑压压的,人们不得不在屋子外面做很多事。

房子前面是垃圾堆,有几个小孩子在外面玩,全都穿得破破烂烂还在地上打着滚。看见绝影他们来了,他们停下了打闹,歪着头看着他们。

房子后面是一条臭水沟,不管从哪个方向看过去,都是一片全黑,哪怕在只有10厘米浅的地方也看不到底,因为实在太黑了。不时从里面冒出一个个气泡,绝影知道那就是沼气。奇怪的是这么个臭水沟,中间居然长出几棵柿子树,上面挂了一些柿子,都很大,绝影在北京的水果店见过柿子,这里的柿子都比四川的大,而且还有点方,陈董告诉他,北京人喜欢吃冻柿子,大冬天夜里把柿子放在窗户外,第二天一早便冻好了,吃起来很香。可是看到这样的柿子树,绝影怎么也想像不出“冻柿子很香”。

有人在房子外面炒菜,他们的手和锅里的菜一样黑,从这里走过,闻不出锅里有任何味道。

绝影以为自己出差去的地方算多的了,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在北京,伟大祖国的心脏,居然也会有这样的贫民窟,有这样一群人。

BOSS Liu低声道:“怎么样?有什么感想?”

“没想到啊,北京也会有这种地方。”

“哪里都有,纽约也有的。”

“可是我觉得四川没有。”

“四川也有,只是你没看见,你没看见的,不一定就不存在。”

“唉,这样的环境,他们怎么生活啊。”

“你觉得他们不能生活,可是他们还是在生活。我们几乎每天吃完饭都会到这来走走,来看看,回去以后,便加倍努力地写程序。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努力,以后就和他们一样了。哈哈,小学的时候老师就经常这么说。”

“你错了。开始我也和你想的一样,但来的次数多了就不这样想了。他们没有努力吗?也许他们为了生活,每天比我们还努力,比我们还辛苦。可是为什么他们的条件还这样差呢?每次来这里转一转,回去以后我们就加倍努力地写程序,我就是想,通过我们努力能让国家富强起来,让这些和我们一样努力辛劳的人生活的条件可以好一些。”

BOSS,你这话就说大了,好像在说:保卫世界和平,就靠你了。”

“是有点大了,但心里真是这样想的。”

两人顺着路慢慢离开贫民窟,绝影边走边回味着BOSS Liu刚才的话,心里有点酸。BOSS Liu说:“咱们去喝茶吧,上次跟你说了搞游戏的事情,再好好聊聊。”

北京的茶馆和四川的不一样,都是装修很精美优雅的。在四川,所谓茶馆就纯粹是喝茶的地方。既然喝茶,你白领老总能喝,我拉三轮的就不能喝?所以茶馆都不是很讲究,你有10块钱,你就可以坐在这里喝上一下午,甚至可以倒在沙发上睡上一觉。

显然,来北京的茶馆,喝的不是茶,是一种格调。

BOSS Liu专门说到游戏的事,绝影想起上次还答应BOSS Liu下来好好调研,可后来竟然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想起来真觉得对不起BOSS Liu,万分惭愧,所以只好对BOSS Liu答非所问,东拉西扯。

BOSS Liu大概也看出点端倪,直言道:“是不是不感兴趣?”

“确实不太感冒。我实在不知道这游戏能赚什么钱。总之我当初是被游戏害惨了,说实话,有点抵触心理。”

“那我就不勉强你了。你不干,我自己去拉队伍。”

二人又漫无目的地聊了一会,BOSS Liu的手机响起,接了电话,他一口把剩下的茶喝光道:“老大CALL我了,我得回去了。”

付了帐,两人站起身准备离开,忽然发现离他们不远处有两个人打扮得非常体面,一人提了个笔记本,正摊开了在上面敲敲打打。

BOSS Liu向他们努了努嘴,对绝影说:“看见了吗?人家到茶馆来办公的。要是有一天我们也能像他们一样自由自在地来茶馆办公,有多好啊。”

绝影也望了望他们,在心里说:“要是有一天我们也能像他们一样自由自在来茶馆办公,有多好啊。”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