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程序员60

资本家总是把未来描述得相当美好。这一次,周总显然也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北京啊,毕竟是首都,大城市,他和陈董老想着把公司做大,从这里做到大城市,做到北京上海,再开分公司,再上市,上了市再开分公司……

他这么想,于是也想当然地认为绝影会很乐意去北京,所以在跟他说这事的时候,他用了一种似乎是施舍的语气。

绝影当然不吃他这一套,过去两年中,他出差也去了不少地方,每次一回家就跟别人感叹:“还是四川好啊……

绝影不吃他这一套,于是淡淡地说:“永远?我估计是不行,太突然了,没准备。我一大家子都在四川,房子也买在这里,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一句话,周总听出绝影在其中的不愿意,赶紧转移话题道:“这次我们要做的CASE真的是个大CASE,是个政府采购项目,连人民日报都登了,形势相当严峻啊。本来我们计划开发还是在这里,北京那边的公司做售前服务,现在看还是不行,我们开发部门也要多跟客户沟通,所以还是决定把队伍拉过去。”

谈到最后,你不愿意归不愿意,不去也得去,去多久还不是公司说了算,领导们总认为自己的决定是高瞻远瞩,站在台上挥一挥手,下面的群众便立刻斗志昂扬――那是农民起义的事了。纵观历史上,农民起义为什么总失败,或者就算不失败到最后也是被地主阶级利用,成为他们改朝换代的工具?历史书上说得很清楚了,是因为农民阶级没有先进理论作指导。

资本家当然自认为比地主阶级高级,事实在,资本家总是认为自己比谁都高级,地主阶级都能利用的事情,他们当然也不在话下。

问题是时代不同了,现在的人,特别是搞IT的,谁没有文化?一个比一个有文化。早几年没有社会经验,当然轻易被忽悠了,现在吃的亏多了,哪里还能轻易被忽悠的。赵本山的小品不正是这个过程的反应吗?

这事说出来,周总也觉得没达到他预期的效果,绝影也觉得心里很不爽,最后,周总只得摆摆手道:“这事就这么先说着,这是个大事情,公布出去恐怕会影响到现在开发人员的情绪,所以现在还是先不要公布,你回头先去做做准备吧。”

你越是想保密的东西,传得也就越快,才第二天,Bug Yang就一脸神秘地拉着绝影问:“影头,听说我们要到北京去搞开发……

绝影赶紧打住他:“听谁说的?好好工作去。”

“还能有谁?你就别瞒我了,我知道这事是铁定了的。”

“少来了,说实话这事情我都不清楚,到底要派谁去我也不知道,你小子咋比我还精。”

绝影把话说到绝路,Bug Yang还是不甘心地说:“你不承认也无所谓,反正要真要去,麻烦影头你多给我美言几句,我就想跟你们去北京搞开发。”

Bug Yang的心情绝影当然能够理解,他上次就想着要去北京,那时候还是觉得他太菜,去了只能给自己添麻烦,时间过了这么久,现在看他技术又有了点提高,关键是和自己一样满肚子都是热情,平时热情都憋在肚子里放不出来,一旦放出来,那威力是惊人的。

虽然这么想,他还是面不改色地对Bug Yang说:“好好工作,只要你技术好了,不管到哪,还不需要我美言,周总他们自然会拉上你的。”

Bug Yang听不出绝影话中的话,还是一脸喜滋滋地跑开了。

又过去几周,这几周里,绝影也慢慢对周总说这个CASE有所了解,在周总他们来看,这的确是个很大的CASE,大概周总他们只会用Money来衡量一个CASE的大小。但绝影不这么认为,一个CASE,管你资金再多,但总是拿MFC做做界面,写点SQL搞搞查询,或者把网上开源的代码搬过来修改修改,这个CASE就算值几十亿又有什么用?首先没有什么高级技术需要攻关,没攻关做着就没乐趣;其次那几十亿我连千分之一都拿不到,没有金钱做着就没动力。一件既没乐趣又没动力的事情做起来是很痛苦的。

星期一,周总在全公司开了个动员大会,也就是把这个CASE和未来的计划告诉大家,本来是个很平常的会,但下来之后,绝影深深地感觉到技术部开始不平常起来。

是啊,这么大一个CASE,大得连北京的政府部门官员都到公司做了实地考察,一个人就算写一辈子程序又能遇到几次这样的大机会。

这正是千载难逢的证明自己的好机会,就像当年的比尔盖茨,说不定就凭一个MS-DOS一炮走红。所以技术部的在一天之间忽然失去了以前哪种轻松和随和,人人都变得严肃谨慎起来,大家都只管各忙各的,没事也找点事情出来忙,不到万不得已,不和别人说话,更不去别人的地盘转悠。

在技术部门,这种压抑简直是要命的。周总也是深喑管理之道,他开会的目的是为了稳定军心,结果反而适得其反,弄得人心惶惶。

最后Bug Yang终于坐不住了,他小心翼翼地问绝影:“影头,你说这次我能上不?”

“我不知道。真不知道,周总没给我说。”

“周总也真是,到这个时候还跟我们卖关子,这不是憋死人啊。算了,我亲自去找他。”

“你又来了。我上次给你说的话等于又放屁了。”

Bug Yang这才回想起来,上次绝影也是因为越级上报的事才找他谈了话,当时说得信誓旦旦怎么现在一下又忘记了,于是不好意思起来,道:“唉。我心里急啊。我和你不一样,你是肯定会去的,像我们这些没经验的新手,心情你是无法理解的啊。”

一听到Bug Yang的抱怨,绝影也忍不住了,他厉声说:“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就算我不能理解你,但是你们又能理解我吗?你没听说过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你知道吗?为什么很多人都想成功但成功的人只是极少数?不是因为成功有多困难,其实成功简单得很,只要你一开始就有计划,并且一直做下去。关键是如何面对成功才是最要命的,你失败了,起码还有人同情你,你成功了,连得到同情的机会都没有。你技术菜,起码还有人能帮助你,你技术好了,连个帮助你的人都没有。你什么东西不会做,最多挨几句骂交给我,我要是不会做呢?我不会做也得做,想尽办法也得做出来,我还想找人骂我一顿然后忙我做了呢,但是行吗?你总想着要做大CASE,要去北京,我还不想去呢!你去了,你不用负责,你可以很开心地写着代码,周总和我会安排你写什么,会让你写你能写的。可是难度大的怎么办呢?难度大的还是由我来。我一直跟你说,你没有什么不好了。现在公司的环境比以前好得多,也有这么多人,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去请教。可是你为什么还总是不能满足呢?”

一席话说下来,绝影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Bug Yang,本来这心情在公司已经压抑了很久,本来这席话应该对周总说的。这次Bug Yang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他却把自己的一大堆抱怨发泄给他。

说完了,绝影觉得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他走出办公室,对大家说:“最近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吧。这几天大家的情绪都有些小小的变化,我觉得这样不好。我还是觉得,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对我们来说,技术还是最重要的,什么工作都无所谓,关键是要自己做得开心。”

说完,他又回过头来对Bug Yang说:“你先回去好好写代码,我答应你,一定让你过去。”

Bug Yang刚才还劈头盖脸挨了一顿骂,现在绝影又忽然给他保证让他去,这感觉就像一审判了你死刑二审又马上改判你无罪释放。这时候你是什么心情?你连高兴都顾不上,赶紧跑吧,免得法官又后起悔来,宣布刚才的判决无效。

于是Bug Yang什么也不说,赶紧跑回他的位置上。

可事情也不像绝影想的那样。

陈董从北京打来电话,第一句话便是:“小绝啊,真是辛苦你了,你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啊。”绝影可以想像,如果这时候自己就站在陈董跟前,陈董说这句话时一定会拍着他的肩膀。

其实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就是给绝影宣布去北京的人选,Bug Yang并不在此列。绝影试探着问:“小杨呢?”

陈董反问道:“你觉得小杨如何?”

“我觉得还行。”

“小绝啊,我看人看了很多年了,很少看错过,小杨言过其实,不可大用。”

绝影一听,这话怎么这样耳熟,回忆了几秒猛然想起刘备白帝城托孤的时候对诸葛亮说:“丞相观马谡之才何如?”诸葛亮说:“此人亦当世之英才也。”刘备便说:“不然。朕观此人,言过其实,不可大用。丞相宜深察之。”

那时候刘备都要死了,还有这心情来评价另外一个人,可想而知这人后来必定会给蜀国带来大祸害,实际上这人后来确实把诸葛亮害惨了,也把蜀国害惨了。小说估计都是这样安排剧情的。

但那毕竟是小说,绝影在心里说:“陈董啊,没想到你对三国也颇有研究。我绝影看人也看了很多年了,还是很少看错过,咱们孰对孰错就看这一次吧。”

这么想,他还是谦逊地对陈董说:“陈董说得也有道理,那就再观察观察吧。”

陈董这才低声道:“与其让小杨过去,我不如在北京找小刘,让他过来兼职呢。”

一听到BOSS Liu,绝影才又有点精神振奋,这CASE,如果再能跟BOSS Liu一起搞,做起来又舒服多了啊。

Bug Yang坐冷板凳的消息不知怎么也传到了Bug Yang耳里,他当然不依不饶地找到绝影说:“陈董对我肯定有偏见,他不在公司,不知道我现在的水平,我和以前不一样了。影头你最了解我,你答应让我去的。”

一时弄得绝影也左右为难,只好说:“当然,我答应你一定会做到,你先在公司准备好,我先去北京,随时等着我调你过来。”

这么说,Bug Yang还是有点不甘心,毕竟这事情还没落实下来,就是一张空头支票而已。

绝影也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也不好意思正视他的眼睛,只顾低着头收拾东西。Bug Yang的心情,也许正是欲哭无泪。

对周总来说,稳定军心在前期还是压倒一切的大事,他对绝影说:“小绝啊,咱们出去走走吧。”

再来到北京,已经是寒冬了,这里的冬天冷死人,有时候还刮大风,也不知道风是怎么刮到城里的,明明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把北京城裹得严严实实,不要说长城,就是什么三北防护林都没这么厚,可风还是弄找着缝子钻进来。到这时候,绝影才懂得“没有不透风的墙”这话的确说得有道理。

这次周总和绝影他们一起来到北京,以前他和陈董分工明确,一个在外跑业务,一个坐镇四川负责开发,这次连他也跟着过来,可见这CASE对他们来说真的是很重要,失手不得。

周总关切地问:“小绝啊,这次要出来这么久,有什么后顾之忧可以跟我说。”

“其他没什么,就小龚。去年一年,我差不多有半年都在出差,特别是下半年,几乎都在外面。很久没好好在家呆上一段时间了啊。”

“嗯。这个我也知道。所以我和陈董商量了一下,每个月有几天假,你可以会家去,路费由公司负担。”

“可这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那我还有另一个想法。如果这个CASE的情况好,不如你把小龚接过来,以后你们就在北京发展吧。”

绝影不置可否地沉默着,在很多人眼里,北京上海固然是好地方,自己有很多朋友,哪怕就是放下技术主管去做代码工人也非要往这些地方跑。绝影觉得有点好笑:硅谷确实有很多人创业成功,但是还有更多的人创业失败,更有更更多的人连业都没创,还是继续打着工。既然如此,为什么还非得人人都去硅谷碰壁?

见绝影一直沉默,周总也深沉地说:“小绝啊,说实话,这次CASE形势相当严峻,也许你还不知道,但我感觉,这真是Mission Impossible。”

绝影的英语一直比较菜,周总又老爱说英语,这一次和以往一样,他又以为他说的什么重要的事,忙问:“什么?”

Mission Impossible。”

周总再重复一遍,绝影还是没听懂,只得自言自语地说:“不懂!我只知道Nothing impossible。”

刚说话,周总的语气突然提高八度,嚷道:“如果你这么说,那真是太好了!”

很久以后,绝影才知道“Mission Impossible”原来是“不可完成的任务”,那时候,他确实没把这句听懂,也确实只知道“Nothing impossible”。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