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程序员61

绝影再见到陈董,已经是深冬的时,这时候北京也到了刮风的季节,于是陈董再也不在绝影他们面前强调北京有多好了,因为每当这个时候,下面的人便说:“好大的风,一点也不好。”绝影当然知道不能在陈董面前说北京不好,但是他们不知道。

陈董拍拍绝影的肩,语重心长地说:“小绝啊,你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啊。这次就全靠你了。”

绝影对他这句话已经有点麻木,只是机械地说:“哪里,哪里,尽力而为吧。”

陈董忽然又激动地说:“真的。当初我让周总一起过来调研这个CASE,我说对他说,这个CASE的设计还是得他来好好把把关。调研了几天,他摆摆手说:‘不行,这个CASE一定得让小绝来搞设计。我们都不行。’”

绝影没想到在背地里周总对他的评价也会这么高,想到平时对他的腹诽,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所以资本家有所时候还是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事实求是嘛。

因为这个CASE来得太突然,公司显然还来不及把方方面面安排周全,所以前期就先租了间民房委屈大家住下来。工作生活都在这里。绝影神神秘秘地告诉下面的人:这大概就是封闭式开发吧。

北京这边的售前公司的经理绝影很早以前就听说过,那时候陈董把他描述得出神入化,以前是搞销售的,做了30年销售,在北京独家代理一个很大品牌的服务器,算个地地道道的京城的大老板。本来生意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十分了得了,但他还是投出一大笔钱到这个CASE上来,为什么?当然是为了赚钱,由此可见这CASE是多么有前途的。

于是这次绝影带着崇敬地心情见了这位杜总。原来杜总也只是个相貌平平的人,在陈董之后也训了话,大意都和他们说得差不多,也就是再把陈董的北京方言翻译成了标准的普通话。

见过以后,觉得杜总也不过尔尔。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比如周星驰演的《唐伯虎点秋香》,唐伯虎在家里有八个貌美如花知书达理的老婆,真是羡煞旁人了。可是他还觉得不爽,还不过瘾,抛开八个老婆和老娘不顾还天天到外面去拈花惹草,还要去点秋香?为啥?神秘感而已。这样一想,你也就明白为啥男人啊,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哪怕是颗草,他也要倾进全力去得到她,反而就算他家里摆着一块宝,他都天天视而不见。

技术也是如此,以前天天用SDKMFC写着程序,去网上看牛人们动辄就是RING0RING0的,觉得这RING0是如此神奇,于是崇拜得要命,好像一但进入RING0自己便从菜鸟一跃而成牛人,也就是佛法上讲的天天坐在那里不吃不喝,有一天突然就“顿悟”了,成佛了。

等有一天要是你真正去搞驱动了,搞内核了,又觉得RING0也不过尔尔,不过就是多了些特权指令,换了些导入库而已。于是搞着RING0的人觉得RING0也不过瘾,没搞RING0的人又觉得RING0如此神奇,崇拜得要命。技术本身没有什么区别,区别在于人们对他的看法而已。

上次EB的成功让陈董他们对BOSS Liu又有了新的看法,这次的CASE正好也在北京,陈董他们不好意思,让绝影给BOSS Liu打个电话过去。

这当然也是绝影期待的,于是他兴高采烈地播通了BOSS Liu的电话,第一句问候还是:“BOSS,最近在干啥呀?有啥研究成果拿出来分享分享。”

本以为BOSS Liu又要说:“哪里有什么研究成果呀。”

谁知这次他说:“当然有。”

这让绝影有点意外,次数多了,原本以为BOSS Liu就算有什么研究成果也会谦虚一下的。

“那就赶紧拿出来分享分享。”

“不跟你分享,你对这个不感兴趣。”

“什么啊?”

“游戏方面的。”

“那就算了。我听到游戏头都大了。还是说别的吧。我又到北京了,这次要在这边呆几个月。”

说到这里,BOSS Liu的语气突然兴奋起来。

“那公司呢?你不干了?”

“没啊,就是公司的CASE呢。反正你也在北京,上次我们做的EB,周总他们觉得效果比较好,这次想让你也来兼职做点东西。不晓得你有没有时间。”

“时间就像牛奶,要硬要去挤当然还是有的,关键是CASE有搞头吗?”

“肯定有搞头,要不我也不会来这么久。”

“说来听听。”

“你要来,就先做XRFUC!”

BOSS Liu在那边突然笑了起来,说:“XRFUC?这名字估计又是周总起的吧,只有他起的名字才这么深奥。”

XRFUCX-ray Family Universal Controller,这么有创意的名字,当然是我起的。总之你不管谁起的,绝对有搞头。”

“行行,别说那么多,我记不住,还是就叫XRFUC吧。我最相信BOSS,既然你说有搞头,那我星期六就过来看看。”

放下电话,绝影得以地对陈董说:“好了,他说星期六来。”

“那你告诉他,星期六我去接他。”

时间是不等人的,几个人很快就开始工作起来。初中有篇课文叫《口技》,里面写道:忽然抚尺一下,群响毕绝。撤屏视之,一人、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而已。绝影一直觉得这种感觉很好,特别“是一人、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而已”,简洁明了,越是简单,越是能体现出其中的技术水平。换到现在,绝影他们工作起来算是“一人,一桌,一椅,一烟,一电脑而已”,所以走到哪里都能工作,这才是效率。

CASE的设计还是最令人兴奋的。C++毕竟是绝影的软肋,这点他自己也得承认,眼看这次BOSS Liu可能又要过来参加工作,可不能再让他抓住自己什么把柄。BOSS Liu这个人鬼精鬼精的,在汇编上从来不发一句言,就喜欢拿他的强项C++跟自己比。绝影又正和他不同,偏偏又想在C++上和他较量较量,拿自己长处比别人短处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你要比C++,咱们就来比C++,要的就是你汇编比不过我,C++我也不比你差这种效果。

所以绝影这次还是抽时间恶补了一下C++。以前的接口设计他总是用C风格描述,这是受了Win32 Platform SDK和汇编的影响,C风格的接口确实很好,不管什么语言都能很好的调用,但C++接口就不一样,要是别人换成了VB,或者ASP,那怎么办?

可是BOSS Liu说得振振有词:“你自己的CASE,你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你不会在里面用汇编,也不会用VB,更不会用ASP,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呢?难道你还指望着有第三方来为你的CASE开发插件?”

这一次,绝影也尝试着把接口都设计成C++的,等BOSS Liu来了,把这个拿出来给他看,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这样做,就不得不接触虚基类,虚函数这些他非常不擅长的抽象的东西。有时候,只是为了跟BOSS Lu竞争而舍近求远,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得不偿失。几年以后,BOSS Liu提起这件事,他说:“BOSS上次的设计,还是非常好的,看不出来,你对C++还是有研究的。”

绝影摇摇头说:“你错了,一个设计最失败的就是缺少想像力。那个CASE正因为用了我不熟悉的技术,失去了发挥想像力的空间,可惜啊。”

一直到这次,绝影才知道“南电信北网通”这个说法。这间民房里装的就是网通,本来在四川也有用网通的,而且价格还比电信便宜得多,绝影也去尝试用了一个月,在那个月的第一天绝影就后悔了――网速慢得要死,仿佛又回到了上个世纪拨号上网的年代。这样的网,就算50块钱一个月等于白白浪费了50块钱,10块钱一个月等于白白浪费了10块钱。

谁知道这网通到了北方,就像四川队回到了主场,突然又跑得快了起来,而且是一发不可收拾。看来四川队的确是主场龙客场虫啊。

工作刚刚起步,绝影的电话便响了,拿起一看,居然是大爷打过来了。两月过去,本来绝影都差点把大爷忘掉,谁知这时候他又打个电话过来。

一屋子都是人,绝影压低了声音说:“有啥事?快说。”

大爷还是不紧不慢地说:“有空没啊?我还有个CASE想你帮我做。”

“肯定没空了,我已经到北京了。”

“那什么时候回来啊?”

“说不准,长期的。”

两个月不见,突然又跑去了北京,还是长期的。这让大爷有点吃惊,他沉默了一会,说:“那我上次给你说的事情呢?你考虑没有呢?”

“最近CASE比较多,哪里有时间考虑啊。”

“那你老婆呢?也过去了?”

“没有,她还在四川呢。”

“那边生活方不方便?”

“当然不方便了,哪里有家里好啊!”

听到这么说,大爷马上换了平静的语调说:“那也不是办法啊,你家都安在四川,又跑这么远去,还跟你老婆长期分开了。我上次给你说的事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总之你要是跟我干,我肯定把你当做合作伙伴,既然是合作伙伴,有什么事情肯定跟你一起商量,也不至于把你搞得那么不方便。”

听到大爷说到重点,绝影立刻环顾了一下四周,大家都在各干各的事,并没有太多的注意他,于是他更加压低声音说:“这个事,先放一放,回头我给你QQ号,有什么事情上网说。”

大爷大概也听出绝影的不方便,很爽快地挂了电话。

刚才还好好的,挂了电话,绝影的心里又不平静起来。其实在公司的这几年,周总陈董他们对他确实不错,如果说工资这些开得有些低,那是他们没办法,因为公司就是这个样子,是个小公司。

但公司总不能永远都只是小公司,一年这样行,两年三年十年二十年还这样,那就觉得很不值,因为我的技术在不断进步中,为公司做的贡献也越来越多,公司也应该不断进步起来,要不,这公司肯定有问题。

再说这出差的事情,一年之中有半年在出着差啊,虽说早些时候自己对出差确实很感兴趣,也明确向老总们表示很愿意去出差。但事情总是会变的,出差出得多了出得久了,人也疲了,就像小时候,连蚂蚁这么个小事情都能蹲在那里观察一下午。现在呢?现在忙得一天到头连蚂蚁都看不到一只,就算看到了,也没心思去研究。

特别是还总得跟燕儿分开,两地分居,这是感情最大的杀手啊,虽然现在还看不出什么端倪,要是等端倪真的出来了,什么都晚了。

以前,绝影很快能把自己心态平衡下来,说实话,做技术工作的,最忌讳就是心态不能平衡,一旦你心态不平衡,你就写不出什么程序,虽然你可以几个小时一直坐在电脑面前,而且要写什么怎么写你也很清楚,可是你就是下不了手。因为写程序这个工作和别的不一样,从你决定动工,你就很清楚地知道这次至少要实现个什么功能,或者完成什么阶段性的工作,中间思路不能断,一旦断了,接上去的工夫甚至比全部重写还要麻烦。

但这次,绝影却久久不能平衡下来。

晚上,他对周总说:“周总,今晚能陪我出去走走吗?”

面对绝影这样的要求,周总有点差异,但还是点点头。

他们走在一所大学的校园里,学生们带着不一样的心情和不一样的目的三三两两从他们身边走过。校园,曾经是这样熟悉,现在又这样陌生。他对周总说:“周总,你用我已经快三年了,以你的看法,我会成为一个成功的人吗?”

周总不知道绝影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他说:“就技术来说,你会成功的,而且会很成功。你和别人不同,当你追求起技术起来,在你身上有很多别人没有的东西,这些东西,注定你会在技术上达到很多人达不到的高度。”

“可是我不只说技术。毕业快三年了,我渐渐感到很多东西很现实。就算我能把技术做得很好,你说,我能够挣很多钱吗?会有自己的车吗?”

绝影这样说的时候,想起来以前和陈董去成都见钟工,看到他那辆本田车,从那时候起他就认为,一个成功的男人都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车。

话题渐渐沉重起来,周总也深沉地说:“你是块做技术的料。可是你刚才说的赚钱,其实赚钱还需要很多技术上的东西,很多时候决定一个人能不能赚到大钱并不在他的技术。以后你会怎么发展我说不准,但是就现在来看,如果你一直在公司发展下去,你会有你自己的车的。”

绝影也沉默了一会,想起了BOSS Liu,几年来,他和BOSS Liu一直在比,一直在技术上暗暗较劲,于是他停住了脚步,很认真地对周总说:“那周总,你觉得我和小刘比呢?我觉得我技术不比他差,他离开了公司,我留在了公司,你觉得我会比他发展好吗?”

周总也停住脚步,认真地说:“小刘,小刘和你又不一样,他属于激情创业型的人,也许有一天你开着QQ,他会开着奔驰接你去北京饭店,但是更大的可能,你开着QQ,他什么也没有。”

他们不再说话,又走了几分钟,绝影说:“很冷,咱们回去了吧。”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