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程序员63

人手问题还是最大的问题,虽然绝影觉得现在已经到了BOSS Liu说的“实在不行了”的时候,但他肯定是不会去找他的。

以前在公司,要是人手不够。绝影多半会自己去顶一顶,其实也无所谓,只要CASE能按时完成,何必要去在乎谁多做一些少做一些呢。

可是后来绝影渐渐发现这不是办法。本来一个西瓜切成四块,要四个人才能吃完,现在少了一个人,于是绝影便自告奋勇一个人吃两块,三个人总算把这西瓜撑完了,说实话自己是撑得实在不行,但是BOSS他们不这样想,他们想:看来这个西瓜是很有意义的,通过这个西瓜,我们发现原来绝影的食量大得很,一个人能吃两分西瓜。

于是以后理所当然地每一次BOSS们都只安排三个人吃一瓜,剩下一个人还能再吃点别的,这不是大大提高了效率了吗?

而这时候,绝影也只好苦撑着肚子继续吃。

事情到此为止也就罢了,问题是久而久之BOSS们又想:“绝影每次都能吃两块西瓜,莫非以他的食量能吃三快?下次我们就来试试。”

所以这个CASE,每次当陈董问:“小绝啊,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

他都说:“其他都没什么,就是人手,人手。”

于是每一次,陈董都说:“行,我这两天一定给你解决人手的问题。”

可是两天过去了,绝影提醒他:“陈董啊,人手不够啊。”

陈董有严肃地说:“行,这两天我一定解决。”

一个两天过去,两个两天过去……

绝影终于忍不住了,他很认真地对陈董说:“陈董,再没有人手,这个CASE恐怕不能按期完成了。”

这时候陈董才急了。说实话办法他也不是没想,总绝影北京这么大个城市,还背靠中关村,中国的硅谷啊,IT人才多一抓一大把多的是,什么东西一旦多了,就不值钱了,所以要在北京花两三千块钱招个程序员还不容易?而且我还给你招个熟手,招个有三四年工作经验以来就能上手的。

可这是北京不是四川啊。陈董在北京呆了这么多年,看来还是不了解北京这几年IT界的发展,用BOSS Liu的话说:IT界平均工资都五六千了,我在这就只算挣个平均工资。

抱着这样的想法,也难怪陈董一直都解决不了人手的问题。所谓的“熟手”,“三四年工作经验”,“一来就能上手”的当然招不到,可是又不愿意提高招聘成本,于是折中一点,去招几个应届毕业生。陈董认真问:“还缺几个人?”

“就缺一个,就一个就够了。”

在绝影来看,人当然是越多越好,但从公司的立场出发,尽量解决成本,就一个人,安排得紧一点,还是能完成CASE的。

没想到陈董又大方起来:“小刘算一个吧,但是现在他也来不了。我去招应届毕业生去,就算半个。我招三个,给你一个半,够了吧。”

听他这么说,绝影在心里只想笑,把人用“半个”来做单位,恐怕是陈董首创。他想告诉他,BOSS Liu能做一个人的事情,算一个,但很多人来了公司,什么都不能做,这样的人就算招十个一百个,也什么都不能做,还不如就要一个BOSS Liu

资本家啊,精于成本计算,难道就没想到十个劳动生产率为0的人,就算雇佣成本为1,也顶不上一个劳动生产率为1雇佣成本为10的人。因为按照前者,你那十个一块钱完全是打了水漂了啊。

这么想,还是要人,有总比没有好,就算来打打杂也行。于是绝影忍住笑,点点头。

可是人家应届毕业生又觉得环境太差了。上次来了一个,周总碰了一鼻子灰,大概心里有点不舒服,他摆摆手说:“不好。小绝,你说说你有什么意见。”

“不如把小杨调过来吧。”

这个时候,绝影不失时机地提出Bug Yang,本来自己就对他有承诺,让他来北京做封闭式开发,周总陈董他们肯定是不信任他,但那是他们,自己还是很信任他。这个时候正是提出他,可谓是天赐良机。

周总望了陈董一眼,皱了皱眉头。

陈董也开始沉思。

绝影赶紧说:“现在太缺人手了。反正小杨在四川也是开发,调过来也是开发,有人总能做点事,总比没人好。”

周总还是没说话。

绝影说:“让他过来吧,这个事情我来负责。”

周总突然抬起头来:“不是谁负责的问题,我想的是万一来了又没能发挥什么作用,耽搁了CASE,谁负责都没有意义。”

沉默了一会,他还是说:“那就让他过来吧,小绝说的也对,能做一点算一点。但你也要先做好最坏的打算。”

绝影点点头。

Bug Yang在一个寒冷的早晨来到了他向往以久的北京,来的时候绝影他们正在睡觉,这段时间,他们一般都是很晚才睡,又很晚才起来。

Bug Yang爬在绝影的床边喊:“影头,我来了。”

绝影眼睛也没睁,说:“先出去,让我多睡会,我们睡得很晚。”

于是Bug Yang跑去外面沙发睡了一会,来北京的第一天,他便感冒了。

根据绝影的经验,每一个CASE,无论大小,都有所谓的“胶着”阶段――最初设计的兴奋和关键技术攻克过去,剩下的就是枯燥的编码,就是天天坐在自己再熟悉的电脑面前,开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VC6,往里面敲打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代码。

而每到这个阶段,绝影心里就莫名其妙地压抑。是啊,这样简单的编码即使换成Bug Yang也能顺利地完成,能好好的写代码,对一个程序员来说是最起码的要求。

更糟糕的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深深的体会到,生活是如此单调,几个男的住在一起,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坐在电脑面前写代码,用绝影的话来说:“几乎没有精神生活。”如果说有,那就是每天到news.qq.com上把大大小小新闻全部点击一遍,连最不起眼的死角也不放过,点出来有链接了就继续往里面点。即使这样,也好景不长,毕竟无聊的时光是无限的,而QQ新闻的内容是有限的,用不了多久,那网站上所有的新闻便都成了旧闻,如果真要看新闻,还得坐在那里等刷――一会按下F5,看有没有什么更新。

说到“等刷”,一下又让绝影想起了大学时玩游戏的情景,班上好几个人组成一队跑到猪洞练级,奈何人多猪少,于是大部分时间只好傻傻地站在那里,等着服务器刷怪物出来,就是所谓的“等刷”。

这事情下面的人也反应了好多次了,一来绝影怕他们等久了又越级上报,二来也正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所以赶紧继续往上报。

于是在一个风高月黑的晚上,周总把几个人都叫到一间房间,认真而严肃地说:“最近小绝反应,大家认为生活和工作太单调。这是个大事情,影响到大家的心情了,必然影响到大家的工作,所以我和陈董非常重视,专门开会研究了这个情况。”

说到这里,周总停了一下,似乎是在观察大家的反应。

可是大家都像事先约好了一样,一个个都不动声色。

看不出什么端倪,周总又继续说:“我和陈董决定,以后每周咱们放半天假,陈董是北京人,让他司机带着大家出去转转,想去哪里就由你们说。”

周总在说这个的时候把声音提得很高,绝影很明显地听出这语气里带了多大恩惠的味道,就比如你一个月工资3000,那每周的半天假起码就值1000,你想,这都大到你工资的三分之一了,还不大?

本来周总还等着大家说几句话,但是大家还是沉默,他望望绝影,绝影也不说话。在这种情况下,周总忽然觉得有点尴尬,于是转移话题说道:“另外我还和陈董商量了下,觉得大家到北京来做开发确实比较辛苦,所以咱们这次适当提高一些工资,具体多少,下来我再分头通知。”

提高工资,这是来北京前陈董就有的承诺,所以绝影并不惊奇。说实话要不是陈董有这个承诺,自己哪里给燕儿交得了差。

所以有时候老板啊,也得为员工设身处地地想一想,我绝影是不在乎多那么千儿八百块钱,说实话要是我真的是为了钱,老早就和Bug Yang他们拉个队伍搞私活去了,或者直接辞职了去跟大爷搞。以前还没退路,现在大爷就坐那里等着自己,而且还是认真的。

这毕竟是在公司啊,在公司他是员工,你可以要求他们像每一个BOSS说的那样:要热爱公司,要把公司当成是自己的,一切要以公司的利益为重。可是回了家呢?回了家他就是男朋友或者老公或者儿子或者爸爸。身份不一样,肩上的责任不一样。在公司对BOSS负责,回家就应该对家人负责。如果你让他对BOSS负了责,却弄得他没能力向家人负责,问题就大了。毕竟,真正能左右一个人想法的往往不是BOSS,而是他们的家人和朋友。

周总说完这话,又望了大家一眼,大家还是没说什么,来北京前绝影就把提高工资这个事情给大家透了点风,要不,在这种精神生活极度贫乏的条件下工作,大家早闹翻了。

可周总又不知道绝影早走漏了风声,于是他理所当然地认为大家本来就是这样,这是正常的,越发觉得这里面还有很多剩余价值可以挖掘。

见大家没什么反应,周总继续说:“刚才说了,到北京就按照北京的标准适当提高了工资,公司也安排了住宿,所以吃饭嘛,就没有补助了,虽然这里每天都有人做饭,这几天就算了,从明天开始,大家就自己出钱,想吃什么就让做饭的去买什么。”

周总这样说,大家还是没说什么,绝影的心里却翻了。因为在这之前,陈董除了承诺提高公司还承诺了由公司安排食宿。绝影也是很得意地把这个事情告诉燕儿,意思就是我到北京挣的钱就是纯粹的钱,反正人生地不熟,平时也没地方好去。

燕儿在心里一衡量,才勉强能够接受。

现在陈董不露面,周总却做在这里把一切都驳倒了。真是一个红脸一个黑脸。以前绝影就经常听别人说,老板的话千万不要相信。一个人说了,不信,两个人说了,也不信,大家都说了,还是有点不信,毕竟如陈董经常说的:“小绝啊,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我不让你们失望,你也不会让我失望。这就是绝影的想法。

这一刻,绝影突然觉得一切都那么假。可是,在这个时候,他还是把一切都强压住了。

周总把一系列决定宣布完,说:“大家都先忙自己的吧,小绝你留一下。”

以前在公司也经常是这样,有很多事情,周总还是只跟他商量。这样看来,周总他们对他还是很信任,也正因为这样的信任,绝影才一次又一次决定不让他们失望。

周总呷了一口茶,缓缓地对绝影说:“怎么样,我刚才宣布的,你觉得还有什么不好的,都可以提出来。”

绝影很想说管食宿的事,可周总一点也不提,也许是在故意回避,于是他也平静对周总说:“周总,我想这个CASE可以回四川做么?”

他的语气很平静,可是内心很不平静。

周总显然没料到绝影会突然说出这句话来。虽然语气很平静,但这是从绝影进公司以来,他所说的最具挑衅地话。

周总毕竟是周总,他很快就压抑住心里的吃惊,也用平静的语气达道:“恐怕不行。你也知道这个CASE的情况了。我们必须随时和医院,和售前公司保持沟通,否则开发起来非常困难,你说呢?”

球又踢回绝影这里,他低头说:“知道了。”

“那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

“那好,有什么问题尽管跟我踢,CASE的进度你好好把握一下。”

从周总屋子出来,绝影越想越不服气,以前他多不理解燕儿,认为燕儿才是不理解自己,现在他突然明白燕儿为什么每次都是那么斤斤计较喋喋不休。也许她当时的心情就和自己现在一样。

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一定要信守自己的承诺,如果你没把握做到,最好就不要去承诺,至少你什么也不承诺,别人不会看不起你。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