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程序员64

事到如今,绝影算是已“萌生去意”,但这“去意”虽然萌生出来,奈何CASE还摆在那里,打压着这“去意”。这就像江湖或者武林,老前辈们尽管都八九十奔百的人了,头发胡子都白了一大把,这样的人,不要说武功,就体力恐怕都比不上年轻人――当然,张三峰可能要除外――但前辈毕竟是前辈,除非我死了,其他人都别想碰我这方丈主持或者武林盟主的位置。

这都不重要,关键是年龄都一大把了,还跟年轻人一般见识,非要去争个方丈主持或者武林盟主。年轻人不懂事,自己活了一辈子,应该知道什么才是值得追求的了。

大爷还是天天都出现在他的QQ上,他自己每次上QQ都隐身,而大爷恰恰和他相反,不但随时随地都上着,还充成QQ会员,让自己名字红红的,排在对方众多好友的前面,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线似的。

绝影小心翼翼地在QQ上对大爷说:“我想辞职了。”

“嗯,你想通了。出来,跟我搞吧。”

“不是,就算没有你,我也准备辞职。”

“我知道,我知道,那你怎么安排的?有什么打算?”

“现在还只是个想法呢!说实话我还欠着公司两万块钱呢。要是不把钱还了,还辞不了职。”

欠钱这个事,绝影自认为说出去被人笑话。因为以前念大学的时候问土匪借了钱,都工作了好几年了,土匪还经常拿这事愤愤地说:“别得意,大二的时候,你是不是每周都问我借了钱?”

“是借了,还了吗?”

“还了。”

“还了你还说什么?”

“那到是,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有啥好得意啊,以前还不是问我借过钱?”

“可是没得意啊。”

……

所以除了家人,绝影从没跟别人讲他欠了公司钱。这次给大爷说,一方面大概是在心里已经对他解除了戒备心理,二他不是想让自己出去跟他搞吗?既然这样,大家就一起想想法子。

大爷沉默了一会,认真地说:“如果你真准备辞职跟我搞,那我先拿两万块你把钱还了吧。”

绝影料到大爷会帮他想办法,但没想到大爷居然会这样说,两万块啊,自己身边大都是打工的人,两万块的确不是个小数目。就像燕儿计算的,以自己一个打工仔的身份,要把这两万块给公司还清,那得等到2009年。

所以,绝影想,这肯定不是真的,大爷在说着玩。于是他也用认真的口气说:“两万块,可不是小数目啊。你想清楚没有?”

“当然,我告诉你,以你的技术和我的市场,只要你出来跟我搞,我们俩一年搞个三十万都只是保守估计。”

“我不信。”

绝影确实不相信。以他对自己技术的信心,你给他说年收入十万他睡着都会笑醒,这样还比较现实。什么叫“物极必反”?你要是像大爷一样一下给他说个三十万,这时候他就不会笑了,不是因为他清醒,他认为这是在吹牛。

即使这样,大爷的士气也没受到打击,他说:“信不信你跟我一年试试就知道了。反正我至少保证你每月6000收入,也比你在公司好。”

绝影叹了口气道:“收入不是最重要的。不过CASE还得做,而且我是公司技术经理,辞职是个大事,容我徐图之。”

大爷给了绝影承诺,先不管是真的假的,绝影觉得压力小了很多,星期天给燕儿打电话他就把辞职的事情告诉燕儿。

“本来陈董承诺又管吃又管住的,现在啥都没做到。我想辞职了。”

听他这么说,燕儿得意了起来,以前正面侧面背面劝他辞职不知道劝了多少次,他就是不听,不但不听,还总认为他自己是对的。现在可好,他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愿意听自己的意见了。

“你早该这样想了。去之前就该这样想,根本就不应该去。”

“话不能这么说。要不是因为我在公司这几年,我也不可能进步得这么快。说实话,公司和周总陈董对我还是有恩啊。”

“你呀,最大的缺点就是别人给了你一点小恩小惠,你就总觉得欠了别人.他对你有恩,这点我也不否认。但是你也认真地对待了每一个CASE,你加班加点地工作,说实话,帮公司他们解决了很多燃眉之急,也算报答了他们。你不欠他们什么。”

如果说绝影在心里最后的斗争就是周总他们的恩情,听了燕儿这席话,他突然开悟了。是啊。想想自己在公司,对待每一个CASE,每一个任务不说一定最到最后,但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为什么?一方面是自己性格本身如此,自己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好。另一方面,不得不说这是在潜意识里面报答他们。正如陈董经常说的:“小绝啊,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啊。”自己也确实没让他们失望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也并没有欠他什么。

这就像两个人谈朋友,或者结了婚,如果两人都像热恋时说的和想的那样能天长地久白头偕老也不错,但问题是事情往往都和想的不一样。于是只好分手或离婚。分手和离婚的原因是多种多样,但从来没听谁说:“他用了我的钱,欠了我多少多少,所以不能离婚。”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嘛。

这么想,绝影觉得一切都释然了。他对燕儿说:“好。我这就跟他们说。”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公司?”

“可能还要一段时间,这个CASE要做完。”

“那有什么用?等你把这个CASE做完,你已经被他们利用完了,那时候才辞职和现在辞职效果根本不一样。”

燕儿这么说,绝影生气了:“什么利用不利用?公司利用我?我不是也在利用公司挣钱吗?这CASE是我负责的,我一定要把他做完。我今天这样对待工作,这样对待公司,明天就会这样对待你,这是你想要的吗?出来后的退路我已经找到了。为什么还要为一点小事斤斤计较呢?”

绝影发了火,燕儿也不说话了。

来北京才两周,Bug Yang又坐不住了。他找到绝影说:“影头,我实在受不了。”

“为什么?你不是说你很想来北京坐封闭式开发么?”

“不是因为累。我还是觉得我待遇太低了。现在做这么大个CASE,我们才几个人?关键想不通的都还不给我转正。既然让我来北京,说明在技术上肯定了我。但是又不转正,这不是不信任我吗?”

Bug Yang说出这席话,在以前,绝影肯定又会把他臭骂一顿,这一次,他却什么也没有发作。他想告诉Bug Yang他本来确实没机会也没资格来北京,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把他争取过来,他还想告诉Bug Yang,陈董他们并没有他想像中那样重视他,他总觉得自己工资低,可是陈董他们还是不愿意给他涨,为了安抚他的情绪,到最后,自己是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几百块发给他。让他来,其实并不是因为自己或者周总他们肯定了他的技术,只是因为自己对他有个承诺。

可是,他没有把这些告诉他,他冷静地说:“那你的想法呢?”

“我要辞职。”

“什么时候?”

“现在。”

说得很平静,绝影心里还是震了一下。他想到他会辞职,他不相信他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要辞职,而且就是马上。现在CASE正做到将近一半,Bug Yang自己的部分也才进行了差不多三分之二。这时候他要是走人,后面的摊子根本没人能收拾。

他记得清清楚楚,在公司里,技术上不说,他对下面人说得最多的就是要对自己负责任,自己的CASE,无论发生了什么情况,一定要做完。

念高中的时候政教处主任就教了他,成才成才先成人再成才,绝影一直把他这翻言论牢记在心。

同样写程序也是如此,先学会做人,再学写程序。平时在公司,听了他的话,Bug Yang都一个劲的点头,他还一位他真就明白了,所以他才信任他,才力排众议让他来北京。

Bug Yang镇定地说出这句话,他料到绝影会生气,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也打定主意要走了,要生气就让他生吧。

可是马克吐温说,穷人在想哭的时候也想笑。这一次,绝影没有生气,他平静地说:“交接都准备好了吗?”

Bug Yang见绝影没有生气,连忙说:“都准备好了。说实话,我做这个决定,就是针对陈董和周总。影头,你对我没得得说,我还是想跟你混,跟你学东西。东西还没做完,如果人手不够,你要是让我留下,我就留下,把东西做完。但是以后我肯定不会买他们的帐。”

在平时,这是句很经典的拍马屁的话。这时候,绝影很难过。他很喜欢这个有激情的年轻人。可是,在一起这么久了,他总是说要跟自己学。自己也教了他很多东西,他却连最重要的一点都没学到。所以绝影还是平静地说:“你走吧。我以前就跟你说过。在公司,你不去做,有人会来做。一个CASE,你公司不接有的是公司来接。希望你以后能有个好的发展。”

“谢谢影头。我觉得跟你这么久,我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我想以我现在的技术,找个好点的工作应该不成问题。”

绝影沉思了一会,点点头:“小杨啊。你我共事了这么久,我最后一次再跟你说些话。你知道禅宗吗?禅宗里有段名言:说我们在修炼禅宗之前,山脉就是山脉,河流就是河流。我们在修炼禅宗的时候,山脉不再是山脉,河流不再是河流。等我们修炼完禅宗后,山脉又复为山脉,河流复为河流。这就像以前哲学里学的,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这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比前一个阶段有进步。虽然第一个阶段和第三个阶段看起来很像,但是他们本质已经不同了。我从学写程序到现在,经过了这么多年,深刻的感觉到这三个阶段。最开始的时候学了点毛皮,能写个Windows下的程序,就觉得自己很牛了,用你的话说,就算卫星也能放上天――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啊。后来慢慢接触的CASE多了,接触的人多了。又发现自己其实还是很菜,掌握的东西都很肤浅,比自己牛的人多的是。再到后来,CASE做得更多,接触的人也更多,我又发现,其实自己技术还是不错,‘牛人’谈不上,‘高手’应该算了。现在,你觉得你技术很牛了,你处在哪个阶段呢。”

Bug Yang一直默默地听着,不说话。过了好一阵,他说:“影头,我觉得我算到第三个阶段了,至少离你不远了。”

Bug Yang走出去。绝影望着他的背影在心中默默跟他道别。他只能祝福他一路走好,因为即使在这个时候,他还是没能看清楚自己,他还是不能明白绝影要告诉他的最重要的东西――对一个程序员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不是什么高深的技术和锻炼的机会,而是如何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程序员。

正因为这样,他觉得自己已经帮不了他了。

Bug Yang走了。也许他认为这次可以狠狠地打击一下他一直耿耿于怀的周总和陈董。其实他错了,陈董很爽快地同意了他的辞职。一天之内就把工资接清并将他送上回去的车上。其实一个员工在公司地位如何,从BOSS对待他们辞职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

晚上,绝影给陈董发了个短信:陈董,你能来一下吗?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陈董其实已经睡了,但是他马上回短信说:“我立刻过来。”

这时候,已经是深夜一点多。

陈董一来就坐在沙发上说:“很抱歉。你知道,我老母亲年龄也很大了,我必须在家多陪陪他。有什么事?有事就说!”

绝影点点头,凝重地说:“陈董,你经常说‘小绝啊,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这一次,小绝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听他的语气,陈董心里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你说,我听着。”

“首先,小杨的事情,我应该负责,当初我很信任他,没想到他在这时候走了,这摊子很难收拾啊。”

陈董舒了一口气,说:“就这事啊?这事也不怪你。看人啊,还是需要很多经验的。现在CASE紧急,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CASE做好就行了。人手我和周总会再来安排,实在不行,我来写代码,我想我的水平应该不会比Bug Yang差吧。”

“还有。陈董,我想离开公司了。”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