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 三个败家子(11)——女王与甄妃

随着曹植夺位失败,曹植也开始被全心全意栽培曹丕的曹操所忌惮,“异目视此儿矣”(斜眼看曹植),曹植备受冷落。

曹丕继位后,其挚友杨修、丁仪、丁廙相继被诛杀,就连曹植亲近的兄长,曹丕亲弟——<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卞">卞</personname>夫人所生次子曹彰也不明不白“暴死”身亡。曹植被转封荒芜之地,终身不得参与政事。

此后曹植便彻底从曹魏政治舞台上淡出了,坠乔木而入幽谷,踏上了人生坷坎之路,不得再与<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甄">甄</personname>夫人相见。从此寄情诗文,也最终成全了诗圣曹植之名。

而伴随着曹丕的登基与曹植的衰败,甄氏的命运却开始起了戏剧性的变化。

原来自从曹丕与曹植因甄氏而开始明争暗斗以来,甄氏与曹丕的关系已经渐趋紧张。尤其是在曹植失势落败后,身为曹丕的枕边人,甄氏更加不满曹丕。夫妻关系由最初的“举案齐眉”而开始变得“形同陌路”。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是曹丕又岂止有三个女人?随着曹丕与甄氏的逐渐疏远,另外一个女人开始趁虚而入。这也正是<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甄">甄</personname>夫人悲剧命运的开始。

<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郭"><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郭</span></personname>夫人,汉中平元生(公元184年),祖籍安平广宗。她的祖先虽然是所谓“长吏”(官吏六百石俸禄以上的都可以叫做长吏,非特定官名,也就是指大官)没有<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甄">甄</personname>夫人那有名有姓祖先来的显赫,但父亲却干过南郡太守,所以她后来也有幸成为曹丕的宠妃之一。

三国年代的史书上并没有记载<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郭">郭</personname>夫人的名字,但后来却有人说她全名“郭嬛”,不可尽信,我们姑妄听之。

<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关于郭"><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关于郭</span></personname>夫人表字的由来,传说也有两种,一说是他老爸当年以“此乃吾女中王也”的自夸给闺女起的字。还有一种传说,却说她好像武则天创“瞾”字一样,自己起的表字。

相传当年<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郭">郭</personname>夫人父母早亡,又赶上战乱居无定所,不得以进入铜鞮侯侯府(干什么就不清楚了,可能是婢女,也可能是小妾,总之老曹家铁定喜欢“御姐”及“人妻”这一口|||)。后来不知怎么被曹丕发现(可能如吕不韦献妃那样)便被纳为妾氏。

市井传说,<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郭">郭</personname>夫人不但生而有异,而且闺中之术也与别不同,可能与其在铜鞮侯府中所受教育有关——铜者,金石之华也,主杀伤。鞮者,兽皮之鞋也。

据“临幸”<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郭">郭</personname>夫人当晚,负责曹丕府安全的值夜人员后来回忆,是夜曾听到“叫我女王,叫我女王~”如同歇斯底里般尖锐的女性叫喊声,以及令人毛骨悚然的皮鞭抽打声,乃至于蜡烛油劈劈啪啪的滴落声等诡异响动。

无论怎样,曹丕同志想必还是很受用的。不然那天以后,<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郭">郭</personname>夫人也不会多了一个大家传颂至今的称号——郭女王。

常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此后曹丕身边不但多了个热情似火的“女王”,更多了个替他出谋划策的帮凶——这<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郭">郭</personname>夫人除了闺中之术与别不同,政治上同样不同凡响;据说凡是曹丕干的缺德事,半数以上都出自她的谋划。

时值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曹操病逝而曹丕继位;同年十月曹丕以“禅让”之名强迫汉献帝退位,废汉自立为帝,国号大魏,后世称其“曹魏”。追封曹操为魏武帝,定都洛阳,汉灭而曹魏兴。

既然有了“皇天”,当然也要有“后土”。于是到了曹丕该选个老婆当“第一夫人”,也就是立皇后的时机了。

要说从进门次序看,甄氏毕竟是曹丕的第一个有“正式名分”的女人;而从“个人贡献”上看,甄氏生长子曹叡,母以子贵甄氏为皇后也应理所应当。再从夫妻感情上看,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比海深”,更何况曹丕和甄氏十几年的夫妻感情,又岂是三言两语就能随便抹杀掉的?所以通常来讲,此次立<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后甄">后甄</personname>夫人还是很有希望的。

但遗憾的是,<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甄">甄</personname>夫人不但没有在有生之年当成皇后,而且死掉了。不但死了,而且据说死得很惨,死得很凄凉。

<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甄"><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甄</span></personname>夫人从立后风波到去世这段的历史,一直是个谜团。关于曹魏的史书上有两种截然相反的两种说法,一者以王沈《魏书》记载为代表,一者以《三国志·魏书·后妃传》记载为代表。

按《魏书》中记载,曹丕本想册封甄氏为皇后,玺书三次送到,但甄氏都恳辞的拒绝;当时正值盛暑,所以曹丕想到秋天凉爽以后,再册封甄氏;却没想到时隔不久,甄氏突然染病猝死在邺城。这是甄氏病死的说法。

而《三国志·魏书·后妃传》则记述说,甄氏因事失意于曹丕,心中怨恨,时有怨言;曹丕得报以后,勃然大怒;到第二年六月,曹丕遣使臣宣旨,将甄氏赐死,葬于邺城。这是赐死的说法。

甄氏到底死于疾病还是被人杀死?从常情上判断,甄氏应是被曹丕赐死,否则不会毫无征兆便突然猝死,而且《魏书》资料一向可信度较低,多有荒谬不实,病死的说法极可能是王沈采信了被篡改的史料。故此本书采信《三国志》中“帝大怒,二年六月,遣使赐死,葬于邺”一说。

具体的原因及过程,我们不得而知。但就甄妃死后的最大得益者——就是郭女王。

据称<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甄">甄</personname>夫人死后曾被人“被发覆面,以糠塞口”,这种把尸体的头发打乱后翻转到前面遮住脸让人看不清死者面目,在尸体的口中塞满米糠让脸臃肿不堪的恶劣低俗行为,与其怀疑是曹丕的主张,倒更像是嫉妒死者生前容貌的女子想出的招数,而因为<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甄">甄</personname>夫人身死而坐稳皇后宝座的,得益最大的也是<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郭">郭</personname>夫人,所以郭女王始终是阴谋害死<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甄">甄</personname>夫人的最大疑凶——至少后来的皇帝曹睿也是这样认为。

<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相传甄"><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相传甄</span></personname>夫人死后,不知是曹丕出于精神折磨的目地,还是对自己内心觉得有愧;<personname w:st="on" productid="曾把甄">曾把甄</personname>夫人生前用过的枕头赐给了曹植,而后曹植思甄氏成狂,为此写出了千古名篇《洛神赋》(据称原名《感甄赋》,曹睿登基后改名《洛神赋》)。

但是杀害结发妻子的曹丕同样好景不长,不出6年他便撒手人寰,舍弃这花花世界而魂归冥府。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