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 三个败家子(22)——霸王无敌

清风掠地,吹散鲜血气息。旭日东升,月光悄然隐退,似乎也不忍心再看这人间炼狱。

霓红色的阳光映照在孙策与祖郎交锋战场之上,然物是人非,平地上只剩三三两两,不足十余山越残兵在收敛同伴遗骸,孙策早已不见踪迹。

至于泾县大帅祖郎,则痴呆般瘫倒在地,手中还紧紧握着已碎为铁渣的开山钺残体。

突然,一名面容憔悴的小兵走到他近前,想要搀扶他离去。

“鬼!你是鬼!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祖郎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发疯似推开小兵,仿佛在恐惧什么本不应不属于这世上的存在。

小兵摇了摇头,无奈的叹口气,悄然退下。整个地方都静下来,死一般的宁静,冷风吹过,压榨本已胆寒的灵魂,时间也为此停下脚步,人们的思绪又被其牵扯,带回到二个时辰之前。

“孙策小儿受死!”

祖郎怒喝声中,开山钺风驰电掣席卷而至,孙策挥刀相迎,金石交错声传出。

“啊!”

一声惨叫,血光宛若波纹满天飞扬。

“怎,怎么可能!”祖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一击之间受创的居然是他,而并非孙策,混铁打造的开山钺,不知怎地也被古锭刀震为碎屑。

“且饶尔不死。”孙策轻蔑的说一句,头也不回向包围圈外走去。

“杀!不能放走他!”山越兵潮水般涌上来,妄想依多取胜。

“尔等何不惜性命!”孙策一声怒喝,杀招顿现。

不知何时,古锭刀忽而脱手而出,刷地掠过众人,继而一道无形横切扇面于空气中悄然张开,低空拉升,荡出一道若隐若现的华丽抛物线;在这条线中间,在这刀锋面前,却讶然是一幅人类血液组成的地狱图画。

一人一刀,一刀一人,却没人能统计出这刹那间究竟出了多少刀,故此也无从知晓这刀究竟杀了多少人。只知孙策一刀即出,这近千敌军再没有能安然屹立者,不是跪倒在孙策面前,就是两眼紧闭——变成尸体永远长眠。

“有刀有心,登峰造极。无刀无心,天下无敌。”孙策若有所思的沉吟一句,继而还刀入鞘,转瞬间融入茫茫夜色,消失无踪。

没有人知道他究竟从刀诀中发现了什么秘密,甚至于没有人多少知道当夜发生了这种事情;人们只知道在此之后,一名青年英雄诞生了,而他的名字,就叫做孙策,天下无敌的——孙策。

因为所募人马失散殆尽,孙策重新前往依附袁术,然而这次却不知什么变故,袁公路居然将千余孙坚旧部兵马交还孙策的统属。

有人说是孙策以自身为凭,也有人说孙策以绝世修为技压袁营,胁迫袁术还兵,未知孰是。

东汉太傅马日磾借花献佛,在寿春表奏孙策为怀义校尉,于是孙策声名渐重。其本身的才干、严谨的军令,宽明的作风,得到孙坚旧部乃至于袁术部 将倾心敬重。而袁术对他,则又是爱惜,又是忌讳,袁术曾亲口对部下讲到:“使有子如孙郎,夫复何恨!”,也正由于孙策锋芒太盛,使得袁术始终不敢对其委以 重任。

袁术想要攻占九江,便命孙策率军讨伐陵阳,允诺事成后表奏他为九江太守。于是孙策星夜兼程,杀敌过千,生擒早对其闻名丧胆的大帅祖郎而 归。但袁术却食言而肥,改任亲信丹杨陈纪为太守;又命孙策率军攻打与袁术有嫌隙的庐江太守陆康,并答应事成让孙策出任庐江太守,哪想孙策攻破庐江,袁术却 启用自己的旧部刘勋为太守。

屡次失信,已使孙策对其彻底所望,明白了袁术是个不堪成事的无能之辈。恰逢孙坚旧部朱治以袁术政德不修为由,劝孙策设法回到家族有地缘关系的江东,自据一方。终于,孙策感到时机到了。

于是孙策设计对袁术说:“亡父对江东人多有恩义,我愿带兵助舅父吴景征伐横江。攻克横江后,我便可于当地召募江东士卒。那时,我率领他们助您平定天下,谋成大业”,说罢更以传国玉玺为凭。

袁术好利忘义,瞻前而失于后,虽知孙策对己不满,但他却自以为当时刘繇占据曲阿,王朗占据会稽,即使让孙策领兵东下,他也未必能有作为,又贪图玉玺重宝,便答应了孙策的请求。并表奏朝廷加封孙策为折冲校尉,殄寇将军。

孙策把握时机,率领孙坚旧部及自己数百门客脱离袁术势力而去。时值兴平二年,即公元195年,孙策年仅21岁。

建安元年(公元196年),在孙策授意下,朱治派人从已被刘繇占领的曲阿将吴夫人及孙策诸弟妹偷偷接出,辗转迁移至阜陵,免除了大军东征后顾之忧。

再无所顾忌的孙策,遂帅大军征讨刘繇。由于孙策军纪严明,得到当地百姓的踊跃支持,沿途民众争相投奔,等到到历阳时(安徽和县),孙策兵力已扩充到五、六千人。

兵马既足,需有将帅,于是孙策写信请童年好友周瑜赶来助拳。周瑜闻讯,星夜率其新近招募的数千精兵到来,两者合兵,兵力已达万人之众。

既有孙策之武,复兼周郎之智,孙策军势如破竹,接连攻下横江、当利,屯兵牛渚,再渡江击破奉刘繇为主的笮融、薛礼等防御部队,继而转战海陵、南下小丹杨、湖孰、江乘,所到之处,档者披靡。

刘繇此时已被孙策打的肝胆俱丧,协同名士许劭出奔豫章,而曾与孙策战成平手的刘繇将领太史慈,这时也被孙策俘虏,归降孙策。

建安二年(公元197年),孙策犒赏有功将士,并派遣手下将母亲及诸弟接来同住。并发恩布令,通告说:“其刘繇、笮融等故乡部曲来降首者,一无所问;乐从军者,一身行,复除门戶;不乐者,勿强也。”于是几天之间,兵勇四面云集归顺,累计有兵二万余人,马千余匹。

至此孙策威震江东,形势如日中天。

但这仅仅是个开始,孙策继续引兵渡浙江,据会稽,屠东冶,乘势攻破盘踞当地多年自称东吴德王的严白虎等盗匪;又遣吕范、徐逸往海西攻打陈瑀,缴获其吏士并妻子四千多人。

于是孙策将原先地方官吏全部更换,自领会稽太守,以舅吴景为丹杨太守,以堂兄孙贲为豫章太守,又分豫章为庐陵郡,以堂弟孙辅为庐陵太守,以 朱治为吴郡太守。同时任命彭城张昭、广陵张紘、秦松、陈端等共为谋主。同年再遣使者诘问王朗,王郎惊惧归降。又遣奉正都尉刘由、五官掾高承奉章诣许都,开 始与汉朝中央直接往来。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孙策派遣王朗觐见曹操。曹操心知孙策勇猛超凡,只可安抚,不能力敌,感叹道“猘儿难与争锋也!”。于是将从弟曹仁女儿许配孙策小弟孙匡为妻,又让儿子曹彰迎娶孙贲之女,并举荐孙策次弟孙权为茂才,册封孙策为讨逆将军,加爵吴侯。

建安四年(公元199年),孙策西讨黃祖,兵马行至石城,忽然惊闻袁术部将刘勋只身前往海昏,便分遣堂兄孙贲、堂弟孙辅率领八千人马到彭泽待勋,自与周瑜率二万人步袭皖城,抓获袁术妻子部下零零散散合计三万多人,还有传国玉玺也一并收回。

此刻孙贲、孙辅已在彭泽攻破刘勋。于是孙策任命李术为庐江太守,拨给他三千人马保守皖城,其余人众则随他全部移往吴地。孙策本部加上新近收得的刘勋兵马二千余人,统计有兵马数万,战船数千艘,兵精粮足,遂进夏口攻打黃祖。

这时刘表派遣侄子刘虎、南阳韩晞将长矛兵五千余人来做前锋,会合黄祖本部万余兵马,与孙策交战。

孙策亲率周瑜、吕蒙、程普、孙权、韩当、黄盖等将领同时并进,与敌大战旬日,最后黄祖军几近全灭。韩唏战死,刘虎、黄祖脱身逃走,斩首千余,其士卒溺死者高达万人,孙策缴获黄祖战船至于六千艘。

五、六年间,孙策先后经历战阵百场,以二十余岁之龄攻必取,战必克,所向无前,当者披靡。割据江东六郡八十一州,统一江南。古往今来,一人而已。

许贡在给曹操密信中说“孙策骁雄,与项籍相似”,后世皆据此称孙策为“小霸王”,而其才识明断实过于项羽。

陈寿称赞他“策英气杰济,猛锐冠世,览奇取异,志陵中夏”。

然而天妒英才,越是英雄,越是会早死。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