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一座野蛮的忘恩负义之城

什么是素质?什么是低素质?什么又叫高素质?暂时我只想说素质和知识学历这些东西有一定关系但一定不是绝对,而一个民族一座城市乃至某一家族的传统和这个“素质”却绝对有着不可割裂的渊源。先撇开那个让很多人理解不了,让很多人可以随便乱扣的帽子“低素质”先不论吧。
  曾经的制造业名城东莞,今天似乎靠着地理上的优势在三来一补的工业基础上扎稳了的经济马步,在野蛮收刮和压榨完来自内地千千万万外来务工人员血汗之后,终于露出这座城市忘恩负义的野蛮嘴脸,要将之逐出家门了。
  东莞,在完成自己的原始积累之后,猫着广深珠三角等产业结构较完善的城市和地区,谋划着逐出原来那些为这座文化上的孤城奉献了他们若干青春心血的劳动者们,以为引进所谓能更好地服务东莞产业升级的高素质人才誊出地盘来。
  改革开放以来,有多少内地的打工者不辞奔波之苦前仆后继的来到东莞,用他们的血泪和汗水为这座制造业名城加分添彩,在此不想去引用那些没有人情味的冷冰冰的数字借以说明问题了,因为那是人所共知的事实。然而今天,东莞将抡起这些劳动者们为之铸造的经济大棒,将这些曾经被含情脉脉地冠以“新莞人”的“低素质”群体驱逐出境。
  这是一座文化沙漠中忘恩负义的野蛮之城。
  改革开放30年来,东莞籍着自身的地理优势,在大量外来工的共同参与下一天24小时开足了各种机器的马力不停的搞加工、搞生产,为了GDP这座城市收留了可怜的农民工、收留了可怜的没别的城市可去的“低素质”人口,这些“低素质”人口才导致今日东莞仍留给世人素质低下、脏乱差的印象。如今东莞意识到自己发达了、强大了、无论是小作坊还是占地上百亩的加工厂都可以停下他们自己早就厌倦轰鸣的机器了、可以大张旗鼓的搞转型搞品牌搞“东莞创造”了,于是东莞市政府、东莞那些素质非常之高的领导们觉着东莞不再需要卖苦力卖血汗的“低素质”劳动者了。然而这些素质非常之高的领导班子却未意识到,直至今日东莞依然是一个没有文化上不了档次的沿海“二线”城市,口袋快让人民币塞暴的东莞依然不过一个投机成功的暴发户而已。在一个城市没有内敛的品格感召智慧之士之前,东莞,你有什么资格遑论那些给你打饱了小工的外来农民兄弟们是“低素质”人口?
  一个城市你可以野蛮、你可以这么无耻的抛弃承担那些为你创造了今天的人们(所谓低素质人口)的生息之责任,但请你不要这么无耻的扯开嗓子喊着貌似革命前伟大的口号抛弃他们。他们是人,他们中的一部分也许真的素质底(括弧先告诉那些貌似高素质的人:贫穷不等于低素质、文盲不等于低素质),东莞,但请不要这么让人心寒地给为这座城市贡献了人生最最宝贵时光的他们打上“低素质”的烙印。而且可以肯定的是,真正高素质的人们并不会为你们这种不负责任的、忘恩负义的“示好”和“东莞式生存发展逻辑”击掌。
  因为,这些千千万万的“低素质”劳动者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正是供出那些高素质人才的父母或兄弟姐妹。鬼知道10年20年转型成功后的东莞会在“倍儿有面子”的时候、再来一个“漂亮的转身”将他们这些功臣弃之不顾呢?对于大量迁徙的外来者来说,东莞永远只能是一个小小的站台,歇歇脚转身就走,因为一个没有自身文化和品格的城市、一个曾经忘恩负义的城市,无法给他们归属感,东莞和他们也必将只是为了一种生存上的暂时性互利而已。
  如此,东莞永将是一座没有精神传承的貌似很强大的阔爷大款,奠定不起一座城市应有的人文基础。这是其野蛮的成长逻辑和当今浮躁大环境所共同决定的。
  身之予者父母,生之养者父母。我们不能下是若干外来工成就了今天的东莞这样的定论,但可以肯定的却是没有千千万万来自四面八方的那些农民工、那些被东莞贬为“低素质”的外来务工人员,定不会有今天“傲气十足”的东莞。
  东莞,你很野蛮,你的野蛮让人认识了与你强大的经济能力所不相匹配的承担,以及惟利是图忘恩负义的城市本性。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