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好久没有发贴了,公司不能上网,回来又很忙,所以也就很少有时间发贴了。不过想来,最近所作的工作,确实也不能发上来,都是些很具体的东西,跟公司项目的挂钩如此之紧,以至于多说一句话都觉得会被认为是对公司不利。毕竟,作为一个员工是要有些职业道德的,那就还是不要说了吧。

最近突然心情很糟糕,于是又去翻了翻书架,看到那本《物质·意识·场》,估计这是近几年来看到的少有的让我想吐出来的书了。原来人家好好的东西,一定要换种方法解释,越解释越狗屁不通,解释到最后,就差去迎接一个现世的上帝来拯救人类了,有必要吗?!

物质和意识,这是再浅显不过的道理,偏要加一个场来配套说明,其实人家唯物辩证法解释得好好的,不理解,假装自己理解,然后就开始扩展,个别不地道的开始批判,这种事情比比皆是,根本用不得举例——上个世纪西方大举舆论攻势中,随便找出一篇文章都是这样的脑残文。

自古以来,哲学争端总是发生在小国寡民或者具备小国寡民心态的人们的身上,大气的哲学从不必要争端。《周易》《论语》《老子》,没有一个去批判的,都是就事论事,提出自己的观点,提出自己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批判是一种变相的解释,而解释等于掩饰。观点的冲突,可以讨论,方法的不同,可以研究,最终,只需要能够解决某个具体的问题就好,没必要上升到什么狗屁哲学、世界、宇宙的领域——因那不是现阶段人类科技水平所能达到的领域呢!

从开始学习哲学开始,哲学中唯心和唯物的争端就一直很让人奇怪,唯心主义称为神的东西,唯物主义称为客观实在——换汤不换药,骨子里一个意思——那不是咱们人类能够明白的东西。既然不能明白,那就用科学的手段和方式去理解,去明白好了,偏不,一群跳梁小丑在那里胡言乱语,把本来就乱七八糟的东西再解释到更加乱七八糟,然后自己获得一种虚无缥缈的,但却自以为至高无上的满足感,有啥好满足的?!承认自己弱智(因为明明解释不了)如果也能满足的话,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满足的呢?

中国有很好的哲学体系,建立在《易经》之上,诸子百家,这是很好的东西,特别是《易经》,虽然带有点神秘主义,但却很有些辩证法的影子,乾坤就是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各种各样的矛盾之间的转化方式,就是整个易经所要描述的。一个正常的唯物辩证主义者,应该能从中间分析清楚各种辩证法的脉络的,包括主次转化、质量互变、否定之否定等一系列命题,易经的乾坤两卦都有表现,那干嘛还要批判人家是“朴素唯物主义”?!我就没看出来《易经》带有什么唯物主义,也挺好的,不要瞎批判。把别的哲学都放到自己的对立面,并不是什么好的事情。树敌太多,只能是被淹没。作为一个大气、宏伟的哲学,唯物辩证法应该站到更高的层次上,立足于解决更加实际的现实问题,给人行动上的指导。

在很多西方脑残哲学中,我们不是看到自我变态般的狂妄自大,就是看到了自我虐待般的猥琐不堪,不同的派别互相都有正确的意见,但无数正确的意见得到的最终结论,如果偏向了某个极端,就不一定是正确的。弗洛伊德说,人有自恋的需要,也有自虐的需要——EROS和THANATOS,或许这才是站得更高一些,只可惜,也仅限于此而已了!

人本来就是这样,没有一成不变的世界,也没有一成不变的人,既然如此,何必要给出条条框框,不是把人夸大到无所不能,夸出来一个希特勒,就是把人贬得一无是处,贬出来一群虚无主义者呢?!这一点,唯物辩证法的立论是清晰的——人,通过认识世界,来改造世界。认识世界,就需要一个对世界总的认识(世界观),改造世界,就需要一个通过世界观得出来的,真正有效的方法体系(方法论)。很可惜,教科书上的解释太过于教条,把一个本来浅显的道理解释得复杂不堪,不禁让我想起了一句话:“我们的宣传机构里面充满了翻译机器”。确实如此!

我对唯物辩证法也曾经是排斥的,初中刚接触这个的时候,非常排斥这些。后来我或许明白了,这种排斥更多的是对于那种教条框框的反感,而非对于一个理论本质的抵触。辩证法的很多原理都是很实际的,现实中经常碰到的东西,而唯物主义,则是辩证法原理一个先天的保护层,两者互相锁定,构成了一个不可侵犯的环。脑残们总是注意到了外延的那些无法证实的东西,而总是无法破坏这个核心。一些人告诉我,某某某书看完后你就知道你自己的错误了,每次看完之后,却总是发现自己找到了新的西方脑残。

唯物辩证法的一个浅显的误区是,它是一个跟政治相关的东西——那是因为不了解,不了解所以才误会。唯物论和辩证法,没有一个是跟政治直接挂钩的东西,他们不在一个层次之上。很多人批判政治,然后颇以为自己批判了唯物辩证法,那是自我感觉良好,良好到过头了。上世纪的西方脑残干了一个世纪,都是这些破事儿,有点怀疑他们的主子去哪里找了这么一堆弱智,前赴后继的弱智?!当然,这并不是说这些人的理论就一无是处了,只是他们对于唯物辩证法的批判都过于流于形式,没有一点实际的内容,甚至自己的理论明明已经证明了唯物辩证法,还要自以为做出了良好的批判——我要是他我就自己一头撞死了,羞愤自尽,没脸见人了。

其实,人,如果世界上的人只有一种——就事论事的人,那就没有那么多纷争了。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人,将原本正确的思想和理论里面,掺加了毫无道德可言的私欲,堕落而成为了可怕的人。偏偏又都是他们,借着批判他人,而自以为获得了至高无上的道德满足感,有必要吗?

其实那样活着很累。

并不是不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而是总是想避免活得太累,身体累那是正常的,关键是不想心太累。就不明白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那么多的人,回自甘陷入心累的幻境之中,以那些明明没有的东西来汲取快感呢?还是……如此的缺乏快感,以至于不得不自甘堕落呢?

哲学是一个很累人的东西,正是因为它中间掺杂了太多本不属于它的东西,这些东西使它更多受人关注,也更多地遭受了苦难。

与那些处于暴风之中的人相比,此刻的我,或许真的很幸福。

简单的东西,其实是这世界上最难得到的东西。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地珍惜好了!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