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控制住了,公司却倒闭了!

1

2020年3月15日,深圳北站。我拖着行李箱准备离开这座曾经打拼了5年的城市,进候车厅的那刻我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仍旧朝气蓬勃的城市。

望着雕刻在石头上的那句“来了就是深圳人”。

“GG”没忍住被我脱口而出。

“你走不走啊!”身后大约距离一米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

我终于跟着队伍挪进了候车厅。

2

2014年的夏天,我毕业了。

那是一个有些许躁动的晚上,我坐上了前往深圳的火车。

这张车票是收拾行李箱的时候,夹在某个证书里面,被我发现的。它现在还趟在行李箱里。

大约十二小时的路程。一路上,我抱着自己的双肩包靠在座位上,时不时抬起头看一眼自己的行李箱。一边滑动着手机屏幕一边想象着未来的各种可能。一想到这,心中就好像烧起了一团火,心里面那个声音仿佛在对我说:“年轻人,去干翻这个世界!”。

不知道你是否和我一样,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邻座或者对面是一位可爱的女孩子,然后一场美丽的邂逅毫不讲道理的对我吼道“地点给你选好了,女主角也给你配好了,赶紧开始吧!”。

然而理想和现实往往就是淘宝的卖家和买家秀。这次果然也没让我失望。周围一圈都没有一位年轻的女性。

当你把预期调低,往往最后都不会太失望。

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心态。

第二天上午,火车到站。照着地图上的地铁公交线路,来到了西丽九祥岭同学已经租好的房子。

600一个月,8平米的房间里还带一个卫生间。里面挤了一张木板床和一张桌子。还有一台小电扇。

我开始了找工作。

大学的方向是J2EE,由于上学期间大多数时间都在LOL,知道自己菜。面试了几家公司以后,发现原来菜也是有门槛的。

于是退而求其次,开始找对专业要求不是那么高的工作。比较理想的是游戏策划。因为同属互联网行业,而且自己也玩过这么多游戏,对游戏也有自己的一些见解。

一个月里,“投简历-等电话-接到电话-准备面试-去面试-等通知-” 每一次都在等通知后面没有了下文。

日子一天天过去,身上的钱也用得差不多了。我跟室友借了点钱继续维持生活-每天吃街边3块钱一份的拌面。

这其中,我过了一个生日。在深圳的五六个同学一起过来吃了个饭,喝了点酒。那天我许了个愿望。

“尽快找到工作”

我怀疑喝了酒许的愿容易跑偏。

几天后,我们把木板床换成了席梦思。

有一天周末我们下楼吃饭,在楼道里看到一张有点破旧的席梦思床垫,我和室友经过激烈的投票,最后全票通过,决定把它带回去。

大概是因为这张床垫的主人加工资了,换了新床垫。它才会被扔在这里。

感谢邻居的老板!

那张床垫靠一侧有一块凹进去了。我想我们的这位邻居一定是一位拥有有趣的灵魂的大可爱,把它睡了一个坑。又经过我们激烈的投票,最后决定我们俩轮流睡那个凹进去的一边。

3

在我来到深圳第45天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说“面试通过了,下周一来上班吧”,我抑制着内心的复杂情绪:“好的,谢谢”。

挂完电话,我给我妈打了个电话。“我找到工作了”,语气很平静。眼泪居然却趁我不注意涌了出来。

当一件东西经过千辛万苦才到你身边,你会特别的珍惜。

于是我拼命的加班,写案子。

在我来到公司一年后,某大厂准备400万收购我们的游戏。

听上去像是件好事,但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因为我们当时找不到发行。

但是总公司来的商务一口咬定要卖500万,400万不卖。谈崩了。

后来我们自己再继续边做边找发行,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发行。

最终这个项目黄了。

挺沮丧的。我们付出了那么多感情和精力做了一款好游戏,却因为这样的原因没有得到回报。

第二个项目是一款定制游戏-根据发行公司的需求定制的游戏。由于吃了上次找不到发行的亏,所以这次直接找了一家发行公司,根据发行公司的需求定制开发了这款游戏。

做了大半年,期间有同事陆陆续续离开,而我从项目开始一直做到现在,已经是主要负责人了。考虑到自己工资实在太低,想借着项目就要上线问老板加工资。

老板跟我说,项目没了。

由于股东之间的矛盾,有几个股东自己单干了。他们直接把项目也带走了。

再后来,由于没有项目,公司为了节省成本,告诉我,我被开了。

连续两个项目眼看着就要出成果,结果煮熟的鸭子飞了。雪上加霜又被开,然而更过分的是,被开的时候工资还是那么低。

我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是因为你不够优秀,工作不够努力。再努力点,下一次一定会不一样的吧。

4

项目虽然失败了,但是日子还得继续过。

有了之前的项目经验,怀揣着梦想这次进了一个有大厂背景的创业公司。

这个团队除了美术大家都很靠谱,任劳任怨,每天都加班很晚。

而我,经常在他们加班结束都走了以后,还继续加班。

我们有4个策划,其中一个策划取了个美国老婆拿到了美国绿卡,走了。

于是我就要干原来我和他两个人的活。

我的身体在这样的超负荷状态下,持续了一年。要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倒也挺值的。

但偏偏有时候状态就是,领导一句话“这个案子我明天就要”,之后我通宵一个晚上写到第二天6点,写完了直接去上班。我把案子拿到他面前。

“领导,案子已经写完了我们要不要讨论一下?”

“哦, 那个案子不急。”

某一天在家里打游戏的时候,突然心脏跳得很快。感觉身体有些异样的我立马到床上躺着。

闭着眼睛的我此刻眼前出现了各种画面:“25岁小伙猝死出租屋!”、“28岁程序员,猝死3天后才被发现!“令人惋惜!高以翔录节目时不幸去世!”。

这样躺了半个小时,依旧跳得很快。马上叫室友送我去了医院急诊。向医生说明情况以后,他给我做了心电图。

医生说有可能是急性心肌梗死。

此刻的我眼前又出现了各种画面:“25岁小伙猝死出租屋!”、“28岁程序员,猝死3天后才被发现!“令人惋惜!高以翔录节目时不幸去世!”。

打吊针。吃药。住院。

在医院的时候,其实也没有想很多,唯一想的就是能快点好起来。医生也告诉我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放空自己,好好休息。

就这样住了一个礼拜的院,我接着回去上班了。由于刚好到了年底项目做得差不多了,工作内容没那么多,后来也就没怎么加班了。

后面还是不放心,去别的医院检查。去了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检查,医生说心脏没什么问题。还是不放心,又去了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得到了同样的回答,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下。

春节放假,疫情爆发。

在家里的那段时间经常在想,这一切值得吗?领导独断专行,不听劝不听建议,做了很多错误的决策,导致本来很有希望的一个项目最后也快不行了。

每一次在项目里这么力,这么拼尽全力,拼了命的去,而且同事也很努力也很拼命。但是就是没有办法。

“或许我应该尝试一下换个方向,换个领域做其他的了。”我这样告诉自己。

2月初回到深圳,疫情控制住了,公司解散了。

后来听同事说,领导当初跟集团那边夸下海口说半年开始盈利。一个重度手游,从0到上线,半年要开始盈利!所以我们每天就在不断的加班。所以后面才会出那么多状况。

5

综合了很多原因,包括我的职业发展以及出于对身体状况的考虑,我放弃了继续做游戏策划的想法,决定离开深圳。

那些和我曾经一样,满怀理想想要干翻这个世界的朋友。现在是否离你们的理想越来越近了?

此文转载于公众号:不神秘研究所

-- END --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应支付0元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支付成功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