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正在打造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工智能产业

Alt

Alt

Indaba——生长在非洲的人工智能技术社区

8月下旬,在肯尼亚内罗毕(Nairobi)一棵拱形胡椒树的树荫下,数百名人工智能研究人员聊起了他们的算法。有些人站在海报前,这些海报缠绕在大树杂乱的树根上,描绘了机器学习系统,承诺可以预测一切,从土壤营养到一个小规模农民是否会偿还贷款,再到自动驾驶汽车如何在开罗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行驶。

过去三年里,来自非洲大陆各地的学者和行业研究人员在一个名为 Deep Learning Indaba 的会议上,开始勾画他们自己的人工智能行业的未来。这次会议汇集了来自40多个非洲国家的数百名研究人员展示他们的研究成果,并就自然语言处理到人工智能伦理的一切问题展开了讨论。

Indaba成立于2017年,是对西方学术会议的直接回应,西方学术会议往往让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难以参加。以神经信息处理系统会议(NeurIPS)为例,这是最著名的人工神经网络会议。NeurIPS之前一直在遥远和昂贵的度假村举行。

对于能够负担得起费用的研究人员来说,它是一种度假方式。在2006年和2007年,它分别位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惠斯勒的威斯汀温泉度假酒店和希尔顿度假温泉酒店,以“非正式讨论,滑雪和其他冬季运动”的形式进行。对于来自非洲的研究人员而言,NeurIPS通常遥不可及。2016年,会议没有任何非洲国家的论文被接受。2018年,有100多名研究人员被拒绝签证进入加拿大,进入NeurIPS。

我们需要找到一种以我们的形象构建非洲机器学习的方法。

因此,在2017年,南非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University of Witwatersrand)的前同学和几位亲密的同事一起创建了Indaba,他们将其命名为祖鲁语中的一个词,意思是“重要的会议或聚会”。

“有多少论文的作者中至少有一位来自非洲的研究机构?”答案是:0。“在当代机器学习领域,整整两个大洲都消失了。”

组织者预计约有50人参加第一届Indaba大会,但有近750人提出申请,300人受邀参加。第二年,Indaba邀请了400人,并扩展到13个IndabaX会议。今年的大会规模几乎翻了一倍,有700名与会者和27个IndabaX活动。

Alt

深度学习Indaba已经成为非洲人工智能社区的结缔组织——不仅是社区开会的空间,也是社区本身的一部分。这次会议以一个明确的议程加强了非洲大陆研究人员之间的关系:建立一个充满活力的泛非洲技术社区,而不是通过重新发明现有技术,而是通过针对该地区面临的挑战量身定制解决方案,以解决交通拥堵,保险索赔支付,和干旱模式。

Google、微软、亚马逊和其他科技公司为Indaba提供了大约30万美元的资金,但组织者仍然坚持要创建一个新的、独特的研究领域——一个不受硅谷控制的领域。

正如Indaba的组织者、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Pretoria)数据科学系主任乌库西·马里维特(Vukosi Marivate)对我说的那样,“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按照我们的设想来构建非洲的机器学习。”

源自于科技巨头的困境

今年的 “Deep Learning Indaba” 在肯雅塔大学(Kenyatta University)举行,为期六天。肯雅塔大学就坐落在内罗毕的锡卡路(Thika Road)旁边,这是一条熙熙攘攘的8车道高速公路,摩托车、出租车和巴士穿梭于市中心。

在Indaba与会者中,学生占了很大比例,这也是为什么该会议如此关注教育的一个主要原因。会议的第一天是专门讨论了AI的普及知识和入门课程,例如统计数据和构建神经网络的基础知识。在这一周的课程中,课程增加了更多高级主题。与会者参加了关于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深度强化学习和AI道德伦理学的专门课程。一些人参加了黑客马拉松,他们在那里建立了可以自动识别非洲野生动植物以更好地研究和保护濒危物种的人工智能,而其他人则利用健康数据来预测和控制疟疾的传播。

现在,在非洲建立业务意味着从用户的数字生活一开始就与他们建立有价值的关系

这些天通常是以一个主题来开始全天的议程:IBM 研究员 Aisha Walcottt - Bryant 谈到了与肯尼亚政府合作进行数据收集的问题;普林斯顿大学的 Ruha Benjamin 开了一门关于从编码到算法系统中的不等式的课程;Salesforce首席科学家 Richard Socher 谈到了他的团队在构建更通用的人工智能系统方面的研究。

作为非洲举行的卓越的人工智能大会,Indaba吸引了科技巨头的极大关注。Indaba的34个赞助商中有11个是美国公司,其中包括了 Google,Microsoft,Amazon,Apple和Netflix。

这是硅谷公司在非洲大陆进行重大投资的趋势之一。Google赞助了非洲数据科学和非洲数学科学研究所等组织,2018年还宣布了在加纳阿克拉建立首个非洲研究中心。与此同时,微软和比尔·盖茨基金会向尼日利亚数据科学捐赠了近100,000美元,希望在未来10年内可以培训100万名尼日利亚工程师。

Alt
非洲投资的吸引力是显而易见的。75%的非洲大陆仍然无法访问互联网。这对当地人来说是一个挑战,但对国际科技公司来说也是一个投资机会。现在,在非洲建立业务意味着从用户的数字生活一开始就与他们建立有价值的关系。最近的一份投资者报告显示,在发展中国家,Facebook每年每位用户的收入为2.13美元,高于2015年的0.90美元。

Indaba创始人在一次会议后写道:“ Indaba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国际组织,我们的许多国际发言人来自国际技术公司。” “这可能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即最好的工作发生在大型科技公司以及非洲大陆以外的国家,人们必须离开非洲大陆才能在该领域拥有有意义的职业生涯。”

这就是组织者试图在国际赞助商与本地赞助商之间寻求平衡的原因,并着重强调了非洲大学和科技公司的机会。

今年的Indaba会议向南非电信MTN首席转型官Bayo Adekanmbi以及数据科学尼日利亚(DSN)的创始人颁发了Maathai Impact奖,该组织已经培训了成千上万的尼日利亚人来支持本国的IT部门。

“ Indaba的资金很大一部分来自国际组织,我们的许多国际发言人也来自国际技术公司。”

阿德坎比(Adekanmbi)穿着一件塞在牛仔裤里白色短袖纽扣衬衫。他一只手拿着公文包,看上去随时准备传播数据科学的福音。而学生们也都很尊敬他。

阿德坎比(Adekanmbi)希望在未来10年内培训100万尼日利亚数据科学家,因此,他非常重视人才流失的威胁。“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人才总是转移到最集中的领域。”他说。“如果我们不在这里建立另一个社区,人才将继续流失。”

远程工作是留住人才的一种方式。阿德坎比(Adekanmbi)启动了一个名为“数据科学家随需应变”(Data Scientists on Demand)的项目,计划帮助尼日利亚的工程师远程为世界各地的公司工作。

但这还不够。阿德坎比(Adekanmbi)说,希望从与非洲的合作中获益的公司应该在非洲大陆有实体存在,并通过投资当地的技术社区来显示决心。

他说:“如果你真的想让包容性,公平性和知识的分布与当地相关,那么企业应该愿意在世界各地建立卓越中心,并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知识中心。”

Alt

突尼斯人工智能公司InstaDeep的联合创始人卡里姆·贝吉尔(Karim Beguir)结束了在伦敦的金融职业生涯回到非洲,建立了自己的公司。这就是典型的初创公司故事:放弃一份轻松的工作,梦想着用两个人和两台笔记本电脑创办一家新公司。他在Indaba教过一门入门数学课程,并举办了一个为期两届的研讨会,讨论如何建立一家初创企业:如何找到联合创始人,如何获得最佳的税收优惠以及吸引投资者。Beguir说他并不担心非洲的人才流失——他认为自己的发展轨迹是一个跨洲合作的模式。

对许多非洲人来说,与国际科技巨头的合作对他们开展工作至关重要。Indaba的与会者Tejumade Afonja是来自尼日利亚的工程师,他与全球AI Saturdays组织联合创办了一个为期16周的AI编码研讨会。她表示,英特尔的赞助使整个工作得以持续进行。英特尔要求组织者和讲师为学生提供使用英特尔软件和硬件的选择,但不需要求他们支付这笔费用

加纳数据保护委员会前执行董事、非洲数字权利中心创始人Teki Akuetteh Falconer表示,美国科技公司是唯一对扩展互联网基础设施和研究技术生态系统抱有浓厚兴趣的组织。“老实说,你逃不掉的。我经营着一家非政府组织,我必须为它提供资金,”Falconer说。“我的资源不够用。奇怪的是,只有这些(互联网)公司能理解我。”

未来一直在来

Indaba仍在寻求扩展。那些对构建非洲人工智能未来感兴趣的人反复听到的一个短语是“能力”(原文单词为“Capacity”)。“把更多的专业人士留在这片大陆,意味着我们的研究人员可以获得更多的专业技能和知识的传承,同时也可以获得更好的教育下一代的能力与资源。它也是关于Indaba作为全球深度学习社区在全球你范围内积累声誉的重要一部分。

这一进程的一部分是在各个国家/地区创建“Indaba分社”。在南非、塞内加尔和索马里等国家之间,现在有27个IndabaX活动,这些活动借鉴了TED大会上的“X”的术语概念。根据比赛大纲,他们的规模从几个人到几十人不等,而比赛的目标就是追求“努力和卓越”。

比赛获胜者和IndabaX的组织者随后将会被邀请参加主要的Indaba会议。在那里,将会有两名Deep Learning Indaba的优胜者可以获得全额赞助参加NeurIPS。其目标是最终让非洲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与西方的研究人员能在学术上处于平等的地位。

“现在我们正在传达这一运动。现在你会在NeurIPS看到一个平等的代表团。“他们不会说‘哦,这些非洲人,我们应该把他们带来’,而是平等地坐到谈判桌前。”

“目前,我们正在推广这一比赛理念。你将在NeurIPS上看到 Indaba 的代表团,我们与别的研究人员和学者是平等的。” Marivate说。“他们不会说‘哦,这些非洲人,我们应该把他们带来’,而是我们平等地坐在同一张谈判桌前。”

原文链接:https://onezero.medium.com/africa-is-building-an-a-i-industry-that-doesnt-look-like-silicon-valley-72198eba706d

如果您想了解关于京东云更多产品信息,欢迎点击“京东云”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Alt
以上信息来源于网络,由“京东云开发者社区”公众号编辑整理,不代表京东云立场。

Alt

发布了154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51 · 访问量 9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