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被22个核污点包围 放射量与切尔诺贝利相当

 

  东京一座棒球场被查出是“核污点”。

  日本东京的林田武郎(音译)委托一个民间团体所做检测显示,他11岁的儿子小四郎(音译)平时玩耍的一座棒球场附近,土壤中放射性元素铯的含量几乎与原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附近一些受污地区相当。《纽约时报》14日报道,日本民间团体自查报告显示,这类核辐射“热点”,在首都东京市内和周边总计20多处。

  最新发现 强度足以杀死动物细胞

  日本官方先前咬定,福岛核电站所致放射性尘埃不会飘远,也不会损害民众健康或污染食物链。政府官员此前说,东京距泄漏中心约250公里,不必担心也没有必要检测东京受放射性尘埃影响的程度。

  而民间团体“防御辐射项目”委托核辐射测定机构对土壤样本检测后发现,东京内外至少存在20多处辐射“热点”。日本政府对“热点”的定义是,年累计辐射量可能达20毫希沃特的“热点”区域。

  “防御辐射项目”采集132处区域的土壤样本。检测结果显示,每立方米土壤放射性活度超过3.7万贝克勒尔的区域共计22个。之所以以3.7万贝克勒尔为限,是因为这一活度是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后对“核污染区域”所定义的标准。

  22个“热点”中,最“热”的“热点”位于一座教堂附近,样本显示那里每立方米土壤放射物质活度超过150万贝克勒尔,依据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处理方式,这一辐射强度环境下的居民须强制转移。

  林田武郎在东京江户川区棒球场采集的土壤样本显示,每立方米土壤中放射物质铯含量接近13.8万贝克勒尔。长期置于这一强度下足以杀死动物细胞,提升患癌风险。

  空前关注 有民众自发采样求检测

  长崎大学环境研究系放射学专家渡田清司(音译)说:“放射性物质正借助空气、食物进入人体。它无处不在,而政府甚至不打算告知民众他们暴露在多强的放射环境下。”一些核专业人士和社会活动者呼吁在东京和其他地区广泛检测核辐射水平,必要时搞一次“大扫除”。

  曾任美国能源部特别助理的核专家罗伯特·阿尔瓦雷斯说,民间团体的举动“唤起(人们)对福岛核事故后果的空前关注”。

  事实上,3月11日核泄漏事故发生后,东京民众很快便得知自身已暴露于辐射环境中。官方测定显示,3月15日东京的放射水平达到峰值,3月21日晚的一场降雨使东京再受放射物质“洗礼”。随后一星期,空气和水源中放射水平迅速下降,东京民众紧张缓解。震后因躲避核辐射心理而离开东京的人遭到一些日本人的公开嘲讽。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相信危险已经过去。一些东京居民自购辐射检测仪;另一些人则自发组成“防御辐射项目”,自行采集土壤送检。

  政府态度 环境专家称没必要恐慌

  放射性物质可随风、随雨扩散至远超福岛第一核电站方圆20公里的强制疏散区以外,这对日本民众来说已经不是秘密。然而,远至东京等地发现大量放射性铯的消息,引起新的关注。

  对于民间团体的担忧,东京健康与安全部门官员野口香(音译)表示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没有人整天站在一处‘热点’上,没有人吃土壤”。在她看来,在建筑物密集的东京,辐射物质先落在建筑物表面,而后被集中冲刷至某一处土壤,形成“热点”。而这些“热点”对人的威胁有限。

  环境分析专家山崎秀夫(音译)持相似观点。他说:“这些检测结果非常局部化,没有必要恐慌……政府仍可采取一些措施,比如净化辐射量最高的几个‘热点’。”东京市政府表示已着手准备加强监督这些“热点”区域的食品生产。

  尽管如此,林田武郎说,他无法坐等政府的保护措施,他已把家人转移至距东京大约600公里的冈山县。“住在东京可能也很安全,但我还是选择没有核辐射恐惧的未来。”

  (新华社供稿)

  ■相关新闻

  福岛浮游生物检出放射物质

  据新华社电 日本东京海洋科技大学研究小组15日说,7月在福岛县岩城海岸附近采集的浮游生物样本含大量放射性物质。

  经检测,岩城海岸附近采集的浮游生物样本中放射性铯含量达每千克669贝克勒尔,距海岸10公里远的样本放射性铯含量仅为每千克6贝克勒尔。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今年3月在地震中受损,大量放射性物质外泄。此后,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海域采集的食用海藻样本检测出放射性物质。研究组成员隆石丸教授担心,放射性物质会通过食物链富集,食用浮游生物的鱼类也会受到污染。

  另外,研究组在海星等底栖动物体内测出放射性物质。隆石丸说:“放射性物质将如何在食物链中富集尚不清楚,我们需要继续研究。”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生物 能源 活动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