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戒不掉的瘾

    不知不觉,习惯了早上喝咖啡,夜里喝牛奶。
                 
    习惯了早上用清苦的沸水唤醒胃的知觉,
                 
    晚上用香甜的沸水安眠胃的浮躁。
                 
    因着胃囊的感觉安排生活,从日出到日落。
                 
    只习惯沸水的温度,从苦到甜。
   
   
   
    曾经以为,孤独比寂寞更深沉。
                 
    沦陷于寂寞里,方知寂寞比孤独更难熬更令人疲惫。
                 
    孤独不需熬,没有尽头的路只能无限忍受着走下去。
                 
    而寂寞总是折磨人至疲惫不堪,又带着更深的叹息浸入新的梦境。
                 
    疲惫是每一次梦醒后的叹息累积的重量,梦是寂寞开的花,
                 
    寂寞繁盛梦所以多且频繁,而疲惫是花落之后结的恶果。
   
   
    不知不觉,习惯了白天在阴影里发呆,傍晚在街上看霓虹闪烁。
                 
    习惯了黑白颠倒,昼伏夜出,像个幽灵游荡或者短暂停留。
                 
    习惯了黑暗的亮度,怕强烈的光线刺伤了眼,
                 
    怕刺伤的眼会不知不觉流泪。
   
   
    曾经以为,孤独比寂寞更有价值。
                 
    寂寞愈深的时候,方才明白比价值更令人在意的是感觉。
                 
    只剩下一种虚无的感觉时,任何价值都变得虚无。
                 
    虚无是感受分明却触摸不到的空洞,
                 
    空洞衍生的沉默冬夜的空气一样的冰寒。
                 
    而沉默被称为言论,冰寒被称为温度。
                 
    虚无,这个矛盾的极致,是寂寞最后的感觉。
   
   
    不知不觉,习惯了撑起雨伞走在雨里,穿上风衣走在风里。
                 
    习惯了让无意飘入伞下的雨淋乱了头发,让无意穿透纤维的风吹湿了睫毛。
                 
    习惯了深夜三点用失眠折磨神经,下午三点用空虚饥饿细胞。
                 
    失眠和饥饿交错的十字路口,迷失缘由感染了一种自虐情绪。
                 
    据说自虐是寂寞国度流行感冒的特征。
   
   
    不知不觉,习惯了双臂环抱的温度,左手牵着右手的温柔。
                 
    习惯了午夜时分耳轮和指尖冰凉的摩擦,
                 
    熟悉的咖啡牛奶气味弥漫停滞的空气中,自己呼吸。
                 
    习惯了对着镜子自己欣赏。
                 
    满足的微笑的背后隐藏了一种自恋情绪。
                 
    据说自恋是寂寞国度最时髦的病菌。
   
   
    不知不觉,习惯了咀嚼喜欢的文字,呼吸熟悉的感觉。
                 
    习惯了无病呻吟,把无聊演绎成一种情调,
                 
    时光将生活消磨得乏味。
                 
    不知不觉中,寂寞病变成一种癌症。
   
   
    曾经以为,不会被寂寞打败。
                 
    一个人的梦里,方知寂寞是一种瘾,戒不掉……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生活
上一篇亲爱的,对不起,我还是想你...
下一篇酒、艳遇、女人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