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

        那是上海仲春的傍晚,空气中早已弥漫着夏天的味道,闷热然而怅惘,我这一整天都心神不宁,感觉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索性给自己放个假,让自己放松一下,然而习惯性的该死的所谓强迫式的责任感让我在下班前很是忙活了一阵,等我关了电脑,走出办公楼,看到门口的时钟已经过了19点,不过对于我来说应该算是下班很早的一天了。
        我的全部交通工具就是我的两条腿,“交通基本靠走”,下了班就走回宿舍去睡觉,永远的两点一线,今天既然给自己放个假咱就去热闹的地段转一转,去吃一顿比较昂贵的,也潇洒一把,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我决定去宜山路肯德基(虽然最近流行苏丹红),交通工具改为汽车,不是别的什么车,当然是公交车。
    公司门斜对面不远处就是205路车站,804路车站也在那个地方,但是804上的悲惨遭遇在我的心头永远也挥之不去(我朝夕相伴的手机在804上被不知道谁无情的夺去),所以我再也不去接近那个令我伤心的地方,所以我现在只作205路。
        一边在浑身上下拼命的摸索一边蹒跚的向205路车站走去(公司发的笔记本死沉),经过这不到一百米的路程,我使尽浑身解数只找到一枚硬币(205路车有两种,一种一块五,一种两块),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让我措手不及,我怅然若失,准备离去,以步待车,重新启用那最原始的交通工具,然而,生活就像一出戏剧,在我正准备走下站台的时候,树下一片金黄色的斑驳的亮光穿过人们行走扬起的沙尘直刺入我的眼里,是它么?
        果真是它,一枚珍贵的五角硬币。我轻轻的把它拾起,拭去上面蒙着的尘土,将它同我那枚一元硬币一起紧紧的攥在掌心,心里开始默默的祈祷(上帝保佑,来一辆一块五的205吧!)
        保佑果然有用,不一会儿,车就来了,来的正是一辆一块五的205路,我雀跃的跳上去,将手中的硬币清晰的一个一个投了进去。
        已经过了下班高峰,车上人并不多,我在车厢中轻快的游弋,释放着快乐的情绪。然而,我渐渐感觉到视野中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我的身上也感觉到被一些什么东西粘覆着,昏暗的车厢灯光的笼罩下,有些暧昧的气息在流淌着,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越来越使我窒息。。。
        哦,我终于感觉到了,那是一双眼睛,一双久违了的眼睛,它是那么热烈,却又似乎想要逃避,在我鼓起勇气正视的时候,却又迅速的跳跃开去。我几次想要捕捉到它,却几次被它逃掉。两个人的眼神玩起了猫鼠游戏,始终碰不到一起。
        那是多么亲切而又熟悉的眼神啊,我不愿放弃,我拼命的找寻,大脑中也在迅速的搜索,希望google能够帮上我的忙,寻回那封存的印记。
        终于,一个名字闪进了我的脑海,然而我不能确定,我不能确定。在这茫茫的人海,在这样超级巨大的都市,这样的概率应该不比中国男足夺得世界杯大多少,我不信,我不信。。。
        时间总是在人们思考的时候过得飞快。下一站我就要下了,我不想放弃,这样的概率如果失去了,恐怕再不会有下一次。我鼓足十二分的勇气,走近这双眼睛,轻轻的问到:“请问您是吕玉海先生么?”
阅读更多
上一篇英雄必须依靠团队(感悟杭州拓展训练)
下一篇cron服务配置祥解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数值分析课件

2014年10月16日 491KB 下载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