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外包带来的利弊

 GE: 2004年你建议中国企业通过外包逐渐做大,积累核心能力,但似乎这一年半之后中国的外包没有任何变化……

  李开复: 还好,有一点改善。至少我看到几个外包公司在扩大在合并,比如博彦科技、文思创新,都拿到了海外的资金。中国的外包产业是在进步,但速度不是很快。还是因为一种“宁为鸡首”的观念:比如我在管一个500人的公司,你是一个2000人的公司,你要买我,我为什么卖给你?

  GE 现在是不是利益的动力没有解决好,所以做外包软件的人还是比较少呢?

  李开复: 因为印度的基础设施不够好,它不能大规模发展工业生产,所以脑力工作就成了核心 竞争力,优秀人才也集中在那里。中国的机会很分散,海尔、联想、华为、网络公司……外包又不是一个很让人兴奋的行业,利润又低。

  GE 那为什么中国还需要外包产业?

  李开复: 第一,因为盗版的存在,让中国的用户对软件的要求不高,这就无法让中国生产的软件质量不停改善。外包是通过国外对用户体验要求非常高的用户来让中国的软件人员理解用户体验的重要性。

  第二,中国现在的应届毕业生中,北大、清华这样的学校的学生就业不成问题,但那些不是顶尖大学的毕业生,借助有效的训练,也有可能成为世界一流的软件工程师。外包类企业应该能成为这个用合理的价格水平培养人才的平台。如果中国今天有100万个软件工程师,明天就马上可以拿到软件外包项目,但很难立刻找到100万个手机、互联网这些领域的就业机会。

  GE 你接触的中国学生,和印度的学生比,双方的水平如何?

  李开复: 客观的来说中国更好。美国一流的IT公司已经认为中国第一流的大学的第一流人才要超过印度第一流的人才,如果挑100个最好的中国学生跟100个最好的印度学生比一比,肯定中国的更好。但中国高校的水平的差距太大了,第一名和第十名差距很大,第十名和第一百名更不用讲了。

  GE 这两年大家谈的比较多的问题是印度成长的障碍,比如官僚体系,基础设施建设不够健全,你所看到的印度的IT业还有什么大的潜在的风险呢?

  李开复: 外包是一种很奇怪的行业,它不太可能组建一套生态系统。比如中国互联网的生态系统,电信、网通、移动提供基础,新浪、搜狐、盛大这样的公司提供增值,它们彼此间是相互拉动的。但外包是很难有这种拉动效果的,比如Infosys的发展,并不会对价值链上的其他公司带来好处。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