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5000万人的棋局:Facebook如何沦为操控人心的工具?

640?wxfrom=5&wx_lazy=1


刚刚过去的周末,《纽约时报》和英国《观察者报》爆出一条惊天大新闻:


一家名叫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数据公司,非法窃取5000万Facebook用户资料,用算法进行大数据分析,根据每个用户的日常喜好、性格特点、行为特征来预测他们的政治倾向。借助Facebook的广告投放系统,这家公司可以对每个用户定制有高度针对性的新闻推送,进行潜移默化的洗脑,最终达到不知不觉中影响他们投票选择的目的。

他们和特朗普的竞选阵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公司的投资人是死忠的共和党保守派支持者,特朗普的资深幕僚曾经是公司的副总裁,而他们的目的是在美国打一场“文化战争”。

爆出这条消息的

是剑桥分析的前员工威利

Christopher Wylie

640

听起来匪夷所思,但通过大数据来影响选民并不算太新鲜的事,媒体上的报道也屡见不鲜。这一次成为重磅头条,主要是因为数据的量级实在恐怖,整整5000万Facebook的用户数据,接近Facebook美国活跃用户总数的三分之一,美国选民人数的四分之一。

640?

剑桥分析是怎么窃取Facebook用户数据、又怎么使用的呢?


先说一个故事吧:美国某内陆州一个中年男子向Target超市投诉,因为这家超市给他未成年的女儿投递孕期用品的小广告。结果几天以后,这位父亲又来道歉了,因为他的女儿去医院做了检查,发现真的怀孕了。


原来,Target的系统根据她女儿近一段时间的消费购买习惯,自动分析出她有了怀孕的迹象。这就是大数据的恐怖之处——可以在家人朋友、乃至本人知道怀孕之前,就先推算出你怀孕了。


作为一家连锁超市巨头,Target手头的数据也只是用户买过哪些商品。而Facebook坐拥22亿活跃用户,数据规模要比Target大得多,可以分析出来的东西也就更精准。这些海量的数据是一座取之不竭的金矿,也是Facebook最大的财富。

Facebook绝大多数用户都用真名真姓注册,同时会登记大量的个人信息——生活的城市、毕业学校、工作单位,等等等等,每个人都把自己生活中的社交关系链完整地移植到了Facebook上。


此外,Facebook还有一个首创的Like机制,鼓励用户点赞。每个用户每天都会有大量的点赞行为,可以透露出很多甚至连家人朋友都不知道的隐藏信息。Facebook则通过分析点赞行为,来实现广告的精准投放。


640?


剑桥大学有一个“心理测验学研究中心”,他们可以从用户点赞哪些帖子和新闻,分析出每个人的性别、性向、宗教信仰、性格是外向还是内向、政治理念是自由开明还是偏保守、是不是种族主义者、会给哪个党的候选人投票等。

2013年,亿万富翁、共和党大金主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在极右派的斯蒂芬·班农的建议下,试图把数据分析引入政治领域,为自己的保守政治主张服务。通过潜移默化地影响渗透每个人的大脑,改变美国的政治版图。


640


他先是找剑桥大学合作,但剑桥没有答应。于是他们私底下找到了剑桥心理学教授科根(Aleksandr Kogan)。科根出生东欧国家,在俄罗斯生活过很长时间后移居美国,有俄美双重国籍。媒体发现他也在圣彼得堡大学任职,还接受过俄罗斯政府的资助,但他的履历里却刻意隐藏自己的俄罗斯背景。


640


在科根的帮助下,罗伯特·默瑟出资1500万美元创办了剑桥分析公司,聘请班农担任副总裁。而剑桥分析的另一个核心人物,CEO「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野心勃勃地想要把自己的公司打造成政治数据分析之王。


640


剑桥分析开发了一个让用户进行“个性人格测试”的 Facebook app(小程序),每个用户做完这个测试,就可以得到5美元,但需要授权开发者获得自己的Facebook资料以及自己的好友信息才能使用。通过这样的方式,剑桥分析最终得到了5000万名用户的资料。


他们为最初的一批测试者建立心理画像,通过比对他们的回答和他们的个人资料建立一个强大的算法模型,再用这个模型来预测和影响其他用户的行为模式和投票选择。


具体来说:针对还在犹豫不决的中间选民,他们会推送有针对性的新闻乃至假新闻,潜移默化地操控他们的心理;容易被煽动起来的,就推送耸人听闻的内容;看起来智商比较高的,就把内容包装得再巧妙一些。总之,投其所好,高度精准的个性定制。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这一套战略到底发挥了多大作用,但至少我们看到了特朗普上台,而班农也一度被聘请为白宫首席战略专家和高级顾问。剑桥分析公司也私下宣称,自己才是特朗普得以胜选的幕后功臣。


640


除了美国大选,剑桥分析还号称曾经介入和影响全世界许多国家的选举,包括肯尼亚、印度和哥伦比亚。甚至连英国公投,可能都有他们的因素。


640?


Facebook原本有机会制止这一切的发生。早在2014年,他们就监测到了剑桥分析大量获取用户资料的异常行为,但可能是过于麻木,Facebook并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甚至在这次《纽约时报》和《观察者报》的重磅报道出台后,他们做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封杀了爆料者、剑桥分析前员工威利的Facebook账号。正是因为这样的做法,让Facebook站在了风口浪尖。


640


面对公众关于“数据泄露”的指责,Facebook也做出了回应:Facebook并未泄漏用户的个人信息,剑桥分析收集到的信息确实是用户自愿给出的,并且Facebook早在2015年就下架了剑桥分析的app,要求剑桥分析删除全部数据,并得到了剑桥分析的保住。然而,在这个风口浪尖,这一份回应显然还不能平息公众的争议。


几年前,中国网络上流传一个笑话,说如果搞一个一人一票的海选,那不管评选什么马化腾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获胜,他只需要发个QQ弹窗许诺给每个选他的人发Q币就可以了。现在在美国发生的事,可以看成这个段子的现实升级版,一样显示了网络操控人心的可怕力量。




【本文部分授权转载自:假装在纽约】



西雅图IT圈原创

仅有不到7%的公众号, 还在坚持原创

如果喜欢, 请分享我们的文章


每天加点料


同学,你犯法了你知道吗?

640


640?

640?

投稿,转载,商业合作,请联系E-mail:

SeattleITquan@gmail.com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