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中世纪

韭菜币圈区块链 今天
回到中世纪
或许在货币方面(而不是社会组织方面)取得进展的最佳方式就是回到从前,不是19世纪,而是更久远的时代,即1000年以前。当今几乎没有人愿意放弃过去数个世纪里在技术和生活水准方面取得的让人叹为观止的发展。但是为了寻找新的货币理念,我们可以反观以虚拟货币为主的时代——11世纪到13世纪的中世纪中期,当时还没有美第奇家族的资助。
虽然新古典主义经济学是由怀着建立美好社会的憧憬的理想主义者发展起来的,但是现代资本主义和经济学理论的一个更为明显的特征是无是非之心,不分善恶对错,全球金融危机之时的毫无作为就是明证。45经济学理论认为市场价格衡量固有价值,而固有价值又是效用的标尺。经济学家M.尼尔·布朗和J.凯文·昆因认为:“经济学家甚至不愿意过问市场价格和工资的道德价值。”46塞德拉斯克认为,主流经济学对道德的漠视已经到了“谈论道德都像是异端邪说”的地步。47道德这一主题分包给了市场隐形的手。
我们发现,虽然货币是一种在市场设定数字价格的工具,但是货币在精确价格和模糊价值之间建立的联系是不确定的、不稳定的,往往还具有误导性。市场对一切都了如指掌,或者利润最大化即劳埃德·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所谓的“上帝的工作”等理念和中世纪公平价格的主流观点相去甚远。国家及其他所有人必须有偿借贷的理念和中世纪对高利贷的态度截然相反。经济必须持续增长的观点在中世纪同样是很古怪的。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我们的目的不是要将中世纪盛期浪漫化或者是把它当作乌托邦的一个版本进行兜售。没有多少人希望经济支柱都是一些营养不良、容易染上疾病、打零工的数字农奴(不过有时候这看起来这似乎是我们的发展方向),然而一切都是社会地位和对土地的控制权说了算。但是这种对比的确向我们指明了一个可以解决增长限制、经济不平等问题,加强社会幸福程度和弹性的货币系统。
利用虚拟货币的能力和金融革新的热潮,我们可以重新设计货币系
统的基本激励方式,让货币系统不只关注短期利润。发行国家和区域货币获得的铸币税可以由国家收取,而不是被私营银行收入囊中(私营银行是我们时代的美第奇家族)。替代性货币会扮演重要的补充角色,当地货币可以满足区域的需求。如果负利率货币使用得当,会抑制货币的囤积,并通过不对未来贴现鼓励人们做长远打算。我们还需要基本收入等富有想象力的策略(以分发现金或限制放贷为主),来解决全世界各地区都面临的负债累累的问题。债务问题使我们对它下一次突如其来的闪电战忧心忡忡(考虑到未偿付的债务可能会无穷无尽,人们猜想到某些债务可能会一笔勾销)。前提是不要否认我们现有货币系统的真正本质——不费吹灰之力的货币创造和金本位债务的结合。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恢复共享的理念,坚决抵制公司利益对土地、水源甚至是我们思想的 “圈地行为 ”(公地是为了放牧而保留的,现在我们需要一些能够让思想自由徜徉的无主空间)。我们可以缩小金融行业规模,这样金融行业就无法长期主导经济中的货币流动了。或许会出现一种现代版本的博爱,成为度量个人和社会价值的标尺。如果这意味着从货币经济中争取空间,那么这种情境下的 GDP缩减绝不是一种灾难。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1024 设计师: 上身试试
应支付0元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支付成功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