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元是一个老实人的价格

三千元是一个老实人的价格

 

 

2005126日晚9时许,上海罗店镇一个没有路灯的公路上,一个横川马路的59岁的农民建筑工金锥,来自安徽北部农村,在下工返回宿舍时,被一辆疾驰而过的车撞飞一丈的距离,头被撞碎,当场毙命,除撞掉的松花江牌车标外,车辆逃逸,没有任何痕迹,等被发现时他的尸体已经冰冷,与他一个工地的儿子,加班到12店回来时,发现死去的竟是他的父亲,只说了一句话:我回去怎么给我奶奶交代!就晕了过去。由于人生地不熟,他的儿子是个老实的农民,老板说这纯属意外事故,与工地没有任何关系(工地与员工宿舍隔一条马路),又由于没有签订就业合同,也没有任何保险,老板说自己没有任何责任,并责令最快的速度火化,以免在工地不吉利,第二天早晨就火化了,老板给了3000元钱,说是完全处于同情,得到了他儿子的千恩万谢。结果在农村安全生活了59年的金锥,第一次出外挣钱,就以三千元的价格命丧上海。

金锥在四岁时父亲死与朝鲜战场,他的母亲在28岁时开始守寡,独自将他养大,现年83岁终身未再嫁,属贞节之人,是村里仅有的一个小脚老太,人称铁针嫂,年轻时几乎帮全村人做衣服,绣的毛主席像曾经被公社树为榜样,金锥长大后老实而勤快,话不多,人踏实,治理淮河时出义务工半年,由于卖力肯干,不休息干过29小时,最终晕倒在工地上,被表彰为修河铁人,烙下了腰肌劳损的毛病,京九铁路筑路基时出义务工,由于拉的土方最多,修的路基最长,而且路基砸的最结实,被大队评为先进个人,工程结束后导致腿部大部分面积静脉曲张,并以此为荣。以前交公粮时,由于他交的粮食总是最干,筛的最净,数年来一直如此,后来他的公粮被粮站免检。

就是这个老实的金锥,他死了,死在了他第一次见到的上海,他仅仅听说一下就羡慕异常,被尊称为“经济发展的成果展示厅”的国际大都市,以3000元钱的价格。

我没有办法想象他83岁的母亲,面对这个事实的心情,这也就是他儿子说的:“我怎么向奶奶交代!”的原因。

金锥去打工的原因是他母亲病他欠了9000元钱,给儿子盖房娶媳妇欠了17000元,靠家里的地要好几年才能还上,为了还账为了让他母亲能够活着,儿子能娶妻生子,他必须出去打工,并且工地一个月能给1000多,干上几个月顶得上几亩地一年的收成。

金锥虽然大我一倍多,也非一个宗族,由于我辈分比他长,每回到家见到老实的他,总能听到他必恭必敬的叫我一声叔,可现在他死了,他父亲的灵魂丢失在遥远的朝鲜战场,半个世纪过去,不知道他文盲的灵魂能否找到回家的路,半个世纪后,他的灵魂丢失在繁华的上海,陌生的罗店镇一个繁忙的公路上,山高路远,并且要乘坐火车和汽车,大字不认识一个的他可否能够找到偏僻乡村的家?他一个老实巴交的孤独的灵魂,在上海高大的楼宇间是否寂寞害怕?他丢失在他乡的灵魂可否明白,他被中国最权威的《中国大百科全书》定义为――盲流:“农村人口自发地流入城市的现象。在中国现行户籍制度中,长期居民可分为城市户口与农村户口,盲流一般为农村户口持有者。在传统体制下,农村人口转入城市是在统一计划条件下进行的   盲流在进入城市后一般无长期正式工作,亦非城市企事业单位雇用之合同工,其生活无可靠来源。”

金锥不懂交通规则,他甚至不懂红绿灯的概念,他不适合城市,他甚至不懂得签合同,他认为给人家干活,人家就会天经地义的给钱,他属于他的乡村,你看当他现在离开乡村,死了都无法魂归故里!

阅读更多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metababy/article/details/565055
文章标签: 生活 交通 工作
个人分类: 杂谈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