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心灵的彼岸(八)

——第八世——
围猎场的故事
他是一个很普通的猎人,生活在某个国家的王都附近,安安分分的过着自己的生活。
他感到厌烦的时候,就到附近的森林,打几只新鲜的野兔,只是那里在三个月前成为了皇室的狩猎场。
但他终于还是想看看已经很长时间没去的森林,坚果的味道是不是还依然鲜美,野兔的脚步是不是还灵敏的抓不住。

在遥远的天上宙斯此时只是不经意的向脚底下看了一眼,就差点从自己华美的车上摔下来。
“气死我了……哈迪斯那小子又提前动了手脚!”宙斯看着再熟悉不过的头发颜色,头上直爆青筋,要知道世界上只有两个人有那样的头发……等等,自己什么时候也承认那是两个人了?

且说单纯的猎人轻松的翻越了狩猎场的栅栏,跳进了已经属于皇家的森林。
“这里还像以前一样舒服……真是不明白,好好的为什么要圈起来。”猎人熟练的穿行于茂密的林木间,躲开刺人的荨麻。
约摸过了几分钟,猎人就熟门熟路地来到一个小水潭边。
他扔掉衣服,钻进清澈的水中,悠闲的享受森林里新鲜的空气。
他的弓箭和简单的衣衫被随意的扔在离岸不远的岩石上,衣物们的主人闭上眼睛,决定好好的打个盹儿。

这个王国年轻的王子这一天也到了皇室新圈出的狩猎场。兴致高昂的王子一走进森林,就搭起弓箭射下了几只高空中飞行的鸟儿,他将鸟串在一起成为一串,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这森林真茂密。”他一边感叹着一边拨开眼前的灌木,接着他就发出了另一句感叹。
“世界上还有这么美的地方?”
一方不大的水池映在眼前,应该是活水,因为水底光滑的岩石上还浮着一点点水藻。
王子于是卸下身上打猎用的武器,走进清新的水池。

傍晚的时候猎人忽然醒过神来,他必须要回家了。
此时的森林已经有些阴暗,猎人摸索着摸到一些柔软的布料:“这是我的衣服么……”
虽然怀疑的嘀咕了几句,他还是穿上了那衣服,毕竟在树林的阴影里他也看不清什么,然后他抓起手边的弓箭,向森林外走去。

可怜的猎人在一出狩猎场的时候,就被一大群穿着王国侍卫服的人拦住了。
“王子……我们总算找到您了!您怎么这么晚才出来?”身边的人七嘴八舌的叫起来,年轻的猎人脑子里面一下子打翻了一瓶糨糊,有些弄不清楚情况。
他不确信的问身边的人:“……你们确信,我是你们的王子?”
一个带着有红宝石的面具、看上去有些身份的侍卫于是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您就是我们的王子殿下啊,难道您失去记忆了?”
“难道他不是王子殿下?”有另外的人提出疑问。
猎人刚刚想拚命点头表示肯定,红宝石面具就立刻反驳:“怎么可能不是呢?无论是飘逸的长发还是英勇的身姿……王子殿下的衣服也确实穿在他身上啊!”
什么啊,难道我长得跟那个王子一样?就连头发都差不多?甚至衣服……等等,衣服!年轻的猎人才想起察看身上的衣服,此时旁边有别人的火把在照着,光线明亮不少,自己的确穿着一套华贵的服装。
这下猎人有嘴巴长得好好的也辩解不了了,跟着二十多个侍卫一起走了,倒也干脆。
于是这个幸运的接到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的年轻猎人,就莫名奇妙的变成了一个国家的王子,而且即将继承王位。

而真正的王子呢?
当他发现自己原来在水池子里睡着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我的衣服呢?!”当王子发现自己放在岸边的衣物已经悉数不见的时候,他先是奇怪的找了一大圈,然后找到了一套虽然干净但绝不华贵的衣服。
王子低声咕哝着:“这绝不是我的东西……”但他还是只好穿上,又捆上头巾。
于是这个时候的他就再也不像王子,而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农民或者猎人。

王子和猎人就这么互相换了个位置,一夜之后王子变成了平民,而猎人则一步登天,当了王子。
久而久之猎人习惯了当王子的生活,而原来的王子下定决心远走高飞,找到属于自己的王国。

当先前年轻的猎人、现在应该称呼他为国王,当他已经年老的时候,忽然接到了邻国送来的请帖。
邻近的国家是近些年才建立的,建国时的国王、也是现在的国王还只是个年轻人。
爽朗的老人欣然同意出席,在宴会上他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天天都会在镜子里看见的脸。
而对面几乎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邻国国王此时忽然眯起眼睛笑了:“当年是你拿错了我的衣服?”
几十年前的往事突然浮上心头,两个老人相视而笑。
这个时候,谁曾经不小心就飞上了青云,谁在一天之内失掉了荣华富贵,都不怎么重要。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生活
个人分类: 呓语
上一篇穿过心灵的彼岸(七)
下一篇穿过心灵的彼岸(九)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重塑心灵.pdf

2014年04月18日 9.69MB 下载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