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

前言

回首过去,写日记的习惯居然已经丢失了十多年。今天重新拿起笔,到底不再是当年的心境。当初热爱文学的自己,今天居然走上了软件之路。当然找到自己另一件喜欢做的事情,本身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本论文由“小议中国足球”,“侃侃中国新歌声”,“如何看待历史”,“我心目中的CCTV”,“未来软件的发展方向”,“我们还需要读书吗?”组成。其中涵盖自己对国家、社会的思考,虽然不一定是正确的,但是一定是自己在当前所属年纪最真诚和最用心的思考。也许明天的自己就会否定今天自己的认识,毕竟人生是一场自我解惑、自我提高的修行。


小议中国足球

提笔写论文之际,面临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0:2不敌乌兹别克斯坦国家男子足球队,4轮仅获得一积分,基本告别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窘境。如果说打韩国队让球迷心有不甘的话,那么接下来面对叙利亚、乌兹别克斯坦的失败则彻底让球迷麻木。作为一个有着10多年看球经历的球迷,在此发表下自己的观点与看法。

纵观世界,国际足球的中心早已经从美洲转向欧洲。自从2002年韩日世界杯巴西队夺得大力神杯之后,美洲国家已经10多年没有再拿到此冠军。在我看来,这种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的转移趋势,是必然的。单纯从足球水平上看,这种赶超,在我看来是永久性的。也许美洲国家会零星出几个球星,但是很难再与欧洲抗衡。贫穷国家的孩子踢足球,多少有改变命运的意思;发达国家的孩子踢足球,更多的是享受足球带来的乐趣。而享受足球必然也指引着一个球员更加热爱足球,同时也更加强大。那么发展中国家的孩子呢?在我看来,处在中间地带的一群人永远都是最危险的。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很容易让他们丢失奋斗的勇气。未来的球星一定是个体所有素质的体现,而这背后与整个国家息息相关。人们常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我看来经济基础决定社会的方方面面。那么经济的不健康发展,会不会导致社会问题的频繁发生?

每次遇到中国队失败,我都会去翻看2005年荷兰世青赛的中国队集锦。当然,那一届世青赛,球王梅西横空出世,但也难掩中国队给世人的惊喜。中国不是没有优秀的年轻的运动员,但是一步入职业,就走上了持续的下坡路。没成名、没成功以前,人们想着,我要成名,我要成功,但是一旦成名、成功以后,该怎么办?属于你的时间你会发现越来越少,真正的积累也越来越少。中国足球运动员所面临的问题,我想也是中国大部分人所面临的问题:成功以后,你还会坚持初心吗?

这些年,资本无限涌入中超联赛,带来了中国足球的虚假繁荣。无数的欧美大牌球星的到来在我看来弊大于利。球场当然需要球星,但是这还不是时候。两人相差很悬殊的时候,是很难对你有所帮助的。这些年中国足球总是打着改革的旗号,改而不革。对于青少年的培养,不仅是足球水平的提高,而且更是人文素质的提高。净化联赛环境势在必行,球员与裁判之间,球员与球迷之间,更多的是交流。争吵与谩骂只会让双方不思进取。对于改革,足协应该站在一个体系的高度上,环环递进。德国足球的“10年复兴”计划造就了德意志战车,这难道不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吗?

一位老球迷对中国足球的评价:爱你,恨你,还得看你。期待有一天你会变好!


侃侃中国新歌声

中国真的需要好声音吗?在我看来,中国从来不缺乏好声音,但是缺乏中国好作品。一个优秀的节目应该是有生命的,一旦不能达到一定的高度,不能承载她的所有价值,就应该选择退出。民谣的胜利,摇滚的胜利,这总是让人嗤之以鼻。民谣、摇滚,他们是有骨气的,一旦不会再让世人接受,我想他们会毅然决然地选择凋谢。这个时代过于浮躁,总该找些东西让自己沉静下来,我想这就是音乐的力量。渐渐地,你会发现那个年代的摇滚歌手,是有政治追求的,那个年代的民谣歌者的人文气息总是让人动容。

郑钧、朴树、李健、汪峰、许巍,是我认为内地最有才华的五位唱作歌手。有人曾用五行形容他们:郑钧如金,锋芒耀眼如流星;朴树如木,脆弱感伤如草木;李健如水,温婉透亮如清泉;汪峰如火,炽烈狂热如赤炎;许巍如土,坚实厚重如大地。金木水火土,他们构成了最美妙的音乐。音乐的力量直接作用于人的心灵,人类纯真的本性与美妙的音乐自然的融合,即使在灰暗苦闷的日子里,仍然让人充满阳光与希望。好的音乐只会越来越少,人们在惋惜的同时是不是应该更多的思考如何保护她呢?


如何看待历史

《九月》这首歌词作者为海子,曲作者为张慧生,两人都死于自杀,盲人歌手周云蓬填词并传唱开来。因为海子和张慧生看不开,周云蓬看不见。歌曲中有这样的诗句: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匈奴人虽然没有自己的文字,却有自己的语言,他们杜鹃啼血般唱出了心中的哀痛:“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你所谓的英雄在别人看来就是战犯。以中原人自居的尿性也该改一改了。匈奴人不会想到,他们随手唱过的歌在别人的语言里塑造了他们的灵魂。

海的那一面,另一位我所喜欢的传奇歌手陈升至今没能在大陆开演唱会,心中难免遗憾。这个国家太大了,大到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一个国家有对任何人say no的权力,也应该有胸怀接受不一样的声音。这个国家说好话的人太多,讲真话的人太少了。一个国家只有拥有哪些能够追求真理的人,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能够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然不言乏力、不轻言放弃的人才能真正的进步。

1970年西德总理的华沙之跪虽然只是个形式,但是却为德国赢得尊严。只有正视历史,才不会重蹈历史覆辙。如今的德国已经成为欧洲经济的火车头,对世界经济也作出了重大贡献。战争只会让人屈服,而一个国家的头脑和灵魂才会让人肃然起敬。古有东瀛遣唐使,今有中国抗日神剧。中国的抗战是不是该停止了呢?人们永远都不能活在仇恨中。我们应该把更多的时间用来研究二战后日本经济的崛起,研究日本这个民族。然而,历史终究是掌权者的历史。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伟人,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刽子手。与其说汉武帝阉割了司马迁,但不如说司马迁阉割了汉武帝,阉割了他的丰功伟绩,还有他可怜的老爸。

今天这个时代最有权力的人,各行各业的领袖大都经历过知青岁月,而如今我们仍然不能正视这段历史。夕有八国联军侵华,今有国之国人毁国人。有的人一夜之间成为阶下囚,而有的人一转眼成为领袖。那个年代的作家也别有一番风味。如今王小波的小说依然是我的最爱,木心也依旧是唯一的一位仅靠文字就逗笑我的人。被不被时代认可不要紧,重要的是他们真的存在过。100年之后,如果有人看到这些的话,会知道今天的中国发生了什么。

你看,日本不反思二战,中国不反思,国与国之间也没有什么两样。广场唱一无说有的崔健让我们见识到什么叫顶天立地。

你我同为活佛的子民,也同是大地的子孙。若你欲得智慧之光,便须忘却俗思凡想。谁期待这个新纪元的到来,而又有谁至今仍不愿目睹她?当我们在面对西藏的时候,能不能直面自己的内心呢?谈论中国不得不谈论的西藏问题,我把西藏看做中国的中国。渐渐的你会去思考,将宗教建立在国家之上究竟有什么意义?寻一风水宝地,将自己的灵魂安放在那里,灵魂终于找到了归宿。


我心目中的CCTV

说起央视,记起的几个人:杜宪、陈虻、崔永元、白岩松、柴静。那样的一个年代,杜宪为了良知,为了正义,敢向央视、国家say no,我想这才是媒体人最高的追求。后杜宪时代,央视走向了一条不归路。最近在读《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陈虻,我们听你讲》,陈虻作为央视“东方时空”、“实话实说”、“新闻调查”的主管,他的“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的价值追求让人津津乐道。陈虻走了,央视少了一位灵魂导师。崔永元、白岩松、柴静,央视为数不多的极度有良知的人,理应成为所有媒体人的楷模。

白岩松曾经说过:我们没有能力让央视变得更好,但是我们没有让他变得更坏。各行各业,只有真正去政治化才真正有可能进步。你看央视的记录片还是很有艺术性的。陈晓卿老师,我又饿了。

未来软件的发展方向

在我看来,现在的软件更多的是程序员的自我实现。它更多的体现出程序员的个人技术水平。我所认为的软件应该是这样的:程序员提供画板,用户自我实现。他应该是有灵性的,或者说有生命的。你看计算机的发展,它始终都是在模拟人,把人的处事方式在计算机中实现。人人都是设计师在我看来并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与人的人文气息、情感、悟性息息相关。技术的发展应该与艺术相伴。好的软件当然应该是兼顾两者。

我们还需要读书吗?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一个人认识的高度一部分在于自己的悟性,更重要的一部分在于自己不断从书中汲取营养,并不断转化为自己内在的东西。现在的人总是缺少点什么,我想大概是只有读书才能带给人的情怀。一个人只有接触过最优秀的作品,最壮阔的风景,最顶尖的人才,最伟大的思想,才能够明白什么是最重要的,也才能够形成真正独立于世间浑浊的价值体系的价值观。

The Whole Earth Catalog完成了记录整个地球目录的使命后,在最后一期的封底上写下这样一段话:Stay Hungry,Stay Foolish.希望自己永远保持这样:Stay Hungry,Stay Foolish.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