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ci的专栏

理想国

无题

   
           


甘冒被辗成泥浆的危险,
无视死神的规劝,
奋然冲向光阴奔驰疾至的道前,
呼吸自然界的空明性灵,
和宇宙间的真挚纯洁,
我对着时间的坐骑,
射出了一支冷翡翠铸成的利箭。
我看到了,
她胸口飞溅出一滩殷红的血。
时间便定格为永恒的思念,
思念是一朵永不凋零的睡莲。

 

可爱和可憎之间的距离,
是一纳米抑或一光年?
多情与无情的界限,
是旅途中绝美的风景。
拂不去,忘不了,留不住,春燕喃呢;
超尘的,绝俗的,缱眷的,绵绵之意。
即便是幻听幻觉塑造的幽深梦境,
也曾是寂寞心灵匿藏的凄美墓地。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不良信息举报

无题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