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烈遭遇一个极品公司

先介绍一下出场的地点、时间和人物

名称:NTW

地点:金山大厦

时间:2010.4-2010.12

人物:1BOSSBOSS已经移民到澳大利亚了。以下就用澳大利亚代称。主要人物。负责CTI部分(呼叫中心的核心部分)的开发、遥控公司经营。

        2BOSS妹妹。跟她打交道不多。负责财务部分、公司经营。

        3BOSS妹夫。据说是没有个人存折的(原因下面介绍)。下面用没存折代称。主要人物。负责系统销售、公司经营。

        4、财务。财务常年不在公司,有时来有时不来,不来的时间比来的时间多,忽略不计。

 

上面四个就是传说中的管理层。剩下的就是我们开发加上工程的,连上我在内一共四个人。

你大概可以看出来,这个公司的结构比一般公司还要复杂点。一般的也是个夫妻店,这是一个兄妹加夫妻店。

 

  2010.3开春没几天。在上家公司实在是受够了,一气之下没有骑驴找马就闪了。然后找工作。找一个多月也不理想(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很大差距的),就有些心灰意冷了。4月中旬就回了一趟老家。在家里的时候接到了BOSS妹妹的电话,简单聊了一些情况,就让我加了澳大利亚的QQ,然后就QQ远程面试(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4月底我就赶回广州了。然后又是面试。那时候感觉就像一个快要淹死的人突然漂过来一根稻草,我也没太多想就签合同,然后第二天上班(职位:项目经理)。后来想起来,应该是第二次去那里了。第一次是面试,是等着离职那个兄弟面的,做了个笔试,我要价6000。那个兄弟说我跟老板商量,就让我回去了。我原本以为没戏。没想到后来又被他们找上我了。看到后面的情形回想当初我开6000的时候不知道那兄弟在心里嘲笑还是在可怜我。

 

  第二天,交接。那个兄弟讲了数据库这个表是干什么,那个表是干什么,这几个表不要动,一共10分钟就完事,连系统都没打开演示,然后就飘走了,此后我再也没见过他。我喵你个咪的(这里要鄙视一下那位兄弟),你这也算交接?后来才知道他们那拨兄弟是集体闪的,结合以后的一些事情我也就理解了。想想后来我也是这么交接的,因为实在是没什么心情,就想快点闪了。

 

  刚来几天肯定是做不事的。因为一个很大原因——人还没有招齐。过了一个星期才陆续陆续又招了3个人,算是齐了。然后就是看文档,和澳大利亚远程QQ培训,熟悉系统。系统用的是Delphi 6开发的,我重装了一台机尝试编译一下以前兄弟留下来的系统,编译不过去。不是少这个控件就是少那个控件。折腾了差不多一、两个星期总算是装了个差不多。装完了一数,好家伙一个系统装十几个第三方控件。欲哭无泪,欲死欲仙。现在想起来也明白了,人员流动这么大(基本是大半年换一批),来一拨人整一下,又来一拨人又整下。系统没有形成一个有效传承,基本上一拨人一套系统,加上开发人员水平参差不齐。里面的代码说句实话――你伤不起(举个例子一个电视购物的系统,打开主界面一看,上面摆了二十几个Timer控件)。真是不是我小瞧以前的兄弟,以前的系统就是一毕业设计水平。所以以前那帮兄弟被我们刚来的几个人整天问候他们家里人。

 

  接下来到了5月下旬,进了公司大半个月。接了一个物流公司的单。然后跟着没存折去了现场做了几次需求调研。本来是要把现有的系统小改一下,给他们装上。但是客户方经理在他以前公司用的也是我们的呼叫系统,所以对现有一版系统很不满意,要求全部改掉。时间要求71号上线,后来我估算了一下,实在是搞不定,最乐观也要等到7月中下旬(因为合同签下来已经是6月底了,只有一个月时间)。客户方经理也是刚去那家公司,估计是想烧几把火给他老板看看,所以对项目很重视,催的比较紧。另外这次项目用的设备是三汇的一个新产品,而以前的兄弟一个都没有留下来全都跑路了,澳大利亚又远在澳大利亚。各种不利因素全挤一块,进度可想而知了。没办法,只能和工程部的几个兄弟用QQ跟澳大利亚远程调试设备和我这边调试程序。跟客户那约好的送设备时间也推了两次,被人家吼了我一顿,当时真的想对吼来着,强忍着才没有发飙。可怜我六、七月份,星期六星期天说是休息,但还在家里加班。自己用的笔记本烫的不行,就把报纸打湿了放在冰箱冻住,然后再拿出来垫在笔记本下面降温。刚招进来的工程部的几个兄弟觉得还不够乱,吵吵工资低还要辞职(确实不高)BOSS妹妹就找到那几个兄弟说项目做完了奖金是有的,才把那几个兄弟稳住了。在这期间不光要搞这个项目,还要帮以前的兄弟擦屁股。你想想做一半的项目,突然换一帮人来做,你是客户你会怎么想?又是一顿焦头烂额。那几个兄弟也是刚毕业的,办事又让人不放心,什么事我都要跟着。不瞒你说,那个时候好几个晚上做恶梦,梦见都是几个兄弟散伙了,就剩我一个。就这样我一边要写程序、一边要应付客户、一边还要安慰这帮兄弟、一边还要应付澳大利亚和没存折。计划7月下旬结束的项目一直到8月份才结束。

 

往后的几个月又做了三、四个项目,形式、内容差不多,就不想多说了。

 

上面的只是一个比较典型的范例。比较累也比较烦,后面的是更累更烦。

 

再说说我们每周的工作安排。每周一上午公司全体开会,总结上周工作按排下周计划。规定是从早上900点到1000,通常能1030结束就已经谢天谢地了。除周一外开发部的自己人开会,早上830900,然后到没存折的办公室汇报,说是15分钟。但是你进去没个20分钟是出不来的(也就坚持了一个星期,后来就不鸟他了)。接下我才能开始做事。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要把今天做了些什么事情写到OA系统,算是写日记吧(期待日记门的兄弟拖出来鄙视三分钟)。可怜我一个项目经理要每天还写个日记。写个三个月,烦了,就没写了。这样我们可以算一下每周有多少工作时间了。五个工作日,星期一早上去了半天,剩四天半,每天部门自己开会然后再从没存折的办公室出来就是1个小时了。还剩四天。有时候赶上他心情好或者心情不好,又拉你进去开会。时间不定。满打满算一周有四天工作时间就不错了。

 

到了89月份,磕磕绊绊的好容易把物流项目做完了,客户也付完款了,兄弟几个就等着发奖金。等了好几个星期一点动静也没有。我们就去找他们。第一次找,说是验收报告没有签回来,我赶紧找个兄弟把验收报告给签了回来。然后又没下文了。又第二次找,说是项目总结没有写,还要开项目总结会以后才能给,赶紧又找个兄弟写了一份总结报告,找时间开了个总结会。开了半天也没总结个所以然,最后没存折发话,总结会不成功,还要再开。第三次找他们,说是项目文档没有交齐。不知道没存折在什么网上剽窃了人家的一套项目管理文档,然后规定以后的文档全部要按照这样写。他们认为人家是上市公司,别人的经验是可以照搬过来的。我把文档打开一看一共有20多个文档,平均每个文档20多页。我举个例子,其中的一个文档《质量问题倾向分析》,屁大个公司、屁大个系统,周期这么短,就那么4个人还倾向分析。一个项目做一个月丫的都嫌时间长,我要是把这些全部写出来,估计菜都凉了。再说了就算我写出来,你会去看吗?看的懂吗?没办法,又找了几个紧要的文档写了补给他们。还是没下文。

 

再后来就不折腾了,火星人都看出来,人家根本就没那意思。

 

再后来他们招了个人力。人力刚来,看公司气氛不好、士气不高(本来嘛,你忽悠一时,你还能忽悠一世?以前还加个班,后来到点准时走人。白天干活也没精打采的,聊个QQ,上个网页),估计是想烧几把火,就问我们怎么回事。我们就说项目做完答应的奖金不对现。人力就跑去找他们开了一上午的会,结果要想而知——肉包打狗有去无回。估计他们也是受不了我们几次三番的找他,没存折就又开会。先讲了公司愿景一、愿景二、愿景三(愿景不少,三个不嫌少,五个不嫌多),然后表示大家以后跟着他干愿景是美好。又把公司的组织架构重新整了一次,加了几个部门。最后我算了一下,部门比人多,没办法只能兼着做了。接下又说我再给你们讲下公司经营之道,具体就是开一个公司要租金、水电、工资啊七七八八,又拿我们做物流公司的项目分析:这个项目计划一个月搞定,结果三个月才搞完,要买设备、还要给回扣。又是算投入又是算产出。未了,最后得出结论:这个项目是负利润。项目是负利润那公司怎么给你发奖金呢?你妹呀,还反问,真得是无语了。

 

更可恨的是做的广汽那个项目。那项目谈的时候没有一个功能——拖拉式流程,后来用户不干非要加上,不加上不验收。因为这是合同以外的,可以不做,但客户那边又惹不起。没办法,没存折把我叫到办公室说,这个功能加上,你加班搞完然后发2000块奖金。我又信了。又是星期六星期天的加班加点的搞。搞完了给客户装上去了,完了以后丫的就像是没这回事一样,什么不提,无声无息石沉大海了。我是想找他谈这个事情,后来一想去了估计去了也白去,自取其辱。

 

第一次忽悠,我信你,算是哥清纯,理解你;第二次忽悠,我信你,算是哥单纯,原谅你;第三次忽悠,你丫的到底是卖拐的还是卖担架的?

 

子曾经曰过:人无信则不立。

 

是的,人无信则不立,业无信则不兴。其结果是士气急速滑落。刚开始还想把以前公司的兄弟招过来(幸好没有),后来也是混吃混喝等下班。刚开始还加个班,后来铃响走人。刚开始几个兄弟还能使唤(因为我是项目经理),后来该看网页的看网页,该聊QQ的聊QQ,我还只能劝,不能说(逼急了走人,活就得你一人干)。没存折看见他们整天不干正事的时间比干正事的时间多,回头就折腾我。说是每周工作计划写的不好下面的人不干事要改工作计划模板。你就是把工作计划改的跟散文一样,又怎么样呢?

 

再说说没存折。没存折自己还开了一家公——KF。两家公司现在在一起办公。KF主要业务是短信销售代理。以前的兄弟说KF从来都没有盈利过,都是亏损。其实算一下,KF人最多的时候是8个人比我们这边还多2个。卖一条短信几分钱,一个月要卖多少短信才能保本,又要卖多少才能盈利?真正赚钱还是靠我们这边的4个兄弟,也就是说基本上是我们4个兄弟养着两个公司的十几口子人。 所以KF基本是靠着NTW运转,公司主导权在澳大利亚,财务在BOSS妹妹,没存折就这么来的(声明一下:具体有没有存折,不知道。是道听途说的KF的一个兄弟)NTW克扣资金, KF就克扣提成。因为KF是做业务来提成,按理说提成这种事情,事先大家都是说好的,做的多拿的多,做的少拿的少,该多少就多少,大家应该都没话说。这也克扣,结果那KF帮兄弟姐妹一生气就集体反水了。因为KF的人多,他们一反水,办公室里人就少了,人气也少了。搞得那段时间我们这边也是凄凄惨惨的。

 

到了12月份,实在忍无可忍了,实在是搞明白了。就丢了一封辞职信给他们。人力就找我谈,当然是挽留之类,不为所动。没办法,人力就说你1月份以后再走吧,马上要开年会,你是部门经理到时候你写一个年终总结报告发个言。当时在心里就叹气,全公司除他们三个没有一个是超过一年的,还年终总结报告。直接就说算了,我想提早点回家过年。然后又等了几天一点反应都有,很奇怪。就去找人力,问是怎么回事。人力说你是下属这事应该去上级去谈谈。我说你要么就批准,要么不批,不批的话你应该找我才对。人力说你应该考虑到上级的面子。我顶你个肺呀。

 

  没存折最后还是找到我谈。谈的内容无非还是挽留,说公司还是有希望的等等。我真的是无言以对,只能是在那里哼哼哈咦的应付。看我没那意思,他来了一句,我们还是有奖金的。听完他这句,在心里面默默地、狠狠地、及其残忍地鄙视了他一下,然后告诉他还是算了吧。

 

听说我走了,另外一个搞开发的兄弟问我,你工资到底是多少?我说4500。他丝毫没有考虑到我的自尊心,直接质疑了我的智商:你傻呀?你搞项目经理这么卖命才这么点。我说,我跟他们报价是6000,他们说基本工资是4500,其余是按奖金发,我信他们了。

 

阿娇说她自己很傻很天真。我不是傻,我只是天真。

 

我这边还在等辞职呢,没想到那个搞开发的兄弟也辞职了。我们这一拨开发算是OVER了。

 

然后的日子就是混吃混喝等着他们给我办辞职手续。办辞职手续又搬出一堆文档说是要补上才能办手续。最搞笑的还要让写什么总结报告。火大了,直接找人力,人都走完了还总结什么。人力很尴尬一时也无语,说我先给你办手续,工资等你把文档补齐了发给你。我只能同意了。

 

今年过年都在家里他们纠结文档,实在不想说了。总的算下来从1月份丢辞职信,到工资发完已经是318号了。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你要么让我累死,要么让我烦死。你不能让我又累死又烦死,我只有一条命。

 

总结一下这段时间的经历:

1.大公司赚钱,小公司省钱

2.小公司可以找,但不要找没前途的小公司。那什么叫没前途的小公司呢?我认为最显著的一个特点是人员流动性大。进了新公司可以先从这方面做一个判断。

3.如果想找一个好点的公司,那就在你的简历上写明你的薪资水平,不要写面议。这样会吓退一些不靠谱的公司。不过这样一来你面试的机会也就不多。

4.经常性开会的公司不是好公司。人都在开会耍嘴皮子就没人干活,没人干活不赚不钱,赚不到钱就开不工资。

5.关于另一个古老的话题:是骑驴找马还是壮士断腕?我认为各有利弊。骑驴找马,面试时间和工作时间会起冲突,一旦公司知道了不太好;壮士断腕呢,面试的时间就多了。但就样就把自己退路断掉了。如果一两个月之内找不工作的话(原因是多方面的,有时候是人家看不你,有时候是你看不上人家)就会变的焦躁上火,最后的结局很可能就是找的公司还不如上家。所以还是要看自己的选择。

前段时间在CSDN看过一个“面霸”,七个月一直找工作,一直面试,还把自己的面试情况都贴了出来。而且都面试的都是外资或者大企业。唉,自叹不如… … 不知道那个兄弟最终花落谁家。

 

看完这些,你只能感觉到我是一个刻薄的人。通篇的只有怎么怎么不好,难道自己本身也就没有问题吗?难道就没有看公司的好的一面?我想应该还是有的。但是我要好好再想想、再反省。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