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在男人玩弄中产生?

前些日子,听到这么一个笑话,一单位一名叫“张三”的男人,由于工作业绩突出,被上司看重欲于奖赏,请去酒店大吃一顿后来到该市的一家按摩中心,张三的上司叫了一个如花似玉的按摩女郎来为张三服务,并特别开了一间房,吩咐张三好好享受。当按摩小姐那纤纤玉指在张三的肉体上缓缓移走,移至那个特殊敏感的部位时,张三的眼前忽然闪现出妻子那张温柔俊俏的脸,他惊慌地一跃而起,穿上衣服和裤子夺门而逃……

之后,由于这件事被他的上司和同事拿来当做茶余饭后谈论讥笑的话题,他们都耻笑张三窝囊,不象男人,甚至还有个别人直接在张三的面前问他是不是身体不正常。

弄得他羞愧不已,常常自言自语道:“我这样做错了吗?我这样做就不是男人了吗?”

听了他这个故事后,刚开始我也觉得好笑,是嘛,你看那按摩小姐长得那么漂亮,风情万种,而且就站在你张三面前,随时接受你的"邀请",而且开销全由上司包免,这样的好事到哪里去找啊,有多少男人能抵挡得住这美色的诱惑,可你张三却不为之心动,仓皇逃跑了,说来也真有点好笑。 但笑过之后给我一个很大的感触——男人,是否不玩女人就是窝囊废?常常听到有些男人喊着这样的口号:“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家里一个能干的,身边一个懂事的,对面一个漂亮的,床上一个会贱的,远方一个思念的。”周旋于妻子和情人之间,好不春风得意。如果你是一个男人,今生没有玩过一两个女人,也会被人瞧不起,说你无能,不象男人。好象只有会玩女人的男人,有几个情人的男人才可以称得上是英雄,是真正的男人。 什么时候,男人们把有无情人,能否玩女人作为衡量自己是否是真男人的准绳?作为自己在男人们面前炫耀有无本事的资本?可悲啊,可叹也!呜呼哀哉……

毫无疑问,古今中外,所有美女首先都是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授受不清”和“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结果。自从家有女人初长成,这个女人就与“士为知己者死”的男人各自撑起各自的天,担负起“女为悦己者容”的光荣使命了。

问题是:女人为什么要为悦己者容呢?难道是女人天生犯贱?虽然也有动物本性(好像动物世界里都是美“男”,人类与之恰恰相反),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从理论上说,如果按男女排列组合,玩弄可以划分为男人玩男人、女人玩女人、男人玩女人、女人玩男人四大类。各类有各类的情况,女人自从母系氏族之后,无可奈何地就把权力转交给了她的死敌——男人手里,从此人类社会跑步进入父系社会。男人也实现了从被女人玩到玩女人的翻身。至于同性对玩主要也是社会地位差别的原因,当然也不排除有玩玩花样的心理刺激或变态的情况。无论谁玩谁,从主流上来说,可以归结为:地位高的玩地位低的。在男人主导的社会里,女人被男人玩肯定没有错了。再按照这种逻辑来解释“美女是男人玩出来的”,多少有点说服力,也许可以减少女人的一些怨恨了。

在这种情由下,女人无法翻身,只能在“女为悦己者容”的麻木下打扮得“花枝招展”了。于是,男人们征服世界的成就感也在得意训斥女人时显露出蛛丝马迹来:你们女人的价值是在被我们男人玩弄的过程中得到体现的。紧接着,男人蜂拥而上,玩弄出一个又一个美女来。

美女的产生想来也不简单,并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成为美女的。

一个女人首先要漂亮。至于怎样才算是漂亮就不一样了。每个时代、每个民族都有各自美女的标准。高低、胖瘦、黑白等等基本上有明确的细则。不管标准如何,总之不漂亮是无法成为美女的。所以很多女人虽然被男人玩弄,却总也无法跻身于美女的行列,这些女人真是被男人白玩了,什么都没得到。

其次是要被至少两个以上的男人玩弄过。一个女人哪怕再漂亮不过,如果没有男人玩过,老处女一个,是不能成其为美女的。妓女有这个好机会,这恐怕就是美女大部分是妓女的缘故吧。但凡被一个人玩过的女人,别人是不知道她的价值的,独占她的男人又不肯把她的好玩之处公布于众,所以这类女人是很难出名的,如良家妇女或某人的姨太太。玩的或者想玩的男人多了,男人们可以在一起交流,论证这个女人的美在何处,比如是丰乳肥臀,是杨柳细腰,还是有瓜子脸蛋,等等。这样这个女人就有出名变成美女的机会了,而一旦变成美女,想玩她的男人就趋之若鹜了,好像有点“良性循环”的规律。

三是女人被男人玩弄时要有情调和品味。女人被男人玩弄时,不是横陈在床上的木偶,而是能配合男人玩。用今天的话说,是参与玩弄过程,不仅要有简单的一手如撒娇或者半推半就,而且还要有复杂的一手如懂一些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过去深受“三从四德”毒害的良家妇女是堂堂正正的,即使再有才学被自己的男人压在身下,也是迫于“无后为大”或“多子多福”的教化,不敢有半点“骚”、“浪”等轻浮之举。

四是被一个有名的或者有地位的男人玩过。无论这个人是皇帝老儿、王公大臣、名门望族,还是出名的才子都行。只要经这些人手玩过,一个女人就值钱了,动不动就会以“某某人玩过我”来给自己明码标价。回过头来,再想想被男人冠名为沉鱼、落雁、闭花、羞月的西施、王昭君、杨玉环、貂婵等四大美女,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再想想李香君、柳如是、苏小小、陈圆圆之类的美女,上述总结就更有道理了。

说美女,不能不说江南。

没有考证,也不知道“自古江南出美女”这句话何时出自何人之口。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一定是一个男人说出来的,这个男人也一定是个有地位、名望的人,甚至是一个玩弄女人的高手。不是玩女人的高手,怎么会有如此高瞻远瞩类的定论?一般玩弄女人的过客是无能或不敢作这样的高度概括的。

像蓝田出玉、山西出钱庄一样,江南果真盛产美女?

如果是的话,江南盛产美女的原因至少有两方面:一是得益于山水日月之精华。山清水秀不仅能造就漂亮女人,而且还能使女人水灵有气质、韵味。二是江南自古繁华有钱,有能力培养出美的文化和审美的文化以及调教出深深懂得这些文化的男人与女人。这为提高玩弄等级与品味提供了物质基础与文化环境,也为男人们在这个温柔乡肆无忌惮地玩弄女人创造了好的条件。

其它地方这些条件不一定全部具备,江南是具备了。再说北方人一天到晚忙于政治。南方就不一样,玩不起政治就只能玩文化与女人了。

于是,美女在男人玩弄中产生了。

现代社会有没有美女呢?一方面美女是少且素质下降了。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当然是要从根本上消灭掉很多美女的。没有进入这个圈子的一些女人,如“二奶”、 “金丝鸟”、“小蜜”、“第三者”等都缺乏“小姐”们在支配肉体方面的高度自由,尽管“小姐”在身体包装上技术有所提高,也不乏具有高等教育背景的货色,但在玩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综合气质和才艺方面恐怕要远比过去低得多。另一方面,如今是男女平等,男人玩女人缺乏法律保障或者男人与女人谁玩谁都说不清楚。或者说是美男与美女并存的时代,要说没有美女,男人不答应,女人更不答应。说没有美男,女人不答应,男人也不答应。作为妥协,似乎男人个个都是美男,女人个个都是美女了。

从实际出发,虽然现在化装技术提高了,可以整容了,但好像又不全是这样。

从本质上说,美女是男性为主导社会的产物(正如美男是女性为主导社会如母系氏族的产物,那时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说法即“美男是女人玩出来的”),现代社会男女共同主导了而且现在衡量美女的标准似乎发生变化了。但再怎么改,有一点标准是改不掉的,即美女是长得漂亮的女人。如果这一点也改了,谁还敢睁开眼睛?

总之,风水轮流转,一切都变了,以后再也不能偏执地说“美女是男人玩出来的”,男人们要千万提防,不要犯错误,一失足恐怕再会受到女人们“美男是女人玩出来的”报复的。

是否是真男人并不看你会不会玩女人,会不会养情人。拿张三来说吧,张三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大有业绩,对妻子忠贞,思想里无杂念,对家庭认真负责,他的思想里有着强烈的道德观念,在美色面前不低头,保住了自己的人格,他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妻子和家庭,张三并不窝囊,他才是真正的男子汉。试问: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美色遍天下,色情服务普及的社会里,有几个男人能把握好自身,不迷失自己的。

张三,你是好样的,我们女人就欣赏你那样的男人。对那些左拥一个美妞,右抱一个倩妹的男人们,我们只能说他“庸”,说他“俗”,那样的男人其实才是真正的无能,最起码,他们丧失了自己的道德观,丢失了做丈夫的责任心,他们只知道玩弄美色,享受肉欲带来的刺激,他们那些人不配对张三指手划脚, 热嘲冷讽,那些男人,我们女人鄙视你们,在我们眼里,你们才是真正的窝囊,庸俗!

一个对家庭爱情配偶负责的男人他绝不窝囊,一个不被美色迷惑,不玩弄小姐的男人他也并不是无能。在当今的社会,象张三这样的好男人已经没几个了,非常羡慕张三的妻子,她应该为有这么个对自己忠心的丈夫而感到骄傲与欣慰。

说到最后,为张三再说两句:“张三,你不必为那件事忧心重重,耿耿于怀,你的作法是对的,你才是真男人,抬起你的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来源:神秘园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