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做事,做架构师

                           ——架构师能力模型解析

文 / 周爱民

引子

究竟是什么让你在同一个位置上——例如程序员或技术负责人——工作了三年、五年或者更久,而仍然得不到任何的发展空间?你觉得自己已成为技术圈中的大牛, 并信心满满地去拿明天就要颁发的某某大奖,然而却仍然停留在同样的技术职位上,去年到今年涨的薪水甚至填不平物价升幅?于是,你开始对老板不满,对员工不满,对昨天升职的那个同事不满……你开始计划明天就要跑单,或者准备考虑提出加薪却又心怀忐忑。

如果技术人员有发展的轨迹,那么他要么“看透工具的本质,把关注点转移到‘团队’的圈子里去”,要么“顺着代码铺就的道路,亦步亦趋地成为良匠大师”。仅以技术方向而言,你大概可以做到架构师、总架构师甚至首席架构师;但问题是:你现在还只是一个程序员。那要如何才能踏上通往架构师之路呢?本文为你解析一个架构师的能力模型。

你能不能做一个好的架构师?

架构师不是界定一个技术高下的职位名称,而是一个职务。所谓职务,包括职——职位,务——工作。前者决定了你具备哪些资源,可以影响到怎样的范围,以及面向的机构,后者则简单地是你需要完成的工作列表。

所以我说“架构师”不是指“一个能做架构的人”。前者是把架构师当职能,后者是当工人。能做一份工作列表中的事,并不等于就成为相应职位上的人。在管理体系里面,你的个人特性决定了你在哪个位置,而技术技能只是做事实施的必需。架构师这个职务,同时要求较高的个人素质和技术能力,因此它的进取之路总结起来就是:做人、做事,做架构师。

因此“模型”由“个人特性”和“技术技能”两个方面构成,在第一张图中,我特别说明“个人特性”既包括人际关系的能力,也包括(具体)业务能力;“技术技能”也是如此。所以个人特性主要与“做人”有关,部分地也包含“做事”的要素。

做人做事做架构师111 图1 架构师能力模型

“有效沟通”以及“学会谈判”与做具体的事无关,是个人能力特性的公共方面。前者是过程,后者是知道如何定目标与求结果。而“风险与防备”是做事过程控制的关键,与前面两项正好构成了一个做事基本能力的完整体系。基本上,这三项个人特性都是一个“普通程序员”所不具备的,甚至在大多数情况下,普通程序员并不愿意去具备这样的个人特性,因为在许多陷于技术泥淖的开发人员看来:沟通总是会使事情变得更加麻烦,谈判则徒耗时间而无济于事。然而事实上,在整个的架构决策过程中,架构师需要不停地沟通与谈判。将“架构”变成“决策”的过程,其实就是对各个技术角色(及其思想)兼容并包的过程,你需要不断地协调需求、实现之间的各种问题,也需要面对各种投资者(时间、资金、人才等方面的决策者)进行谈判,以确定项目的规模——没有规模也就没有范围,没有范围如何展开设计呢?

一部分开发人员会认为上述过程是“项目经理”的事情,但真的如此吗?当你作为一个更高级别的架构师,以至于要影响到多个项目的决策时,你就全然不会有这种感受了。因为这种情况下,你的决策将先于项目的启动,或者说你已经不单单是一个技术角色了。

设计是架构能力的一部分,但架构师不是设计师——看清楚二者之间的不同,你才真正迈出了架构师职业生涯的第一步。

抽象是思维能力、模型化是表达能力

个人特性中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是“抽象思维”,而这是与架构师角色直接相关的一种能力。这种能力既有职业技能特征,又是普遍性的能力。

做人做事做架构师12图2 能力模型中的个人特性

所谓普遍性的能力,是指“抽象”在我们——作为人这种个体的——生活中无处不在。例如我们说花、草,说桌、椅……我们用语言去指称任何一个既已存在的(可以脱离我们的语言而自然存在的)事物时,就用到了抽象。说“桌子”的时候,既没有描述桌子的具体形式,也没有说明它的规格,但我们用这个名词时,所有人都知道“桌子是什么”。所以,名词概念是整个抽象逻辑系统中的主体。如果失去了这些名词定义,我们基本上不能说话,也不能描述任何东西——那便到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境地。

用现有的成熟语汇去描述你的系统时,大多数人会理解你所表达的含义,例如我们说“这个系统设计为一个三层结构”。然而架构师面临的系统在许多细节上并不见得能够用成熟的语汇去描述,因此必须自已构建一个抽象系统,这就需要概念抽象能力、概念表达能力和基于概念的逻辑表达能力。

概念抽象能力是一种思维能力。简单地说,就是“把目标分解或概括清楚”:你要么概而言之“它是什么”,要么详细地说明“它包括什么”。必须使用大量的语汇来陈述这个“什么”,这不单单是表达为文字,也表达为你在思想过程中的一个完整系统。通常用的方法是“映射系统”。例如你可以用数学中的“数轴”来映射“实数域”。将目标系统形式化为一个概念化的、可讨论的结构系统后,你的抽象过程就基本结束了。

然而这个“抽象系统”可能只构建在你的思维意识里,还必须把它描绘出来。因为不能只是你自己思考清楚,系统就能设计完成。这个“描绘”就依赖于后面两种表达能力,一种是 描绘概念实体,一种是描绘实体上的 逻辑——有趣的是,这似乎又回到了“程序=结构+算法”。

现在大家回过头来看看UML,或 者更多种类的ML(建模语言),他们 就用于表达这两个方面的东西:要么 是概念实体(例如用一个框表明系统 边界),要么是实体上的逻辑(例如用 箭头表明逻辑时序)。

所以大家应该清楚,我们再如何 称赞UML,它也只是一种对模型化系 统的“表达能力”,你只能把它当一种 辅助表达的工具去使用,它本身既不 能帮助思考,也不见得能作为抽象过 程中的或抽象思维环境中的参考。

任何一个优秀的架构师都有自己独特的思考方式,这决定了他如何抽象系统,以及如何“创造性地”设计与构画这个系统。这种“独特的思考方式”贯彻他从孩童开始的整个成长过程,直至他形成独立的社会观、人生观与世界观。他认识世界的方式和接受世界的能力决定于他如何思考,也反映了他这种思考方式的“独特性”。但这并不表明他有特立独行的行为特性(我们这里只说他的思考方式),我们不应介意他是否用某种语言(例如UML 或者形式化编程语言)来表达他的思考结果。

推动:设计做大,实施做小

架构师首先是把问题的真正目标确定下来,然后变成系统设计、平台设计或架构设计。而在此之后设计输出将会有两个方向的发展,一是被忠实地贯彻下来,二是被变形地发展下去。两个方向都存在致命的危险:架构最终能否被完整实现。对前者来说,可能是架构设计过度,或设计本身出现了错误;后者则是对架构直接的伤害。

所以架构师必须参与实施的全程——尤其是在架构被映射为目标系统的前期。在这个阶段中,架构师的任务就是推动架构实施,以保证在项目全程的设计/架构/体系的一致性。除了直接跟设计师或设计团队沟通,以保证他们的设计在你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以外,架构师还必须有阶段化设计的能力。这种能力用于将一个原本规模宏大的架构设计,变成较小的、易于实施的、对开发团队来说可控的关键点。例如在体系层次的规划上,设计可能是独立、异质的、可迁移的存储框架来实现数据层,但在(前期的)实施上,这里可能被表达为本地数据库,并要求前端开发人员必须通过一个清晰的数据交互层来访问——例如一组数据存取接口,或一个独立数据服务组件。开发人员可能在这里遇到障碍:因为要通过这些中间层来访问本地数据库,纯粹是多余的。然而,正是这“多余的工作”提供了系统弹性,为并行团队开发公共存储服务争取了周期,也为将来的灵活部署与数据迁移提供了可能。

这里的关键就在于,无论原始系统设定有多大,实施时总是在“做小”。每一个局部的实施块都是可控的,并为它在整个体系空间中留下了位置和接口,这样才可能由“小的部分”做大。一个大系统的架构师可能同时在考虑许多个项目中的、不同位置的架构,并且清楚这些项目最终的总体规模。而这,就是平台架构师和体系架构师所涉的领域。

架构真的是“好不好”的问题吗?如同我对工程的理解一样,架构问题的根本,也并不在于它是否完美或漂亮,而是在于是否合用。因此架构师必须对实施架构的团队以及实施过程有充分了解,知道他们的能力缺陷,知道实现过程要消耗的资源,清楚每个环节可能的故障以及先兆。只有这样,架构师才能设计一个让这个团队能实现,而且在实现过程中能受控的架构。

要知道,你作为架构师被请来,不是画几张图纸交给项目经理,说:你们去做吧,做不出来是你们不会做。即使你可以身体力行,在这个团队中教大家、培养大家,那么公司的开销呢?风险呢?这些东西难道就不考虑了?项目的周期因为实现的复杂程度而无法控制时,项目就死掉了。那么,追根究底来说,是不是架构师的问题?是啊,你为什么会做了一份“不合用”的架构呢?——你都不知道项目如何开发、由谁实施、如何管理等等,又如何能面对这些实际环境去设计架构呢?

所以这一部分能力,是要在你的开发经验、团队经验以及用人识人的经验中去找的。参考模型图的“实现能力”下的“设计能力→了解你的主要沟通对象”和“架构推行”等分支,对你或有一些可用的提示。

……

作者简介:周爱民(aimingoo),具有十余年的软件开发、项目管理和团队建设的经验, 现担任盛大网络的平台架构师,著有《大道至简》、《Delphi 源代码分析》等。

(本文全文刊载于2008年4月《程序员》杂志中)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