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已是不曾闲

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随便说说中国的一些文化现象

   中国是一个讲求技巧的民族,这一点,从很古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来了。

   在世界上,很多的国家最早的时候,流程下来的关于历史等方面的记载都是用“史诗”的方式的,比如希腊的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奥德赛》,古印度的《罗摩衍那》,在中国的一些少数民族也有一些史诗的记载,例如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传》、维吾尔族的叙事长诗《福乐智慧》、傣族的《召树屯》、彝族的叙事长诗《阿诗玛》、蒙古族的叙事诗《嘎达梅林》等,但做为中国最早的诗歌集《诗经》,却是一些抒发心情之作的短诗。中国的历史流传使用的是神话,可以说是口口相传,并没用一个很详细的记载,所以最后有了很多的变化。特别是宗教和世俗势力的影响,更是经常变化中国神仙的由来。比如,原始天尊就是后来变化出来的,而不是自古就有的,还有,孔子在佛教中也是有佛的称号的,叫什么一字佛,这和外国是很不同的。外国的神仙定下来就是定下来了,就不会变了。好像希腊神话里的神仙,从古至今,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圣经里面的人物也是,也没什么变化,只有中国,需要什么神仙可以随时加,所以中国的神仙谱系才会很乱的吧,至少八仙的关系就说不清,道不明。不过这也是符合各国实际的,外国是政教合一的,宗教当然不能随便变;中国虽然也什么都信点,但并不坚定,很多的时候,皇帝说,什么好,呵呵,大家就都跟着信什么啦。

    拉回来,说中国的诗词,中国的诗词是讲求韵律的,而且要求的很严格,但实际上外国的诗歌虽然也有韵的限制,但并不像中国这么过分追求。比如英国的十四行诗,要求就比宋词要宽松得多。我现在还经常看到说诗词哪个字哪个字不押韵了,我看到总想笑。怎么说呢,诗词是有朝代的限制的,比如诗,一般的说法是已唐为最好,清诗次之,宋最差。我这里并没用说古代的诗歌,因为变数太大,至少从唐以后,诗有一定的规范,可以相互比较一下。诗经基本是四言的,和五言和七言比并不太合适的。中国的语言是一直在变化的,这么说吧,其实古人的普通人说话和现在的相差不多的,但书面语却都用标准的文言文,这就有很大的差异,还有语音语调,古今也有差别的,可以说,很多的诗词,古代是押韵的,现在就不行了。还有一种现象就是,古代名人,诗词不押韵,人们也说好,现代反而要求的严格了,哪怕一个字不对,也一定有人给你挑出来,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中国文人的无聊。经常把一些小的地方当成最重要的根本。

    实际上,我认为,任何文学体裁,都是有其时代限制的,比如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就是当时的一种文学形式是当时的主流,虽然其它的文学形式也有,但总不如当时主流的那么流行和精制。诗歌发展到现代,实际是一种需要新变化的时期。古诗词已经可以退出历史的舞台了。在上个世纪,以徐志摩为代表的现代诗歌实际已经可以取代过时的古诗词了。因为文化修养的关系,古诗词并不很适合现代人阅读,只是我们现在学的都是现代文,对古文的用字等很多都无法理解。也就是说,诗词失去了存在的土壤,成了很小的一部分知识分子的玩物。现代诗歌以其通俗易懂,很快占领了文学的一块江山。在建国后,出现了无数写诗的人,当时的说法是,什么都不会?好办,写诗去吧。现代诗歌发展到八十年代的时候,出现了新的发展,比如先锋诗派,朦胧诗等等,但很快这阵潮流随着主要诗人的死去而没落了。比如汪国真现在就以卖字为生,当时这是很难想像的事情。总之,我认为,诗歌并不很适合现在文学发展的主流。可以平时玩玩,但太深入就没什么必要了。对了,腾讯的诗风词韵实际也赞成现代诗的发展的,至少上首页的很多都是组诗之类的,也许是因为这些东西容易看懂吧。

    秦始皇焚书坑儒,实际却是销毁了很多儒家经典,后果就是,在三国和晋的事情,出现了古今学派之争,古经学派找的是焚书剩下的书,今经学派用的是口口相传的儒家经典,结果当时闹的很不像样子,两个学派之间相互攻击,其实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很多。中国人是讲传统的,古的就是好,老师说的一定没用错,甚至明知道不对,也不惜以讹传讹。后人说的儒家经典实际融合了古今两个学派,最后是一个大杂汇,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子。

    还想说些的,突然没用什么心情了,就先说这些吧。这些只是发些感慨,不用给偶挑毛病了,我知道很多的地方都可以商榷的,但我的目的不再于此,有拍砖的尽管上好了,我接着。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语言 腾讯
个人分类: 古典品谈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