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公益系统模式源码

  一点公益系统开发、一点公益模式开发、一点公益源码开发、全返商城系统模式开发找何经理。

  一个好的系统,你今天了解一次,别人已经开发了。 你明天了解一次,别人已经上线了。 等你纠结一段时间再来了解,别人做的已经把资源、资金都整合完毕了。

  一点公益全返商城是当下较为火爆的系统模式。其全额返现的方式让不少商家和消费者都眼前一亮。紧紧套牢商家和消费者的进驻。而且还促进了线下消费的促成。成功是必然。

  因为专注,所以专业。我们专注于B2C电商平台建设领域,所有案例皆是B2C电商平台。经历了多年市场运营的磨砺,通过我们在家电、家具、数码、医药、服装、音像、家居、零售百货、水产品、礼品、酒类、食品等电子商务领域不断探索研究与实践,逐渐积累了各行业大量的运营模式与经营思想,并获得了非常丰富的成功经验,最终沉淀形成了一套专门面向电子商务策划流程,为众多客户提供企业级电子商城系统解决方案的软件产品。软件系统面向网络环境架构,为企业的长远可持续发展奠定坚实基础。我们的产品在众多行业都有了成功应用。

  全球化公益思维和历史回顾

  聊到这个很多地方就会涉及所谓的政治潜在目的,虽然如此,这一节,更多只是对于公益资本和公益资源的有效运用和大胆尝试。从洛克菲勒基金会入手。

世界公益基金组织会

  首先,洛克菲勒基金会从建立初期的入手点就是全球背景(这是美国大组织,大企业的基本思维习惯,地球生病了,我给地球吃药。),就以中国为例:洛克菲勒基金会对于中国的看法有几个侧重点:

  1 第三世界国家,你穷。

  2 一大文明,你曾经有的不少,我想知道你有点啥。

  3 配合美国政府的政策角度,关系冷淡时注重理论研究,关系热乎时注重实际行动。

  4 作为美国文化,特别是美国所谓民权文化宣导的重要武器。

  第四点,是美国精英的理想,只是对于基金会而言,基金会更多在扶持这个理想上更加因时制宜,灵活性很高。比如:洛克菲勒基金会对于北京协和医学院的帮助,)1909年由Burton带来第一个研究组考察中国医疗卫生方面的需要,1914年又派出第二个研究考察小组,在三个研究小组的综合报告提交后,洛克菲勒基金会设立了中华医学基金会,并且持续对基金会进行资金补助,技术支持以及教学研究(协和医学院就是按照约翰 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为蓝本移植,形成教学、临床、科研三位一体的霍大标准医学院(摘自:资中筠:《财富的归宿:美国现代基金会评述》)。

  但是,由于美国国内政策变化,中国医学基金会由于中国国内政治生态的完全改变,而改变了对于中华医学基金会的扶持和帮助 —— 随着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基金会的最后一笔拨款于1951年1月停止,遂而整个基金会计划戛然而止。

  不可否认,洛克菲勒基金会所扶持建立的协和医学院以及附属医院,为我国现代化医学做出卓越的贡献。很遗憾,因为需要配合美国政府的政策,在中美关系需要重新洗牌的冷战前期,全方位的扶持只能戛然而止。同样的情况有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总之,中国20世纪20-30年代开创的自然科学研究的很多学科,都来源于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资助,一大批中国自然科学届的先驱,也得到了洛克菲勒基金会持续的捐助和关照,这是不争的事实。

  但是,这与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要义却不符 —— 公益事业是爱心的市场。这个市场是对所有人开放的,是一个为所有人服务的世界,没有人和事物被遗弃,但是正如上一章节所言,即便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它的宗旨要义,仍然服务于政治,而不是所谓的人性为大的极致教义。

  此外,洛克菲勒基金会的组织要义,仍然是宣导美国民权文化,亦或是主流文化的强力武器。这是中国基金会完全不具备的。很难有中国基金会通过自己的组织要义播撒所谓中国强势思维和文化价值观向全世界,这和国家战略息息相关 —— 很多人认为中国基金会不能完整宣导中国传统文化价值观于全球的小盆友未免单纯 —— 殊不知到今日东亚诸国以至于亚洲诸国都部分或者完全沿袭着传统中国的部分古文化:茶文化,泛语言文字以及部分表达习惯,服装,等等等等。但是,当代中国的文化习惯并不倾向于传达自己的强势理念和强势道德,更多的还停留在自我复苏,自我思考和自我批判的阶段,而这样的国家通感,通络到公益组织的文化中,显然也体现出相似的文化性特征。

  简单说,中国公益组织对于世界的影响,更大程度是依附于政府的作为以及政治导向,而这种依附是被动的,并不是主动的成为政府宣导的主流武器 —— 毕竟从公益组织的立法,公益组织的组织结构以及发展历史,脉络,成熟程度,都还不足以如洛克菲勒基金会一般,独打一片江山。

  所以,如果口径缩小到美国基金会的全球化视野以及辐射区域对于中国的影响,再对比中国基金会对于美国文化的辐射和影响,就可以看出巨大的差别:前者几乎对于中国近代自然科学,人文科学的建立和发展,提供了大量实际的帮助,基于当时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要义,以及一些对于美国政府主流政策的解读和配合;后者现在几乎处于0的状态 —— 很难想象在Time Square有美国朋友知道阿拉善是关注水污染以及水的社会问题,或者知道中国红十字会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道德危机。

  不过,普通民众的认识和价值观并不能完全佐证美国公益创投机构或者公益产业对于中国公益产业的认识和觉醒:刚才提到,洛克菲勒基金会在中美关系相对冷冻的时期,会侧重于中国公益事业发展现状和未来预测,甚至用量化分析的手段介入中国公益文化组织的社会测量和社会标的制造所谓的亚洲对标,挖掘中国公益市场的社会价值 —— 这几乎是美国大型公益基金会必备的项目和项目组,也是预算投入每年必不可少的部分。

博主设置当前文章不允许评论。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