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2018:全球虚拟货币法规一览

Andrew Nelson

如果说2017是ICO之年,那么2018注定会成为“树规立法”的一年。世界各国正在追逐这波虚拟货币的热潮,并各自开始尝试应对方法,一些热情拥抱,一些则相对谨慎,还有一些选择了全面禁止。以下是全球十五个虚拟货币主要国家和地区针对性法律法规的概览(截止今年2月1日,文末附3、4月法规更新)。

美国

2018年初,美国针对虚拟货币的法律法规指向不明,只是隐约表示即将出台相关法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则向投资者发出了投资虚拟货币的高风险警告、叫停数个ICO项目,同时暗示市场亟需针对虚拟货币订制各项法律法规。

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是美国境内第一个允许公开交易虚拟货币衍生品的监管单位,该单位还组织了相关会议,旨在讨论是否能够针对虚拟货币衍生品的清算修改相关法规(其中一场会议由于联邦政府停工而被迫推迟)。

财政部长Steve Mnuchin言语中暗示了其对新版法币而非虚拟货币的偏好——在2018年1月12日华盛顿特区的一场“经济俱乐部”的演讲中,Mnuchin对到场观众发出警告,称其正与相关监管机构合作,调查虚拟货币被用于非法洗钱的可能性。Mnuchin同时宣布,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FSOC)已经成立了专门研究虚拟货币市场的工作小组,并表示希望能够与G20成员国展开合作,以防止比特币成为电子版的“瑞士银行账号”。

为了重申自己此前在2018年1月25日世界经济论坛上的发言立场,Mnuchin向观众再次重申“(自己对于虚拟货币的态度是)需要确定它们不会被用于非法活动”。

2018年1月26日,美国财务处副处长Sigal Mandelker也在访问中国、韩国和日本后,对财政部长的表态作出回应,她对这三个亚洲国家积极规范虚拟货币交易的尝试大加赞赏:“我们强烈地感受到全世界各地都需要这样(严格)的法律法规”。

值得注意的是非美国公民的投资者在进入美国市场前,必须先申请美国特有的执照。假如美国把虚拟货币当成货币来看待的话,那么联邦政府和联邦监管部门的这一系列举动,很可能预示着美国将对虚拟货币交易实施规范化和执照化。但是,假如虚拟货币被当做“证券”的话(SEC还没有完全把这件事说清楚),虚拟货币,尤其是ICO项目将需要在全无基础的情况下逐州通过“蓝天法案” [蓝天法案由各州政府负责实施。该类法案用于规范一个区域内的证券交易,以及股票经纪人和投资顾问的注册。美国的每个州都有自己的证券监管机构。这些机构有各种名称,例如,加利福尼亚称之为企业管理部(Department of Corporations),而德克萨斯则为州证券理事会(State Securities Board)。]

加拿大

加拿大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并不将虚拟货币作为“法定货币”来看待,该定义包含除了加拿大银行发行的纸币和硬币外的其他任何币种。然而,“极北之地”面对虚拟货币的态度也并非全盘强硬。实际上,从有关电子货币产业法律法规的角度而言,加拿大是全世界最公开透明的国家之一(除了企图成为“虚拟货币国度”的瑞典)。

经过长达几周的听证会和邀请Andreas Antonopoulos这样的比特币专家发表证言后,加拿大议会于2014年6月19日通过了C-31法案,这是全世界范围内针对电子货币的首次国家立法。

加拿大政府一直以来就本国面对虚拟货币的立场不断向外界传达清晰的信息:2017年8月24日,加拿大证监会(CSA)发出管理通稿确认,加拿大证券法有可能会通过规范虚拟货币交易和市场运营的准则,同时也会向市场参与者提供如何分析这些准则的指导。

而在最近,加拿大中央银行行长Stephen Poloz在2018年1月25日表示,“我反对虚拟货币这种称谓,因为它们是虚拟的但不是货币……很大程度上来说它们也算不上财产……或许它们技术上来说可以被算成是证券……但像比特币这样自身不带有任何价值的东西并不是我们可以进行分析的资产。这本质上就是纯预测性的和带有赌博性质的。”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北美有价证券管理员协会(NASAA)的一员,加拿大与其他协会成员一样,对虚拟货币的高风险性持保留态度,来自全国各省的代表都认为虚拟货币市场存在“极高的诈骗分线”。

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并不是世界主流经济体,也没有在虚拟货币投资人群中占据较大比例,但该国面对于虚拟货币法律法规的立场却值得一书。因为在Nicolás Maduro备受制约的政权下,该国政府一直都在积极寻找规避经济制裁的方法,而他们的策略就是发布以石油储备作为保证的虚拟石油币——“PETRO”。

在Maduro政权下,委内瑞拉数年来一直承受着由政府和反对党之间冲突带来的分裂压力。2017年开始,由于委内瑞拉发行的法定货币玻利瓦尔几乎没有任何流动价值,该国似乎开始对虚拟货币采取了严厉打击。在2017年12月13日,Maduro政府甚至试图以新型产业的标准来规范虚拟货币的挖矿行为,Carlos Vargas则宣布委内瑞拉正在制定和出台该国有关虚拟货币挖矿的相关法律法规。

对于一个像委内瑞拉这样法币疯狂贬值又遭到美国经济制裁的国家,假如其受限制的政府继续鼓吹和推动遭到美国限制的虚拟货币,那么很有可能会成为这个世界上面对虚拟货币立法最为激进的国家之一(即使仅仅只是为了增加“PETRO”的销售)。

日本

对于数字货币的法律法规,日本算不上特别开放,但相比中国和韩国针对虚拟货币的敌对或不确定性措施,日本在吸引亚洲顶级的虚拟货币投资人上抢先一步。不论日本是不是推出了一支以虚拟货币为主题的偶像组合,该国政府和其亚洲的邻居们相比,确实表现出了对虚拟货币的拥抱姿态。

然而最近的一系列事件则很有可能会浇灭日本人心中熊熊燃烧的烈火。2018年1月26日,日本一虚拟货币交易所遭遇黑客攻击,市价5亿3千万美金的NEM遭窃——这一攻击给虚拟货币社群带来了沉重一击,同时也是对金融厅进一步监管市场的一次急迫呼吁。

中国

中国对于虚拟货币相关事物的态度,从越来越严苛的措施中可见一斑。从禁止ICO、要求银行冻结与交易所相连的银行账号、把比特币矿工赶走,到墙了一切与虚拟货币交易相关的移动和网页终端……中华人民共和国,无疑是最严厉的虚拟货币市场监管人之一。但对比早在2017年中国比特币矿工数量就占据了世界的一半,以及中国国内较高的虚拟货币的普及和收受程度,这样的情形多少令人有些奇怪。

当然,中国政府将要针对虚拟货币出台严厉政策也一定不是空穴来风,尤其是在习近平政府专注于控制资金外流和打击贪污腐败的大环境下。

韩国

韩国的区块链法规要从哪里说起好呢?韩国支撑起了一大波有强烈存在感的虚拟货币热潮,虽然一开始被认为是许多自去年下半年中国政策收紧后“出逃”的虚拟货币难民的临时收容所。

但来到2018年1月,不和谐的声音开始在韩国浮现,韩国顶级政府官员对虚拟货币市场做出了一系列申明、澄清、误传并最终做出实际上很有限的施行。目前这种政策上的不确定性和负面法规,被认为是2018年1月30日“红色星期二”虚拟货币大抛售的直接起因,当时韩国政府官员决定将从2018年1月23日起实施“禁止匿名账户交易虚拟货币”的规定。

这届韩国政府一年多以前才刚刚弹劾了上任总统,整个政府还处在内部调整的阶段,似乎为韩国的虚拟货币的法规带来了更多政治层面的戏剧化因素。另一方面,韩国虚拟货币合法化的进程还受到了来自纽约州金融服务局(DFS)的阻拦,后者据称于2018年1月26日向六家在纽约设有支行的韩国银行索取虚拟货币交易相关的账号信息。

新加坡

直到最近为止,新加坡这个亚洲的金融和银行中心还没有出台任何相对激进的政策。和许多财政监管部门一样,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在2017年12月比特币价格的峰值期间,向广大投资者发出了投机风险的警告。同月,新加坡国际商业法庭举行了一场有关比特币交易纠纷的庭审,意在解决这类关乎经济利益的纠纷。

2018年1月9日,新加坡副总理Tharman Shanmugaratna称,该国法律将不会对任何以法币、虚拟货币或其他新型方式产生的传递价值的交易做区别对待。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首席金融科技官Sopnendu Mohanty于2018年1月24日声称,此时此刻他还不认为比特币面临雷曼兄弟似的垮倒局面,并点评道“面对整个虚拟货币市场,监管机构开始出台越来越严格的法规是一个好的开端。”

Mohanty还说监管机构应该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价格持续走低的情况下对投资者实施一定的保护措施——尽管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还没有发表任何正式声明,但2018年1月26日发生在日本Coincheck交易所的黑客攻击事件,其实是针对总部设在新加坡的NEM币发生的。

印度

印度一度被视为是一个欣欣向荣且对虚拟货币相对友好的市场,但从2018年起,印度政府也加入到了打击虚拟货币市场的大军之中。印度强硬立场的出发点和其他推行严格法规的政府基本一致:洗钱、非法活动、扩散、支持恐怖主义、避税等等。

尽管这个很大程度上仍然十分依赖现金的国度,对虚拟扩比采取了严格的措施,但当地的虚拟币社群普遍认为,印度不可能像中国一样能够强硬地“禁止”虚拟货币交易。

澳大利亚

2017年8月,在澳州联邦银行丑闻缠身之际,澳大利亚政府意欲跟随日本的脚步,进一步收紧反洗钱法的同时,规范虚拟货币市场,这与2015年澳洲政府所采取的“放任自流”的态度稍有不同。然而由于缺乏更加清晰的法规,澳洲整个虚拟货币的大环境仍然受到了持续的负面影响。2017年底,澳大利亚的虚拟货币交易员开始停止用澳元来作为交易金。2018年12月,澳大利亚税务局(ATO)也发出了对本国未来虚拟货币法律法规具有指导性意义的通稿,规则如下:

比特币交易类似易货贸易,也会带来类似的税务结果。我们的看法是比特币既不是钱也不是外币,比特币的供给也不是消费税体系内(GST)的金融供应,比特币是资产增值税(CGT)体系内的一种资产。
澳大利亚则一直不缺虚拟货币的支持者。2017年8月,来自澳洲两大主要党派(劳动党和联盟党)的议员纷纷呼吁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BA)接受虚拟货币成为其官方的货币之一。总结来说,澳大利亚未来面对虚拟货币的法律法规方向未明,但从产业角度而言,这片土地仍然拥有相对友好的环境。

英国/欧盟

虽然英国退欧公投已经尘埃落定,两者将于2019年3月分道扬镳,但英国和欧盟在面对虚拟货币法规方面仍然站在同一阵线。

2017年12月4日,《卫报》和《每日电讯报》发布了英国财政部和欧盟基于基于反洗钱和翻避税的立场,终止虚拟货币交易匿名性计划的相关报道。

欧盟的计划是要求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对客户采取严格的身份核查并上报可疑的交易。英国财政部声称,他们正在致力于通过和虚拟货币交易所、部分数字钱包供应商进行协商的方式,来解决将虚拟货币用于洗钱或资助恐怖主义等非法活动的行为,并将其列入财政法规的管理范围内。英国财务部也声称,目前没有证据显示虚拟货币正被用于洗钱活动,但这种风险很有可能会持续上升。

与此同时,欧盟专员Pierre Moscovici于2017年12月18日接受彭博社采访时称,欧盟目前没有打算要将比特币合法化(尽管这位专员的声明似乎与前后的一系列消息不太一致)。仅仅两天后,欧盟委员会副主席Valdis Dombrovskis在布鲁塞尔面对记者采访时,反驳了Moscovici的说法,他表示:

价格的巨幅波动无疑会给投资者和消费者们带来很高的风险,甚至包括赔光所有投资、操作和安全漏洞、操纵市场和追责制度上的缺口等。
2018年1月,对于制定更加完善的虚拟货币法律呼声在欧洲遍地四起。2018年1月15日,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Bruno Le Maire宣布成立一个专门针对虚拟货币立法的工作小组。与此同时,德国联邦银行董事会成员Joachim Wuermeling呼吁在全球范围内建立针对虚拟货币的法律法规。

2018年1月22日,Moscovici进一步推进了他虚拟货币立法议程,他向欧盟的监督机构发出了“警惕比特币泡沫”的警告。2018年1月25日,四面楚歌的英国首相Theresa May也加入了这场争辩,呼应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Christine Lagarde和美国总统Donald Trump对此现象的一些看法。

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面对彭博社的记者时,Theresa首相称,“(虚拟货币)容易被犯罪利用的特性,决定了我们应该以非常严肃的态度来看待这件事”。

尽管英国和欧盟都还未最终敲定有关虚拟货币的法律规定,社群普遍认为一个正式官方声明很有可能会在近期出台。

瑞士

瑞士是出了名的在拥护个人金融理财权力方面十分激进的国家,而面对虚拟货币立法,他们也采取了类似的立场。这个西欧国家很显然在欧盟当中处于高度游离状态,并且对虚拟货币市场采取了非常积极开放的态度。

瑞士经济部长Johann Schneider-Ammann在2018年1月18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瑞士期望成为虚拟货币的国度”。据《金融时报》的一篇文章报道,瑞士联邦政府金融官员Jörg Gasser表示,“我们希望在不牺牲当下金融市场完整性和降低标准的前提下促进ICO市场的蓬勃发展”。

最后,2018年1月18日,瑞士成立了一个旨在“增加法律确定性、维护金融中心完整性和确保科技中立的法规”的ICO工作小组,这个工作小组将在2018年底直接向瑞士联邦议会汇报。

俄罗斯

俄罗斯似乎和韩国一样,无法确定究竟该以什么样的姿态来面对虚拟货币的立法问题。2017年9月,俄罗斯银行的行长Elvira Nabiullina称该行反对以货币的规格来规范虚拟货币(作为一种购买物品或服务的支付手段),同时也反对将虚拟货币与外币画上等号。这则声明似乎是在暗示俄罗斯正在针对虚拟货币市场酝酿更加激进的法规和政策。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2017年9月8日,俄罗斯联邦财政部副部长Alexei Moiseev在莫斯科金融论坛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以虚拟货币的形式进行支付目前还不合法,“很显然目前这是法律的真空地带,而且现在我很难说这些行为到底是合法还是非法的。”

直到这些声明被发布出来前,俄罗斯联邦的立场仍然是允许“符合标准的投资者”进行虚拟货币的相关操作。俄罗斯总统Vladimir Putin在2017年10月11日对财政部的立场表示支持,他也认为虚拟货币的使用存在非常大的风险,也很容易成为犯罪活动洗钱、避税、金融恐怖主义和诈骗的工具,这些都会使俄罗斯公民成为受害者。

2017年12月28日,财政部继续以强硬的态度暗示即将会对虚拟货币挖矿公司进行税务征收,Putin也在2018年1月11日对该立场表示支持,称未来的确需要针对虚拟货币市场出台一些法律和规定。

据Putin总统称,有俄罗斯银行这样强势和具有权威性机构的存在对大众而言是一种福气,从广义上来说,未来肯定需要出台更多有关虚拟货币的法律和规定。

就在两周后的2018年1月25日,财政部发表了“有关数字资产”的立法草案。假如这部法案最终能被通过的话,将会对代币、发行ICO的程序和虚拟货币和挖矿的法律界限作出界定。

总统候选人Boris Titov在2018年1月26日发声斥责该草案,他认为这一提案过于严厉。据Titov的媒体发言人称,“财政部的这份草案相比日本、瑞士、白俄罗斯和亚美尼亚等所有开始对虚拟货币立法进行规范的国家来说要严格地多,假如要实施这样严格的规定那还不如不要实施任何法律法规来得好。”

俄罗斯财政部副部长Moiseev作出的让步声明令情况越发的不明朗起来,他表示如果俄罗斯联邦推出严苛的虚拟货币监管,白俄罗斯2017年12月通过的“数字经济发展条例(Digital Economy Development Ordinance)”很可能会导致资金从俄罗斯大量流入邻国。

尼日利亚

非洲最大的经济体在去年经历了经济衰退,其货币也随之贬值,而比特币在尼日利亚的发展却不断蓬勃——尼日利亚人通过使用加密货币绕过兑换外汇(尤其是美元)的货币管制,来阻止手中的资金不断缩水。

尼日利亚中央银行(CBN)似乎有足够的理由来禁止比特币,但其明确的声明仅有CBN副主任Musa Itopa Jimoh在2017年初的一席回复,“就像没有人会控制或监管互联网一样,中央银行无法控制或者监管比特币,也无法控制或者监管区块链,我们(CBN)不拥有它“。2017年比特币交易猛增1500%,尼日利亚的的比特币价格也一直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虽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P在2017年12月发布的报告表明该国已经从经济衰退中脱身,但不温不火的GDP增长以及对于原有出口的依赖仍然是尼日利亚经济增长前路上的潜在阻碍。在此情况下,不仅仅是尼日利亚参议院,CBN行长Edwin Emefiele也已经加入了比特币的反对队伍中,称“加密货币或比特币就像是一场赌博……作为中央银行,我们不能支持人们冒险储蓄冒险的情况。”

加纳

加纳银行行长Ernests Addison博士于2018年1月22日在媒体发布会上表示,“比特币还不是法定货币”。尽管在加纳议会之前有一项允许使用加密货币的法案,但根据Graphic Online调查表明,(加纳)目前对比特币(以及其他加密货币)的立场是——“6个已经取缔比特币的国家之一”。在Addison发表声明的几周前,加纳投资银行集团高管Ndoum刚刚建议加纳中央银行用1%的外汇储蓄投资比特币。

南非

与名单上的其他国家相比,南非在加密货币方面相对进步一些。2014年南非储备银行(South African Reserve Bank)发布的关于虚拟货币的立场文件,似乎表明南非对该行业抱有希望,但在2017年7月,该国开始与区块链解决方案提供商Bankymoon展开合作,寻求建立一种“平衡”的比特币监管方法。

南非的法定货币一直都存在估价问题,过去十年里,南非兰特(ZAR)经历了多次贬值。2015年,受人民币影响(下跌2%),兰特贬值超过26%。最近,随着南非财政部长被总统解雇,该国在2017年3月再次面临着货币贬值的风险。2018年初,该国(南非)对虚拟货币的监管相对“沉默”,而观察南非兰特对中国的依赖是否会反映在其对虚拟货币的态度上,想必会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法规更新

来源 - Phil Glazer

2018年3月更新
2018年4月更新

感谢环形码头分享,转自:https://www.jianshu.com/p/d955102b381a

如果有想了解的知识点,欢迎留言。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