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思考

一个程序员的所思所想,新浪微博:http://weibo.com/ronghao100

[小说连载]张小庆,在路上(23)- 失败的产品,失败的产品经理

【上一章】                                                           【全书目录】                                            【下一章】

       事实证明,所谓中小企业联合会就是一个骗子。过完年后光头就再没出现过,他给王总打过一个电话说是今年因为奥运会的缘故人民大会堂的会被取消了,所有的相关开发也就停止了。听张小庆说完这事,张岩大笑起来,说,他和我们就是一路的。张岩是王晓丽的表哥,中专毕业来北京已经快十年了,最开始在某大学做保安,中专读的就是保安专业,还是在河南找关系读的,后来就从事了现在的这一行。很奇怪的一个行业,他们先去找政府相关部委,这些机构总是有一些对外的合作机会,他们找的是体育总局,每年,体育总局都会出一本叫体育年鉴的东西,这个东西被外包给了他们,然后他们再和企业打电话,把这本书的广告卖出去,最后的收入再和体育总局分成。张小庆说,你们就在网上搜些东西拼本书,也会有企业给你们广告?张岩笑起来,说,这你就不懂了,我们有体育总局的发文,我们的身份都是体育总局的公务员,我们给那些企业打电话,他们都不敢得罪我们知道吗,我和百事可乐、可口可乐和红牛的老总都直接通过电话。张小庆说,你还是体育总局的公务员,他们要过来看你不就穿帮了。张岩说,我们当然是有合作关系的啦,我们在体育总局专门有间办公室他们要过来我们就过那边去,怎么可能穿帮。张小庆想起来,有一次一个客户突然来访,害得张岩屁颠屁颠心急火燎汗流夹背的往鸟巢跑,他也笑了,说,你们就是一帮骗子。张岩认真起来,说,你可不能这么说,这现在是一个产业,各取所需罢了。张小庆说,你们和政府是各取所需了,最后受害的是企业。


      科技动力第三个年头的日子不好过,去年人员扩展的太快,产品部5个人,项目部15个人,销售部4个人,新成立了测试部、市场部和人力资源部,公司总人数超过30人了,而张小庆前年刚来时,他是第8个员工。现在公司的新项目只有2个,一个是自己出去找的,直接面向最终用户,一个地方房地产商的财务审批系统,价格20万,这个系统是杨晓负责的;另外一个是由一个上市大系统集成公司外包过来的某保险公司的办公系统,项目总价300万,硬件占了230万,软件占70万,外包给科技动力的价格是30万,而这30万中间有10万需要回扣给这个项目的负责经理,所以最后拿到手的还是20万,这个系统是刘哥负责的。产品部的职责主要是对这两个项目做技术支持,新特性的开发完全中止了。不过,对产品部来说,尽管业务平台没有卖出去,但独立的工作流引擎还是卖出了好几套,尽管工作流卖的价格不高,但产品低成本的优势显示出来了,就是一份拷贝,基本上没有其他成本。不过这其中也发生了一件让张小庆非常气愤的事情,一家电力软件公司宣称要和科技动力长期合作,以最低5000块钱购买了一套,说后续一有项目就会再购买,张小庆通过QQ给对方一个程序员技术支持了很久,但一天,张小庆突然发现那个程序员的QQ签名变成了:哈哈,什么工作流软件,被我破解了,无限使用次数。张小庆连忙给那人发了消息,但那人很快下线并更改了签名,这家公司后来也没有再找科技动力合作,张小庆意识到,他们的软件被盗版了。


      公司开始裁人,最先裁的是市场部,产品卖不出去,市场部自然存在的意义不大,接下来的是人力资源部,打卡器还在那里,只是,再也没有人去统计迟到次数和时间了,再接下来,是测试部,两个负责测试的姑娘被裁掉了,尽管她们的工资不高,尽管金鹏和张小庆都觉得她们工作的不错,但王总和张总也有难处,资金紧张,他们看不到她们直接产生效益,觉得测试工作可以由程序员自己做,最后,是项目部,找刘哥和杨晓谈了话,把人数直接缩减了一半,后来从培训机构补充了几个实习程序员,又减掉了几个有工作经验的程序员,基本上就是杨晓和刘哥直接带着实习程序员在做了,至于付江,一开年就自己离了职,去了一家大公司,公司也没有钱挽留。至于销售部,没有裁人,而是将基本工资降到了800块,这样,很快,就是张总自己一个人负责这一块了。只有产品部在金鹏强烈反对下完整保存下来了,金鹏的想法很直接,招人不容易,如果这些人再走了,开发中碰到一点问题就没人解决了。张小庆也在思考产品该如何发展,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放弃业务平台的开发,将代码全部交由项目部维护,而他们自己则集中力量开发新版本的工作流,他认为单独的工作流引擎还是有市场的,另外一点很重要的是,相比平台,工作流引擎规模要小的多,需要投入的成本并不高,值得一试。完整的工作流引擎包括了一个状态引擎,一个管理控制台,一个流程设计器以及一些集成的页面组件,张小庆初步的打算是将状态引擎重写,原有引擎不能支持一些有中国特色的流程流转情况,这也是项目部一直抱怨的事情管理控制台和流程设计器都能复用,修改一些代码就可以,基于AJAX写新的页面集成组件。金鹏支持张小庆的想法,刘哥和杨晓也支持张小庆的想法,因为他们需要写很多的代码来处理工作流引擎不能处理的情况,很费事,这样,取得了多数人的支持后,张小庆去找了王总,王总问了张小庆需要多长时间,张小庆考虑了一下,给出的时间是3个月,王总说行。王总总是一个乐观的人,他说好好干加油公司就指望这个新产品了。


      新的开发就这样开始了,每天早上,产品部的所有人都会在会议室花几分钟时间碰个头,这是张小庆在敏捷开发里学到的实践,这一段时间,一有时间,张小庆就会看与敏捷开发相关的书。张小庆的计划是这样的,因为状态引擎所需要的工作量最大,所有人先开发这一块的功能,随后一个月,再去修改管理控制台和流程设计器的代码。一开始的进展很顺利,大家的积极性都很高,因为没有界面可以测试,所以所有的人都被要求写单元测试和集成测试,测试代码增加的很快,超过产品代码本身了,他们架起了持续集成服务器,每次提交都会运行这些测试。为了加快开发,张小庆的原则是对原有代码越少改动越好,虽说是开发新的状态引擎,但基础代码还是复用以前的代码,只是改动其中的流转算法,基础代码的改动会影响到管理控制台和设计器的修改量,但是随着开发的进行,为了支持新的流转模式,对基础代码的改动还是越来越多,张小庆开始担心时间会超过计划了,但他还是相信后面会赶上来的。这天,秦涛找了张小庆,说他在家试用了一种新的测试工具,基于注解,比junit3好用很多,建议产品内部可以换一下,张小庆说我看看,但他最后也没有时间去看这个工具,他的想法是如果现在使用junit3没有问题,那么就先不要换,要不团队就会有学习的成本,现在时间很紧张,如果时间超期,可能产品开发就会被取消。秦涛等了几天,没有等到张小庆的回答,于是,在一次晨会上,他把这个问题重新提出来了,并且,他的单元测试已经全部换成这种新工具了,这让张小庆有点生气,他当着团队的面直接说了自己的想法,说现在时间很紧张我们就先不换了,秦涛当时的脸色有些难看。很快,更严重的事情就发生了,秦涛提出要离职了!张小庆找了秦涛,问为什么,秦涛说他要回趟家。张小庆没有想太多,因为他觉得自己和秦涛的关系还不错,两个人还经常在一起吃雪糕。直到秦涛走后金鹏找了张小庆,他才意识到自己管理方面出了问题,不该当团队的面打击秦涛的积极性。秦涛离职的事情让张小庆深深自责起来,几天里,他不断在想这个问题,最后,他认为自己的方式存在严重的问题,在管理人方面,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常识。秦涛离职对整个团队开发进度的影响是巨大的,他是团队中技术最好的一个,张小庆找了金鹏,表示产品的时间可能需要延长12个月,这其中也包括了对原有修改量估计的不足。张小庆从来也没有想到团队里会有人离职,他的计划根本都没有考虑到这种情况,怎么办,他想了一下,没办法,只好周末也来加班。


      进度比预想的糟糕3个月的时间到了,王总问了产品开发的进展情况,张小庆回答是引擎完成90%,他是凭感觉这么回答的,他说再有一个礼拜就能完成引擎的开发了,接下来就可以开发管理控制台和设计器了,剩下的部分会快一些。一个礼拜后,王总又问了张小庆,这次张小庆的回答还是90%,因为他发现剩下的10%似乎总是冒出他们想不到的事情来,又一个礼拜,还是90%,再一个礼拜,依然是90%。终于,延期1个半月后,引擎开发完成了,王总想看一下演示,张小庆却尴尬了,没有界面演示,只有一堆的单元测试,张小庆说,我们有很多的自动化测试,我们可以看看这个。王总说,我看不明白代码。金鹏一直是支持张小庆的,这一次,他让张小庆把剩下的工作量好好评估一下。张小庆自己也深切的感到之前拍脑袋凭感觉的估算是多么的不靠谱,计划一次一次的延期,最后的结果就是没有人相信这个计划了,甚至包括团队自己。这一次,团队全部停止开发,大家把所有能够想到的待开发功能点写在卡片上,然后再一起估算,3天后,结果很吃惊,原以为没有多少工作量的管理控制台和设计器竟然需要2个半月,并且其中还有很多的集成工作,集成工作总是比预想的复杂。这还没完,张小庆告诉自己,代码开发完成只是第一步,还有文档,还有培训,还有和项目的集成,还有项目中发现的BUG,真正的BUG都是代码走出公司后发现的。张小庆犹豫了,他不知道如何将这个结果告诉金鹏和王总,他自己认为产品真正完成还需要4个月,如果把这个结果直接告诉他们,产品取消开发是肯定的了,如果产品取消,团队4个半月的心血就白费了,这又是自己不愿看到的,告诉他们一个乐观的结果,然后延期,这样也许可能把这个产品写完?最后,张小庆决定还是把实情告诉金鹏和王总,看得出他们都很失望,和预期的一样,产品开发被取消了,公司实在是资金困难。下班后走出公司,张小庆的头剧烈疼起来,他觉得自己辜负了公司的期望,也辜负了团队的信任,一个失败的产品,一个失败透顶的产品经理,每日站会有什么用,单元测试有什么用,持续集成有什么用,这些实践都没有真正解决最该解决的问题


      为什么会失败?最该解决的问题是什么?任何项目的开发都需要考虑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项目所能带来的价值,另一方面是项目所需要付出的成本。具体到这个项目来说,项目所能带来的价值就是减少项目部二次开发的成本以及增强产品在市场销售的竞争力,减少项目部开发成本是看得见的价值,这也是刘哥他们支持的原因,而增强产品竞争力则多少显得有些飘渺,谁都知道企业应用软件销售是怎么一回事,最主要的是要靠关系,其次是宣传,最最后才是产品本身,而这次,张小庆再次天真的将产品特性看得重要了,正如张映所说,先把客户拿下,至于特性,后面需要再加就是了。那么项目的成本呢以科技动力现在的情况看,成本不能以简单的每个程序员每月多少钱来算,王总他们已经三个月没有给自己发工资了,现在最要紧的事情一是找到项目,二是消减开支尽量减少不产生利润的员工,这样看,最好的选择是将产品部人员直接参与项目开发,所以,这个时候继续开发新的产品是很冒险的,最大的约束就是时间,如果时间不长那么还可以支撑,一旦时间超出范围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新产品要成功则必须满足时间的约束,这个时候计划就非常重要了,而计划又依赖于估算,张小庆的问题就出在这里,没有对项目需要的工作进行正确的估算,一是他没有将每个大的特性分解成合适的小的功能点进行细致估算,直接对特性进行估算了,这也导致后来项目自己认为快结束时却不断有新的功能冒出来需要开发,另外就是他又犯了乐观的毛病,他想只要一却顺利,他想只要每个人都很努力,他想必要的时候加会班,就会完成,完全没有风险管理,秦涛离职对项目影响是巨大的,最初几天,张小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办,而秦涛离职又是张小庆管理能力不行造成的。所以,项目失败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张小庆没有正确估算项目以及完全没有风险管理。至于其他问题则都是小问题了,比如没有特性驱动开发,导致领导看不到演示看不见软件开发的进度,领导哪里能看单元测试代码呢,再比如张小庆没有经常和团队成员进行私下面对面沟通,他以为大家一起在楼下吃套餐感情就很好了,再比如,他认识到软件开发从来没有90%99%之说,有的只是完成或者没有完成。


      预料中的金鹏找张小庆谈了话,说公司决定暂时取消产品部,所有人都归入项目部。从理智上讲,张小庆是赞成这样做的,公司要消减成本部门之间也不会再有争吵的情况,不会互相扯皮和推卸责任,但从情感上讲,他有些接受不了,自己从项目部开始努力,为的就是进产品部,他做到了,接下来,他想做产品经理负责产品的开发,他也做到了,但最后,产品部在他的管理下被取消了,真是讽刺,他悲哀的预感到团队要散了。果然,团队成员开始陆续离职,公司也默认了他们的离职,没有过多挽留他们的工资在公司中是算高的,杨柔是最后一个离开的,走的时候,她对张小庆说,我要走了。张小庆有些苦涩的说,在新公司好好干。杨柔点点头,半天,幽幽的说,你有我的电话,可以的话,给我电话。张小庆笑笑,客气的说,有空常联系。会联系吗?应该是不会。团队解散了,张小庆感到自己和公司一样,经过了一个奇怪的轮回,又回到了一个原点,要离开吗,他自己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他想到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妈妈摔伤的那个时候,公司给了自己那么大的帮助,这个时候离开似乎并不合适。金鹏又一次找了他,说了很多事情,张小庆想,自己要是有金鹏的管理能力秦涛就不会走了也许产品开发就成功了呢,最后,金鹏给他又涨了1千块钱,另外,给他了一部分公司股份,这个股份也给杨晓了,公司在挽留他们,但张小庆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因为这个工资不是因为自己做的好而给的。于是,张小庆下定决心,做项目就做项目吧,至少把今年干完。


      工作中遇到挫折,生活中也不是很痛快。首先是因为王刚结婚的事情,王刚要和石兰兰结婚了,张小庆对他们的结婚感到并不理解,原因是石兰兰还未满18岁,未到法定结婚年龄,拿不到结婚证,还有就是,张芳刚生过病,家里没有钱,这个时候结婚似乎也不合适。


      王晓丽说,你知道什么,这叫冲喜。


      张小庆说那兰兰还没到结婚年龄,这就结婚,没有法律保护啊。


      王晓丽说,你以为我们农村人都和你们城里人一样啊,没有感情只看房子只看钱,农村人纯朴、实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电视里开始充斥情感类谈话节目,王晓丽最喜欢看的就是北京卫视的家庭调解栏目,张小庆运行测试的时候跟着看过两眼,真是无聊至极的节目,十期有十一期都是兄弟夫妻反目争房子不养老人,就是房子那点事还有一期留在下期预告中,看这种节目,张小庆特佩服电视当中那位正襟危坐的调解员,简直就不是人,张小庆想如果自己是他,碰到如此变态的情况早就精神崩溃送病院去了。每次节目结束,王晓丽就会长长苏一口气,说,看看你们城里人,真虚伪,为了房子什么亲情什么感情都不顾了。张小庆说,这和城里人有什么关系,所有中国人都是这个样子。王晓丽说,屁,我们农村人就不这样,我们农村人纯朴。张小庆笑笑,说,那是因为农村的房子现在还不值钱。张小庆听王晓丽说过,她们村里有两兄弟为了争一点地大打出手,一个被打死一个坐了牢,现在,找一个纯朴的中国人就和找一个处女谈恋爱一样困难,所以,学校里才会有自尊自爱的标语,而道路两旁才会有做文明有礼的中国人的标语,哪里有标语,哪里你反过来理解就对了,比如如果标语是严厉打击卖淫嫖娼,那么这个地方一定有很多的娱乐场所,再比如如果标语是为人民服务,那么这个地方一定是被人民服务的。王晓丽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多少和年少的怀念有关,也和现在所在的城市有关,张小庆也怀念这样的乡下,不过他的乡下在《龙猫》里,王晓丽一天天固执的说着农村比城市好,但却又不愿回到乡下去,人真是矛盾啊,其实她心中的那个乡下又何尝不是一个寄托无数美好想象的虚幻呢


       除了王刚结婚这件事,另外一件就是给张小庆妹妹买电脑这件事。妹妹马上就要读大二了,学校开设了计算机课,张小庆就想给妹妹买台电脑。这件事遭到了王晓丽的反对王晓丽整个大学期间都没有一台自己的电脑,她学习画图都是去机房排队完成的,工作后很长一段时间也是没有电脑,在她的同事都拿着苹果笔记本给客户演示设计时,她却不得不在一台公司配的老旧机器前给客户讲解设计,电脑风扇的声音经常盖过她的声音。后来,她们公司干脆要求她们设计部每个人都要自己买一台笔记本并收回了台式机,王晓丽这才不得不去买一台电脑,她给张小庆的任务是花3000块买台笔记本,张小庆说,大姐,神舟都没这么便宜的。最后,张小庆花了4000块买了台打开包装过的特价联想。


      王晓丽说,我大学都没有自己的电脑,还不是过来了,也不比那些有电脑的差。


      张小庆说,正因为我们那时没电脑,所以现在才更应该给她配电脑。张小庆大学期间直到大四下学期才真正拥有了自己的电脑,那是他攒了好久津贴花600块钱从同学那买的,同学买了笔记本,从此不再在同学机器上蹭时间,也不必去机房排队,可以写程序,想写多久写多久。正因为如此,他理解那种没有自己电脑羡慕同学上机的感受,他想,不能让妹妹再受这种委屈。他其实很烦一种人,这种人开口闭口就是我当年怎样怎样,受了这样那样的苦,潜台词是,你们现在的条件已经够好了,不能要求更多了,真变态,恨不得别人把他受过的苦再受一遍才心里平衡,正因为以前过得不好,才更需要创造条件不让后来人过得和以前一样糟。


     王晓丽说,大学生用电脑不过就是打游戏看电影罢了。


     张小庆说是的,我认为大学最重要的两件事是玩好和谈次深刻的恋爱,因为工作后就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所以,更应该买电脑。


     王晓丽说,我和你说不清楚,反正我不同意,要买也得大三后买。


     这天晚上,高晨晨请王晓丽和张小庆吃了饭,何鑫出差不在她的房子装好了,王晓丽帮她装的,前后花了两个月直接找的工头,比找装修公司下不少钱,房子装的很漂亮,大三居,地板、壁纸,家具都是名牌,看得出高晨晨非常高兴。


    高晨晨说,谢谢丽丽,房子装的真漂亮,我很喜欢。


    王晓丽说,是你的房子户型好,南北通透,大,所以显效果。对了,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说到结婚,高晨晨突然没有言语,有些漫不经心的用筷子在碗里挑着米粒,说,我也不知道,还没想好呢。


    王晓丽说,房子都装好了,该结婚了。


    回家的路上,张小庆骑车驮着王晓丽,奇怪,竟然一路无话,快到小区的时候,张小庆决定打破沉寂,他说,你说他们怎么就不想结婚呢?


    王晓丽叹口气,说,你管人家的,好歹人家房子有了。她反问,你什么时候和我结婚啊?


     张小庆说,这不看日子吗。结婚的问题从去年提出,张小庆最初采取了敷衍的态度,他是感到很突然,现在,日子一天天过去,最后,张小庆想,结就结吧,高晨晨说,现在那还有女人和没有房子男人结婚的,王晓丽已经很不错了。


    时间还早,两个人停了车,在小区花园坐会儿,话题又转到给妹妹买电脑的事情上,王晓丽还是不同意说现在我们也没有什么钱,后来又说到王刚结婚这件事,王刚结婚女方要四万块钱,王超没有钱就给王晓丽打了电话要女儿给两万块钱,这也是王晓丽不同意买电脑的原因之一。


    张小庆很惊讶,说,农村结个婚要这么多钱吗?


    王晓丽说,是啊,都比着呢,去年我们村一个嫁姑娘要了12万呢。


    张小庆说,这我就不明白了,这是嫁姑娘还是卖姑娘呢,再说,女儿嫁出去难道就不用管父母了吗?


     王晓丽说,人家辛辛苦苦把女儿拉扯大,凭什么就不该要点辛苦钱。4万多吗?你算一算,一个女孩从小到大,到上学,得花多少钱。

     王晓丽的话让张小庆有些帐然,原来结婚并不是拿张纸吃个饭那么简单,还有彩礼这个东西,自己家里的情况自己清楚,大学时生病花了接近20万,家里原来有大概5万块钱的积蓄全花完了,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15万,这些年完全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还,还要供妹妹上学,母亲一直在北京打工,工资都给自己买了药,前年母亲又摔断了腿,没有医保,哪有什么钱呢。张小庆说,你们家准备要多少钱啊,这样吧,这个钱我来给。王晓丽说,笑话,这钱肯定是你爸妈来给啊,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张小庆说,你弟弟结婚你爸都叫你给钱,我结婚为什么不能自己出钱。王晓丽说,这根本就是两回事,你爸妈连给儿子结婚的钱都没有,算什么父母!张小庆说,住口,不许你这么说我的爸妈!两个人就这样为结婚彩礼的事情争吵起来,每个人都从自己父母和家庭的角度出发看这个问题,每个人都不相让,每个人的情绪都越来越激动,王晓丽委屈,她周围的朋友结婚都有自己的房子,都是男方父母出的首付,张小庆家里情况不好,自己也不要求什么,自己攒钱买房,但结个婚连彩礼都要自己和张小庆出这也太什么了吧,张小庆也委屈,家里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没有钱,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出这个钱呢,最后,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王晓丽说他的父母,这伤害了他。真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为个想象中的事情就能吵起来,还不是个钱字。


      最后,王晓丽说,连个彩礼都要儿子出,这父母真不懂规矩。


     气氛有些凝重,一刹那张小庆感到自己的呼吸都快停止了,他说,你再说一遍?!


     王晓丽说,我就说了怎么了?她又把刚才的话重重的说了一遍。于是,啪的一声,张小庆的手掌重重的掴在了她的脸上,王晓丽很吃惊,她不敢相信张小庆竟然打了她,从小到大,她就从没挨过打,但现在,她被眼前这个要结婚的男人打了,这个一向脾气温顺的男人打了,她以一种从没有过的眼睛重新打量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开始变得陌生,变得面目可憎,完全就是一个自己从不认识的人。她说,你打我?其实手掌刚一下去张小庆就后了悔,他当时浑身哆嗦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不知道怎么就下了手,现在,他呆在那里,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是他第一次打人,他看到王晓丽的脸慢慢肿了起来,他想去安抚那张脸却又挪不动手,那只手火辣辣的疼起来。


     王晓丽忍住了,她并没有哭,她摸了摸红肿的脸,一字一句的说,张小庆,我要和你分手!

【上一章】                                                           【全书目录】                                            【下一章】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在路上 张小庆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